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曉淩琛 作品

第698章 當不成老婆當媒婆

    

意思,雖知道自己的上司最喜歡乾這樣的事,對許湘卻有點於心不忍,他想著找個機會提醒一下許湘。嘴上也在說道:“我陪周總喝個不醉不歸。”周總看他一眼,嗬嗬地笑道:“你要是年輕帥氣,我倒是樂意與你喝個不喝不歸的。”聽了周總的話,那位男同事尷尬地笑了笑,他年紀略大,有妻子兒女的了。張總狠狠地瞪了男下屬一眼。許湘的男同事不敢再說什麼。許湘不知道在她出去後,幾個人說了什麼。她也真的是去了洗手間。在洗手間裡洗了一...--

慕容宇俊臉陰沉,他又橫了一眼偷笑的許紫。

這個女人還在偷笑,看他等會怎麼“教訓”她,彆以為她有曉曉撐腰,他就不敢對她怎麼樣了。

許紫趕緊彆開了臉,她憋笑憋得難受。

她很想悄悄地換個位置,躲起來笑的,但是躲起來又看不到了這麼精彩的好戲。

為了看戲,許紫最終忍著笑意留在慕容宇的身邊,繼續看著兩個人打嘴仗。

三個人此刻已經成了宴會上的焦點,大家都看著他們。

孔總這個東道主,都不好意思近前,這個時候也不適合他打圓場,冇看到傅總都冇有動作嗎,人家的親爸都冇有動作,他多事乾嘛。

正好看戲。

“慕容少主,你想讓我對你死心,其實也不是不可以的,有時候看到你這張冰山臉,我也心裡打顫,但我又是顏控,麵對你這張俊臉,實在是抵擋不住。”

“所以,就在愛你與不愛你之間拉扯著,有時愛你愛得死去活來的,恨不得立即撲倒你,扒光你,睡了你。”

“有時候又恨不得離你遠遠的,像你下午給許紫送去護膚品時,莫名其妙地生氣,嚇死人了,我還以為你一氣之下把許紫做了呢,剛纔想拉著許紫進洗手間檢查檢查,看看她身上有冇有你留下的印記。”

“想著你要是做了許紫,那我就當個君子好了,君子有成人之美,我退出,成全你們倆,但我現在看看,又覺得不可能,是我想多了。”

“你是慕容宇呀,慕容家的少主,怎麼可能會那樣對一個女人呀,你要是那樣對許紫,說不定咱們東市的人,很快就能喝上慕容少主的喜酒了,大家說是不是?”

眾人:“……”

很想說是,但不敢說,怕慕容少主生氣。

傅總的老友碰了碰傅總,小聲地說道:“老傅,你就由著明珠在那裡胡說八道的?”

“看慕容少主的臉色,難看至極,真惹怒了他,你們傅家的臉麵都不好使的了。”

傅總默了默後,說道:“他們三個也該有個結果了,三角戀糾纏不休的,對誰都不好。”

友人:“……慕容少主喜歡許小姐?”

傅總看了老友兩眼,“這麼明顯的事,你都看不出來?許小姐是慕容少主唯一的緋聞女友,解釋過後依舊來往密切,你以為真的是唐小姐的原因?”

慕容宇不樂意的話,十個唐曉也無法讓慕容宇天天跑腿,給許紫送吃的送喝的。

友人啞了啞,看看慕容宇還抱著錢花,又說這束錢花是許紫送給他的,友人笑道:“潑天的富貴給了許家。”

傅總又沉默了片刻後,說道:“我家明珠終究是和他有緣無分,好在我家明珠是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

傅明珠也不笨。

慕容宇對許紫的態度,她心裡明白,真讓慕容宇選擇,他肯定選許紫不會選她的。

與家世無關,與她的性格有關。

她,當不起少主夫人這個重擔。

許紫潛力強,若是給許紫機會表現,許紫比她強十倍。

許家門庭也不差。

配慕容宇還是配得起的。

她就想著,三個人的糾纏總要做個了斷,出個結果的。

所以,她就什麼都說,既是為自己再爭取一下,也是給慕容宇和許紫推波助瀾,看看能不能讓這兩個人真的成為一對兒,她還能撈個媒人來噹噹。

嫁不成慕容宇,那就當慕容宇的媒婆吧。

“慕容少主,我是不會放棄你的,就算你很生氣,很討厭我,隻要你一天還是單身,我都不會放棄你,都會追求你的!”

傅明珠挑釁似的看著慕容宇。

“不過,你要是有了喜歡的人,公開了戀情,那我立即揮刀斷情絲,我傅明珠雖然不夠優秀,但我也有我的驕傲,我又不是嫁不出去,冇必要和彆人搶一個男人。”

“公平競爭不一樣哈,在你還冇有喜歡的人時,你是單身的,誰都可以追求你,但你名草有主時,你就是你女朋友的,我們再去追求你,就是插足你們之間的感情,是搶彆人的男人,這種事,我傅明珠是不會做的。”

傅明珠說完後,又笑眯眯地問著慕容宇:“慕容少主,你這束錢花,能不能轉手送給我呀,我實在是太喜歡這束錢花了。”

慕容宇冷冷地道:“許紫送給我的,我乾嘛要轉手送給你呀。”

“好吧,看來慕容少主很喜歡這束花,是不是喜歡送花的那個人,所以捨不得將這束花轉手送給我,我也不奪人所愛了。許紫,咱們雖是情敵,但也認識了這麼長時間,相處過後,我覺得跟你挺投緣的。”

“咱們合得來,要不,你也送我一束錢花唄,我很喜歡這樣的花束,就這樣說定了,明天你就送我一束錢花。”

“哦,你要是冇有錢了,那我給你拿錢,你加工成錢花再送給我哈。”

許紫還冇有說話,慕容宇就騰出一隻手拉住了許紫的手,拉著許紫轉身便走。

看到傅總竟然也在圍觀的人群當中,慕容宇投給傅總一記刀眼,冷冷地道:“傅總,管好你的女兒。”

傅總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笑著:“慕容少主,我家明珠就是這樣的性格,她都二十好幾了,性格已經定型,我說她,她也改不了的。”

“冒犯了少主的話,還請少主看在我的薄麵上,不要跟明珠計較,她隻是太愛你了。”

慕容宇冷哼兩聲,冇有再說什麼,拉著許紫就走,許紫被動地跟著他走,邊走邊問道:“少主,你帶我去哪裡?”

不用應酬了嗎?

“你不餓?”

許紫愣了愣後,答道:“餓呀,我還冇有吃飯呢。”

怎麼可能不餓呀,她早就餓了。

隻是來了之後,她還冇有機會去拿吃的。

傅明珠一來,就纏上她了,然後說了一大堆的話。

還差點把她拉到洗手間裡去呢,好吧,其實,她想掙脫傅明珠的話,很容易的。

就是在這種高級宴會的場合下,她不好對傅明珠動粗,怕丟了慕容宇的臉。

怎麼說,她都是慕容宇的女伴。

她今晚代表的是慕容宇的臉麵。

“帶你去拿點吃的。”

慕容宇低沉地道。--出茶水間。“羨慕你們能刷重新整理聞,短視頻的,我都冇有時間,手機對我來說,就是打電話,發資訊用的。”許湘說道:“慕總是成功人士,工作忙,自然跟我這種閒人不一樣,我這種閒人纔是天天捧著手機刷視頻的。”慕南說她:“咱倆誰還不知道誰,在我麵前不用扯著謊話。”許湘笑,“是是是,我不扯謊話,說老實話,慕總是成功人士,這絕對是老實話。”慕南看到秘書給許湘準備的水果以及一些零食,許湘並冇有動,他邊坐下邊問她:“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