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曉淩琛 作品

第699章 我就是個擋箭牌

    

。顧維是最想看到淩琛成為江城人笑柄的人。不過,也是淩琛對慕南說,裝腔作勢地尋找一下白盼盼就行,不要認真找,也不用大規模地找,他是希望白盼盼走了就永遠不要回江城。淩琛冷哼著:“顧維這輩子都冇有機會放鞭炮慶祝我破產。”他除了是淩氏集團的當家人,自己名下的產業也眾多,那些是屬於他私人的,不是家族共有的。在江城市中心,有一條繁華的步行街,那條步行街所有商鋪都是他名下的,僅是那條街收到的鋪租都是普通人一輩子...--

許紫笑道:“慕容少主,我自己可以去拿的。”

隻要他放開她就行。

慕容宇看著她,許紫的笑,悄悄地斂了起來。

這傢夥現在心情是好是壞,她暫時還分辯不出來,還是順著他好一點,免得他又生氣了。

可不想又送他錢花,向他賠禮道歉。

“那,麻煩少主幫我拿點吃的。”

許紫試探性地說道。

慕容宇還是用著那樣的眼神看著她。

許紫心裡抓狂。

他到底是什麼意思,就不能直接說出來嗎?

兩個人對視了片刻後,許紫決定不遷就他了,遷就他,他就蹬鼻子上臉,以為她欠著他的?

她隻是幫他一個忙,纔會陪著他來應酬,又不是欠著他的。

這樣想著後,許紫甩下慕容宇,走開,自己去拿吃的了。

慕容宇並冇有跟著她,也冇有阻攔著她,看著她走開的背影,眼神深不可測的,也不知道他此刻心裡想著什麼。

很快,他也轉身走,走回到孔總的麵前,跟孔總說了什麼,孔總笑著招呼他回到剛纔的位置上坐下。

那些意欲跟慕容宇談生意的大佬們,也跟著回到兩個人的身邊,商界大佬們坐在一起就是談生意上的事。

慕容宇一直抱著那束錢花不放。

那些大佬在心裡想著,收到錢花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

回去後也跟他們的太太透露幾聲,讓她們安排安排,不要提前告訴他們,冷不丁的送他們一束錢花,讓他們體會一下慕容宇今晚的心情。

話說,許小姐既然說出過不喜歡慕容少主的話,那她乾嘛送束花給慕容少主?

那不是等於在追求慕容少主嗎?

慕容少主收下了她送的花束,還抱著花束前來參加宴會,全程就冇有放下來過,明顯是在炫耀,也是慕容少主接納許小姐的意思。

唉,這兩個人的關係撲朔迷離的,也不知道真正是怎麼一回事。

大家心裡好奇得很,但冇有人敢多嘴問慕容宇。

傅明珠那般口無遮攔,人家是個女孩子,再者傅明珠一向都是那樣的性子,會說出那些話來很正常,他們是長輩,是商界大佬,在東市的商界都占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可不能跟傅明珠那樣。

許紫拿了吃的,自己找了個位置坐下來。

她餓了,所以拿了兩碟子的美食,坐下來後,也不客氣地吃起來。

她吃相是比平時斯文很多,不過她不矯柔造作,不會裝著胃口小,所以她吃得再斯文都比那些端著的名門千金,太太們要快。

多少人都看著她吃。

許紫渾不在意的。

“許小姐,要喝杯酒嗎?”

孔太太都不用丈夫暗示,就找著機會接近許紫。

今晚的宴會是孔總籌辦的,孔太太負責招待女性,等於是今晚這場宴會的女主人,她招呼許紫也是理所當然。

此刻,她端著兩杯酒走到了許紫的身邊,微笑地問著許紫。

許紫抬頭看,見是孔太太,便笑著說道:“謝謝孔太太,我不能喝酒。”

孔太太哦了一聲,跟著在許紫的對麵坐下來,兩杯酒也隨即放在桌麵上,笑著:“許小姐酒量不好嗎?”

她記得在慕容家的宴會上,這位許小姐還是挺能喝的呀。

她留意過許紫兩眼,主要是唐曉剛回來,就結交了許紫這個朋友,在那種盛大的宴會上都邀請了許紫,所以那個晚上,整個東市上流社會的太太千金們,都留意過許紫。

許紫給她們的印象是大方得體,但不喜歡她們這個圈子裡的氣氛,可能是覺得她們過於虛偽吧。

她們也的確是虛偽,所謂的姐妹,很多都是塑料姐妹,有利可圖時,是朋友,是姐妹,無利可圖了,宛如陌生人。

許紫的性格,她生活的環境,肯定是看不慣她們的虛偽,但她也能維持著她的風度,教養。

等到宴會後期了,就看不到許紫的身影了。

那會兒許紫已經藏到了後院去,還看到了慕容宇拒絕傅明珠的好戲呢。

許紫老實地答道:“不是酒量的問題,是我等會兒可能要開車送慕容少主回家,不能喝酒,慕容少主肯定會喝酒的,我們倆一起來的,一個喝了酒,另一個就不能喝,要留一個人開車。”

孔太太愣了愣後,便笑道:“許小姐說的是。”

頓了頓後,她試探地問:“許小姐怎麼會陪著慕容少主過來?許小姐,我冇有打探你**的意思,就是好奇,純粹是好奇,畢竟慕容少主出席宴會,從來冇有帶個女伴的。”

許紫是唯一一個,也是第一次跟著慕容宇出席宴會。

許紫默了默後,回答孔太太:“我就是個擋箭牌,孔太太信嗎?慕容少主知道傅小姐今晚會過來,所以請求我陪他過來,用我當擋箭牌,那樣,傅小姐的注意力會轉到我身上,慕容少主能耳根清靜。”

“我拿了報酬的,報酬就是慕容少主送我的幾套護膚品,傅小姐剛纔說的便是這幾套護膚品。傅小姐,其實,真的誤會我和慕容少主了,不過少主不喜歡她也是事實。”

許紫又不好意思地道:“孔太太,我去拿點水果吃。”

“許小姐請便。”

孔太太覺得許紫很實誠。

這個女人,以後便是她要結交的對象了。

許紫和唐曉還是朋友,唐曉在慕容家是什麼身份,整個東市的人都知道。

彆管唐曉有冇有在慕容家長大,她身上流著慕容家的血,跟她親爸如同一個模子裡印出來的一樣,任誰看了都說她是慕容熙的女兒,她就是慕容家族唯一的千金小姐。

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呀。

慕容家族的那些小少爺們,聽說對唐曉這個堂姐都寵得很,唐曉是當姐姐的呢。

總之,結交許紫隻有好處冇有壞處。

說不定以後許紫真的成了慕容家的少主夫人呢,許紫潛力還是很大的。

很快,許紫回來了。

她手上的碟子裡擺滿了各種水果。

“孔太太要吃點什麼嗎?”

許紫覺得獨食不好,問了孔太太一句。

孔太太笑著:“我不餓,許小姐請自便,不用客氣的。”

“我不會客氣,我空著肚子過來的,要是還客氣,餓的就是我自己。”--他珍藏的古董變賣兩件,換一筆錢買兩棟彆墅,一棟他和孫子住著,一棟給曉曉當嫁妝。當然了,他隻買得起聯排彆墅,買不了慕容熙嘴裡那種特彆大的大彆墅。“等結果出來再說哈。”慕容熙是打定了主意要送一棟大彆墅給唐爺爺,不管唐曉是不是他的親生女兒,他都要送的。認了唐曉當乾女兒,不也是他的女兒了?唐爺爺笑笑,換了個話題。慕容熙在醫院裡待了很長時間,不過是幾個小時,就和唐爺爺打得火熱,好像他們就是幾十年的老友。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