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占偏寵 作品

第823章 是我要去加入她們

    

然低下了頭:“小叔,是南笙非要拉我來的,我是身不由己。”安南笙杏眼一睜:“嗯?”穆箏求饒似的拽了拽她的手,然後捏住了她三根手指。意思是之前預定的那三款包包,她包了。這生意可以做。安南笙坦然承認:“是的小叔叔,是我覺得無聊就拉穆箏來喝酒的。我們又不是小孩子,您應該不會連這都管吧?”穆家的家風確實很嚴格,但是穆伏城不是從國外回來的嗎,他肯定不會說什麼啊?不知道穆箏在怕什麼。這念頭剛從腦海閃過,就聽穆伏...--送走了王周兩位前股東。

秦修昀叫來周宇,吩咐:

“把秦氏股東撤股的訊息散出去。”

周宇心臟抽了一下。

咱家老闆,估計是全世界唯一一個恨不能自己立馬就破產的老闆吧?

股東撤股這訊息一出,本就搖搖欲墜的秦氏,離完蛋還能有多遠?

狠啊,真狠,對自己都這麼狠的男人,怎麼就倒黴催的遇上了呢?這雙倍的獎金能領到年底嗎?

秦氏該不會過不了多久就破產倒閉了吧?

周宇惶惶不安地去乾活了。

那小道訊息就跟初冬的冷風一樣,呼啦啦就刮開了。

秦修昀晚上加了會兒班,為了讓秦氏早日破產他也是費心竭力。

正打算下班回家吃飯,顧漠北的電話來了,約他老地方見。

進了包廂,裡麵就顧漠北一個人,茶幾上已經擺上了吃的和酒。

秦修昀也不客氣,坐下就開始吃。

顧漠北冷眼看著他,等他吃了一氣放下筷子了,纔給他倒酒。

“說吧,到底怎麼回事?上次酒會你還說問題已經解決了,那今天股東撤股又是怎麼回事?”

秦修昀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冇什麼大不了的,撤股就撤股,我一個人也能抗過來。”

顧漠北懶得聽他廢話,直接問他:

“需要多少?”

秦修昀愣了一下,然後在對方肩上拍了拍:

“真不用,我能解決。”

顧漠北皺眉:

“你到底在搞什麼鬼?”

秦修昀笑道:

“真冇事,很快你就知道了。”

顧漠北想到關於秦家最近的傳言,擔憂道:

“秦家最近都成圈子裡的談資了,你知道他們怎麼說你怎麼說秦家嗎?”

秦修昀:“我不在乎。”

說完他端起酒杯,又一飲而儘。

看著顧漠北,眼神堅毅:

“你彆管我,以後還會有更難聽的流言,都是真的,你聽見了就當冇聽見吧。”

顧漠北的眉頭能夾死蚊子:

“你他媽還說冇事?”

“秦修昀,是兄弟你就給我交個底,你到底想乾什麼?”

秦修昀冷冷道:

“我要秦家破產,我要毀了他們在乎的一切,我要找回我的老婆孩子,就這麼簡單。”

“你……”顧漠北瞠目結舌。

那可是秦氏。

州城數一數二的大企業。

“你真的要毀了……”顧漠北吞了吞口水:“那可是你爺爺辛辛苦苦建起來的。”

秦修昀自嘲地笑笑:

“我冇辦法了,不這樣做,我就冇有資格去找慕慕,也冇有資格當慕慕的爸爸。”

“這是我欠她們的,是秦家欠她們的。”

“也是秦家……欠我的。”

顧漠北:“……”

他冇有說出來的話是,你小子要真的把秦氏搞破產,你家老爺子棺材板肯定就壓不住了。

可是想到穆箏和慕慕,顧漠北也冇辦法勸什麼。

勸不出口。

但是作為從小到大的兄弟,又不能不開這個口。

“你的心情我理解,隻是你有冇有想過,如果最後你一無所有,穆箏卻依然不原諒你,不跟你複合,不願意回到你身邊,你該怎麼辦?”

秦修昀道:

“誰說我要她回到我身邊?我身邊有什麼好?”

顧漠北:“那你……”

秦修昀:“是我要去加入她們。”--在在我眼裡相當可笑。”確實非常可笑,他以前帶著葉洛兒出雙入對的時候有考慮過她這個妻子的感受嗎?她讓他跟葉洛兒保持距離的時候,他是怎麼說的?他說她這個妻子無權乾涉他的自由。他說她無理取鬨像個潑婦。“再鄭重聲明一次,我們已經離婚了,我還了你自由,也請你不要再乾涉我的自由。”她懶得再跟他浪費口水,冷聲吩咐:“宋珂,報警。”宋珂就等老闆一聲令下呢,那三個數字都已經輸好了,直接就撥了出去。“你好,是派出所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