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刀鞘 作品

第25章 馮北番外:(二)

    

失落,像隻吃不到骨頭的幼犬。我不免想起他笑時經常露出的虎牙,尖尖的,露出微紅的舌尖。籃球服運動褲,身姿挺拔,長得也很富少年氣,且嘴唇不薄不厚。就是不知道,接起吻來虎牙會不會咬得人很疼。24各回各家後我一進門就拿起茶幾上的細煙,打火機點燃。我低頭含住,照常吞雲吐霧。滿屋子的死寂,還真是人越老越孤獨。我若有所思的走去陽台,微微往下看,果不其然是放置籃球和一堆運動器械的地方。苑驍此刻就在樓下。我過了那個...-

4

馮北大半輩子的心血和錢都砸在賽車場上,他很有名,恃美行凶,所向披靡。

在京圈公子哥裏算是除卻霍逸外的第二奇葩。

第一霍逸。

第三就是林唐淵。

三個一起長大的富二代說來最該是仗著權勢昏天黑地的暈大頭,奈何個個黃賭毒都不沾,是良民裏的良民。

他們的奇葩也很遠近聞名——霍逸首當其衝陽痿又高傲,不屑社交還跑去外麵體驗生活。

馮北其次,平時嬉皮笑臉,然而在賽車場上不要命,酷愛美人,其餘都不感興趣。

林唐淵理想青年,嗜酒如命,跑去開酒吧,然而家裏封建,他說要白手起家就立馬拋棄全部身家去了外地。

馮北有時候也在想,奇葩和奇葩一起玩,會產生質變。

就例如在和駱尚初遇的那天夜裏,地下停車場攝像頭閃爍紅光。

馮北遞給駱尚名片,揚起嘴角,露出笑容頗為勾引,眉眼太過豔麗濃烈。

駱尚看愣住了,接住名片的手微微觸碰到了馮北。

悸動也轉瞬即過。

馮北腦子突然一根絃斷開,冇有經過大腦的一句話。

“你看我怎麽樣?能和你上床嗎?”

5

駱尚把名片塞入自己上衣口袋裏,很小心翼翼,然後眉頭皺起,周正也俊朗的臉龐開始思索。

他遲疑的抬頭看攝像頭,沉默片刻後,最終附身在馮北耳邊道:“你很漂亮。”

“謝謝。”

馮北從小到大最不缺的就是這類誇獎,奈何噴灑在耳廓的熱意太過撩人。

這個駱尚是個正點且不可多得的小白臉。

太年輕了,太……帶感。

馮北近乎是被色迷心竅,想湊過去接一個纏綿的吻。

他是情場老手

他自信自己拿的下這個涉世未深的男人。

奈何駱尚十分不按常理出牌,他淺笑,眼底有光,看著讓人如沐春風,“我要走了。”

“馮先生,過些日子見。”

“……”

駱尚不知道何時就戴上口罩,很快轉身不見。

馮北傻眼了,在原地瞎摁打火機,想不明白怎麽就要下次見了。

他忍不住打電話去問林唐淵,“這人究竟什麽來頭?”

“老林,你這家酒吧不是有來客登記麽,叫駱尚的。”

6

林唐淵不負所望是個酒鬼。

到第二天了

他纔打電話傳來訊息,“是個小明星,三十八線隻演過幾個跑龍套,在娛樂圈查無此人。”

馮北半個身子依靠在大紅色噴著火焰的賽車上,低頭把玩蝴蝶刀,一身襯衫外加灰色條紋夾克,潮流又雅痞,配著他那標誌性的雌雄莫辨美人臉,大長腿被西裝褲勾勒的極為挺拔。

氣質超群,神色跋扈卻不令人討厭,異常動人心絃。

他收起蝴蝶刀,在電話裏問林唐淵,“明星啊,那我砸錢捧他,當他的金主,會不會很刺激。”

林唐淵低笑,“我冇這方麵經驗,給不了你意見。”

“切,那我還不如去問霍逸。也不知道這個死陽痿有冇有把小男朋友拐到手。”

“你還是先操心你自己吧。”林唐淵忽而提醒道,“收點心吧你,多少前任了都,小心以後有人把你治得死死的。”

馮北立馬掛了電話,做夢,不可能!

他囂張眉眼一貫從容,從昨晚到現在,一直在等駱尚的來信。

7

等了半天,馮北才得償所願收到駱尚的資訊。

還隻是微信裏簡短的好友申請:“馮先生,你好,我是駱尚。”

頭像很蠢,是一隻灰白色的小奶貓。

不像馮北那極度張揚的頭像,賽車服很顯修長,他酷勁十足抱著黑色頭盔,意氣風發對著鏡頭笑,露出的麵容過於出色,比駱尚這個混娛樂圈的還像娛樂圈裏的人。

通過好友後,馮北若有所思的摸下巴。

該怎麽把人騙出來上床呢。

-,霍逸冷冽的五官如冰川上掠過的寒風,可隻是苑驍一個人知道,霍先生笑起來有多好看,寒風化雪,春暖花開,是畢生難忘的一幕。他們近到不能再近,兩個人都情動不已,而這個荒唐的夢是霍逸的。主人享受主導權。霍逸伸手挑逗苑驍的喉結,一隻手也不老實,握住校服褲那鼓鼓囊囊的帳篷,後指尖轉圈。聲音似乎在蠱惑。“輕點咬。”8**從來不講道理,像愛情一樣,轟轟烈烈一把亂火燒著老房子。霍逸主動撩起校服,將胸口完全露在苑驍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