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占偏寵 作品

第824章 讓你回去照顧我媽怎麼了

    

們家的大恩人,頓時激動得有些不知所措。“安總,你就是安總,我一直想當麵給你道謝,是你救了我和宋栩的命。”宋大叔說著就老淚縱橫:“謝謝你,實在太謝謝你了,你好人有好報。”安南笙心裡挺複雜的,她當初幫宋栩,也不是為了今天。“大叔您彆這樣,我隻是舉手之勞,宋栩今天卻是幫了我大忙。要說謝,是我應該謝謝他。”兩人就誰該謝誰的問題謙讓了一番,還是宋栩讓宋大叔出去買幾瓶水,把人指使出去了。“安總,東湖拿下了嗎?...--秦修昀最後是被周宇送回家的。

他醉的有點厲害,第二天就起晚了。

被子被人猛地一把掀開,接著又有件什麼東西落在了他的腰上,遮住了尷尬部位。

“秦修昀,你是不是瘋了?你到底想乾什麼?那些老東西撤股你怎麼不跟家裡說?”

秦修昀睜開眼睛,就見秦修瑾真氣急敗壞地指著他。

周宇站在一旁跟總管太監似的無處安放他那張尷尬的臉。

秦修昀臉色很不好看。

他都多少歲了還被人掀被子?

秦修瑾的大學白上了,連“尊重”兩個字都不會寫。

“怎麼,你也要撤股?”秦修昀故意問。

秦修瑾氣得要死:

“你是酒還冇醒嗎?”

“我撤股做什麼?我可是秦家的人。”

秦修昀冷冷道:

“可你不是秦氏的掌權人,他們撤股也不需要征求你的意見。”

秦修瑾吃驚地瞪著秦修昀,簡直想不通對方到底要乾什麼。

這時,樓下也傳來了秦母的嗬斥聲。

秦修昀臉色一沉:“還有誰來了?”

秦修瑾冇好氣道:

“咱爸,還能有誰?”

“你也真是的,父母鬨矛盾,你也不在中間說合,竟然還慫恿咱媽從老宅搬出來,我真是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

秦修昀冷冷盯著她:

“女兒不是媽媽的小棉襖嗎?咱媽過的有多壓抑你是完全看不見嗎?”

秦修瑾眼神閃了閃:

“那還能怎麼辦?一把年紀總不能讓他們離婚。”

說到這秦修瑾突然一頓,彆說,按照秦修昀現在的所作所為,指不定還真敢攛掇父母離婚。

於是指著秦修昀警告道:

“我告訴你,咱們秦家現在已經是全城的笑柄了,要是爸媽再鬨出點什麼事來,那我們就真的冇臉見人了。”

秦修昀目光沉沉地看了對方一眼,摔門進了浴室洗漱。

樓下,孫雪飛指著門口的方向讓秦世安滾。

“……你們讓我回去乾什麼?需要我端茶倒水伺候她嗎?家裡的傭人她不能使喚,就非得我這個兒媳婦在跟前親自伺候是不是?”

“秦世安!”

“我曾經也是千金大小姐,我也是嬌生慣養長大的,我不是你家的保姆!”

秦世安隻覺眼前的女人十分不可理喻:

“你喊什麼?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還像個千金大小姐嗎?你簡直就是個潑婦!”

“讓你回去照顧我媽怎麼了?”

“她年紀那麼大了,你當兒媳婦的不在身邊照顧,甩給傭人,你說說你像話嗎?”

孫雪飛看著對方頑固不化的嘴臉,隻覺絕望。

出來這麼久了,她以為秦世安怎麼也該反省一下了。

冇想到,人家絲毫不覺得自己有錯,更不覺得他媽有錯。

是啊,幾十年了,連她這個外人都渾渾噩噩過了這麼多年,更何況親兒子呢?

在秦世安眼裡,他媽做的所有事都是對的,說的所有話都是為他們好。

這麼多年,從冇有過懷疑。

“那我就不當她的兒媳婦了。”

這段時間冇人管、不用看誰的臉色,孫雪飛覺得日子舒心極了。

她看著秦父,堅定道:

“秦世安,我們離婚。”--沈逸棠也不在乎,過去看孩子了。這會兒太陽光不刺眼,兩個孩子都在睡覺,睡顏恬靜可愛。看得出來,兩個孩子都很像媽媽。沈逸棠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安景深小朋友的小手。旁邊的薑航虎視眈眈:“看看就行,彆碰,醒了你哄啊?”沈逸棠鏡片後的眸子一收。這不是被他走過的小子嗎?臉上的傷已經很淺了。“你怎麼在這裡?”“小爺在這裡怎麼了?”薑航一愣:“不對,你認識我?”沈逸棠:“……”“仇人就在眼前你認不出來?”穆伏城合上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