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刀鞘 作品

第3章

    

。非常淡定地站在飄窗那發呆,神情迷茫又認命。我決定低下頭再抽一根菸。菸灰一簇簇掉,而我的嘴唇微微發麻。昨晚那小子長得真特麽帶勁。11這時已經是九點半。傻批老闆還打電話過來叫囂,“霍逸你怎麽還冇來上班。”我在吞雲吐霧,眼皮子都不帶動一下,哦了聲後。老闆更怒了,“你還想不想乾了,整個公司就你個經理帶頭遲到——”“我爸是霍昀天。”“我管你爹是誰!”老闆叫囂完後,沉默片刻,似乎自家公司的地皮都是這個人的…...-

10

第二天醒來,我被迫洗掉床單。

非常淡定地站在飄窗那發呆,神情迷茫又認命。

我決定低下頭再抽一根菸。

菸灰一簇簇掉,而我的嘴唇微微發麻。

昨晚那小子長得真特麽帶勁。

11

這時已經是九點半。

傻批老闆還打電話過來叫囂,“霍逸你怎麽還冇來上班。”

我在吞雲吐霧,眼皮子都不帶動一下,哦了聲後。

老闆更怒了,“你還想不想乾了,整個公司就你個經理帶頭遲到——”

“我爸是霍昀天。”

“我管你爹是誰!”老闆叫囂完後,沉默片刻,似乎自家公司的地皮都是這個人的……

沉默永遠是最好的語言。

菸蒂戳滅火星,我目光幽幽凝視飄窗外,十樓之下有個高高瘦瘦的小捲毛在邊走路邊拍籃球。

電話那邊,老闆的聲音小了n倍不止,諂媚中透露著心虛,“要不然……董事長讓你來當?”

12

掛斷後我心情還算不錯。

富二代還有一個好處,金錢可以解決生活百分之九十九的煩惱。

我自恃唯一的煩惱就是睡不飽。

13

閉眼躺到了十二點整點。

因為餓才爬起來,換上白t配咖色工裝褲,照鏡子時覺得自個年輕了不少。

有時候人靠衣裝,我卻隻是想出門去買些東西吃。

順便買避孕套。

14

我知道便利店旁邊是小區專門的休閒公共區域,室內籃球場。

球場上從來都是荷爾蒙碰撞爆發的好地方。

早上苑驍去的方向,應該就是那。

我十八十九歲的時候也是上得了籃球場,下得了車輪賽道。

當年也算風光無兩,做了幾年校草後匆匆畢業,回家繼續躺平享樂。

我懂腎上激素在運動的刺激下能飆升到勃起。

所以年輕人一般都容易衝動。

性器通常硬了半天,也不見軟。

罪過,這不是我個頹廢的老男人該有的黃色想法。

15

我走進便利店,順便買走幾包泡麪,挑選避孕套時周遭人頻頻側目,我淡定得很。

單身男人更會注意自給自足時的衛生問題。

我潔癖晚期,哪怕擼,也絕不將就。

隻是冤家路窄,不,是我老謀深算。

此刻十二點半恰好就是飯點,出了籃球場最近的就是這個便利店。

苑驍個高,大抵是一米九上下,皮膚是健康的小麥色,大汗淋漓的走進來,近乎是荷爾蒙分泌的移動殺器。

中分捲髮,額頭上有吸汗的髮帶,露出來的骨相完美,眼睛狹長卻明亮,天生的笑唇,重點是鼻梁很高。

一般高,就代表下麵大。

他還換了身球服,昨天是天藍色,今天是大紅色。

青筋微突的手背覆蓋在籃球上。

我不動聲色觀察的非常仔細,然後迅速轉移視線。

16

我在人群裏同樣醒目,冷著臉拿安全套的動作當然也很醒目。

他單手擰開礦泉水,喉結滾動片刻,順手結完賬後就站在貨架處一直用奇妙的眼神看著我。

有些高深莫測。

如果我早知道這是想按著人操的眼神,那我一定拔腿就跑。

可是世上冇有早知道。

-事。”“就是馮少忽然要立捧咱公司裏一個小明星,您看怎麽著?”“馮北要捧就給。”我立馬掛了電話,記得旗下好像是有個馮北喜歡的類型,難怪巴巴的來砸錢。那就省得我再去做打工人。本少爺不乾了。41我定了心立馬準備繞道回府去找苑驍。轉念一想,今天他估計在學校上課,上課也好,放學剛好可以去接人吃飯。至於吃完飯以後要乾什麽我確實冇想好,碰巧路過一家室內遊泳池時,我忽而起了心思。進去後跟前台說直接找負責人。很快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