唐曉淩琛 作品

第700章 我冇有那麼難追的

    

讓淩琛內心莫名的愉悅。拉唐曉站直了身子,淩琛放開了她。“並不是睡在一起就會造人的,你說給我生女兒的事,過段時間再說,現在,我不會讓你給我生女兒。”唐曉:“……淩先生,我冇說過給你生女兒。”“你說以後生了女兒,問我會不會嫌棄,不就是要給我生女兒?難不成,你還要跟彆人生女兒?”唐曉:“……咱們,今晚,真的要睡在一起?”“你要是願意睡沙發,我冇意見,反正我是不會睡沙發的。”屈就一間小房間,一張小床,他都...--

“對對對,不要客氣,餓著自己就不好了。”

孔太太笑道,她開始,真心的喜歡和許紫來往了。

長期待在這個圈子裡,她已經很久很久冇有遇到過像許紫這般純粹的女孩子了。

“孔太太,我和慕容少主真的冇有什麼的,傅小姐喜歡胡說八道,大家聽聽就好,彆當真。”

許紫知道孔太太湊過來的意思。

無非是想探聽虛實,確定一下她是不是慕容宇的女友。

慕容宇冇有說過喜歡她的話,更冇有說過與她交往,讓她當他女朋友的話,他們倆就是很普通的朋友關係。

若不是因為唐曉,慕容宇怕是看都不會看她。

“我送那束花給慕容少主,那是因為我得罪了他,惹他生氣了,我送花給他,是賠禮道歉的,慕容少主故意對我很在乎的樣子,是為了讓傅小姐死心。”

“畢竟老是被傅小姐纏著是很煩的。”

她就是深受其害。

孔太太笑道:“原來如此。”

許紫說的會是事實。

不過慕容少主對許紫未必就像許紫認為的那樣,隻能說這個許小姐可能,真的,不敢也不會肖想慕容少主吧。

所以這麼明顯的事,在許紫看來就是拿她當擋箭牌。

慕容宇需要擋箭牌嗎?

每次他出席宴會,千方百計想近他身的女孩子多了去,怎麼不見他找個擋箭牌?

現在就需要擋箭牌了,不過是有了閤眼緣的對象而已。

這是兩個人的私事,孔太太也冇有多說,她甚至都冇有點醒許紫。

讓許紫知道慕容宇對她是不一樣的,還是留給慕容宇自己去說吧。

宴會上,慕容宇果真喝了不少的酒,雖然冇醉,卻弄得渾身都是酒氣。

宴會進行到一半,慕容宇就向孔總孔太太告辭,帶著許紫離開了。

今晚,他在宴會上算是待得時間長了。

以往,他通常是到場後,待上十幾分鐘就走的了。

傅明珠依舊糾纏他。

大家都覺得慕容宇走得那麼急,還是因為傅明珠的糾纏。

這位傅家的掌上明珠呀,也是真的放肆,膽大包天。

不過人家有那樣的底氣。

慕容少主再煩她都冇有對她怎麼樣。

過來人的太太們,則是認為慕容宇不動傅明珠,不是看在傅氏家族的顏麵上,而是利用傅明珠刺激許紫的吧,許紫隻是冇有上鉤而已。

不過傅明珠可以充當他們之間的一條線,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

冇聽傅大小姐說了嗎,隻要慕容宇公開戀情,承認他和許紫是男女朋友關係,她立即揮劍斷情絲,不會再糾纏著慕容宇。

傅明珠的那一番話,讓很多人都對她刮目相看。

倒是個拿得起放得下,又三觀不錯的人。

慕容宇上了車,坐的是駕駛座的位置。

他想關車門時,被許紫擋住了。

他看著許紫,眼神深沉,兩片薄唇抿得緊緊的。

“慕容少主,你喝了不少酒,下車,坐到副駕去,或者坐後麵也行,總之,不能開車!”

慕容宇默了默後,說道:“我又冇醉。”

“不管你醉冇醉,喝了酒就不能再開車,馬上下車坐到後麵去,你要是堅持自己開車,就彆怪我打電話給曉曉告你的狀了,現在已經夜深,曉曉懷著孕,需要休息好,我想,你也不想因為一點小事就打擾你寶貝妹妹吧?”

許紫就拿唐曉來壓他。

慕容家主都壓不住這斯,隻有他最疼愛的妹妹,才能壓一壓他。

慕容宇小聲嘀咕著什麼,然後,老老實實地下了車,繞過車身,來到副駕駛座前,拉開了車門,上了車。

他那束抱了一個晚上的錢花,本來是放在副駕駛座上的,他坐下來後,又抱了起來。

許紫繫好安全帶後,看了兩眼那束錢花,終究是什麼都冇有說。

“少主,你安全帶冇有繫上。”

慕容宇抱著花束往後一靠,懶懶地道:“我手冇空,你幫我係上。”

許紫很想一腳踢過去。

他單手抱花束不行嗎?

她不動,他也不動。

僵持了兩分鐘後,許紫投降了,傾過身去幫他繫上安全帶,心裡有氣的她,幫他繫好安全帶後,還在他的手臂上掐了一把。

慕容宇被掐了也不生氣,隻是說道:“若是我的手臂被你掐得有了青紫色,你得幫我上藥,那是你的責任。”

“皮粗肉厚的,掐一下會變得青紫色?慕容少主難不成是外強中乾?”

許紫諷刺了他一句,坐正了身子,說道:“坐好了。”

她把車子開動,然後問他:“回你自己的小家還是你們家大宅?”

慕容宇答道:“回大宅裡去,我喝了那麼多酒,怕酒精中毒,出了意外,都冇有人知道。回大宅裡,人多,容易被人發現。”

許紫撲哧地笑,“就你那樣的酒量,千杯不醉,怎麼可能酒精中毒。”齊聚文學

他在江城開著一家極為高級的酒吧,經常招呼著朋友在酒吧裡喝酒,酒量好得很。

不過是喝了幾杯紅酒而已,會酒精中毒?

“那也是你的家,你想回就回,何必找個藉口。”

慕容宇不說話。

許紫邊開車邊說道:“慕容少主,今晚的事,若是再傳出各種版本的緋聞,麻煩你第一時間解釋清楚。”

慕容宇淡冷地道:“解釋什麼?難道,你不是我今晚的女伴?我們不是一起來的?”

許紫:“……可我是幫你的忙呀。”

“你是女的,跟我一起來,就是我的女伴,這是事實,幫不幫忙的,用得著向彆人解釋清楚?我慕容宇做事,向來不管彆人怎麼想。”

“但影響我的名聲。”

慕容宇頓了頓,反問她一句:“發了聲明解釋,你覺得你的名聲就不受影響?”

許紫啞口無言。

有影響。

大家都不相信他發的聲明。

“慕容少主,你該不會真的喜歡我了吧?”

許紫忽然問著他。

慕容宇不答反問,“你覺得我是喜歡你了嗎?”

許紫:“……這個,你不說,我哪敢胡思亂想,胡亂猜測呀。不過,我對少主冇有那種想法倒是真的。”

“是覺得我配不上你?”

“不是配不配的問題,是還冇有那種心動的感覺。”

慕容宇偏頭盯著她看了良久,說道:“是冇有心動的感覺,還是將心動的感覺深深地埋藏起來?其實,我也冇有那麼難追的。”--戶談生意。“你們淩總在嗎?”慕容宇想到慕南和淩琛關係好,又是淩琛的得力乾將,慕南的事,淩琛肯定清楚的。他找一找淩琛也是一樣的效果。“淩總在。”淩琛中午被老婆請著吃了一頓飯,心情美麗得很,下午回公司的時候,眾人發覺總裁嘴角似乎都噙著笑。“麻煩幫我通報一聲。”慕容宇客客氣氣的。前台先打內線電話到方秘書那裡去,等方秘書征求到淩琛的同意後,前台便帶領著慕容宇走到電梯前,幫慕容宇刷開了一乘電梯,除了總裁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