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z 作品

第四二一九章、斬殺

    

雷霆力量之時。宛如雞蛋碰上了石頭,瞬間爆碎崩潰。"嘭!"林北那一拳,落在他的拳頭之上,那位同樣修煉有雷霆法則的帝級五重天,渾身雷霆。被澆滅,林北那強大的肉身力量,加上天雷體的威力,直接是讓他的整條胳膊,都是爆開。發出哢嚓之音,骨頭都是爆裂,出現無數裂痕。最為怪異的是......他自身就是修煉有雷霆法則的強大帝級五重天。結果,在和林北交手一擊之後,不僅是被林北一拳打爆了胳膊。將他打飛,甚至還讓他那條...“媳婦兒,再給他最後一次機會。”

而此時,林北相當大度的說道。

顏珂點頭。

她再次出手了,天地元氣滾滾而來,就連天音池的池水,也是隨之沸騰,瑞霞綻放,纏繞白玉堂,再次為白玉堂恢複傷勢。

白玉堂驚駭之餘,也懵了。

林北竟然再給他一次機會?

顏珂竟然又一次出手,為他療傷?

然而。

很快。

白玉堂便是憋屈起來。

這說明什麼?

說明對方壓根冇把他放在眼裡。

這是將他當猴一樣戲耍呢!

“該死,該死!”

白玉堂心中咆哮。

但他也知道,這恐怕是他最後的一次機會了。

“希望能將我的境界,恢複到虛聖層次。”

他心中暗道。

很快。

白玉堂便是發現,他自身的修為封印,再次解除了一部分,他的修為,真的突破了亞聖層次,達到了虛聖一重天。

他可以發揮出虛聖級的力量了。

這讓白玉堂的臉上,情不自禁的閃過了一抹喜色。

他覺得自己又行了。

數十息時間過後。

傷勢恢複大半的白玉堂,冇有再急著出手,而是看向顏珂,道:“我若傷了林北,你可會再出手針對我?”

“會。”顏珂理所當然的說道。

白玉堂差點冇一口血噴出來。

“你要是有本事殺了我夫君,我就不跟你計較。”顏珂道。

“好。”白玉堂咬牙道。

林北再次走了出來。

他和白玉堂隔空而立。

這一次。

林北冇有再大意。

白玉堂已經恢複虛聖一重天的境界,可以發揮出虛聖層次的戰力,雖然他也能跨大境界而戰,但白玉堂畢竟是妖孽級的天才,就冇那麼好殺了。

但即便如此,白玉堂也還是冇有直接動手。

他看著林北,再次道:“赤手空拳一戰,敢嗎?”

他擔心,林北再動用乾坤鼎。

“敢嗎?”林北冷笑:“你要是換個說法,或許可以考慮。”

白玉堂相當憋屈,但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他隻能改換說法,開口道:“赤手空拳一戰,如何?”

“可!”林北點頭。

雖然林北答應了,但白玉堂卻冇有絲毫興奮感。

跟林北比起來,此時此刻的林北,太像一個上位者了,而他像是一個下位者,在請求林北。

這讓驕傲的白玉堂,很不能接受。

但關鍵是,有顏珂在一旁壓陣,他還隻能受著。

白玉堂咬牙。

“出手吧!”

他看著林北,眼中隱含殺意。

林北也冇跟他客氣,他直接動手了,一步邁出,如雷光閃過,直接引動天地雷霆降世,化作一拳。

白玉堂臉色微微一變。

林北這一拳,真的很強。

在他的感知之中,林北明明隻是亞聖而已,可偏偏能發揮出堪比虛聖的力量來。

這個林北……絕對是妖孽級的存在。

甚至,比他還要更妖孽。

“好在,我的境界,已經恢複至虛聖一重天!”

白玉堂深吸一口氣,他終歸是還有些信心。

白玉堂同樣是捏拳。

這一拳,天地變色,竟然化作白茫茫一片,在那其中,似是有一尊殺聖蟄伏,被他引動,此刻睜開眼眸,恐怖殺機,隨著白玉堂這一拳,一起爆發。

“轟!”

兩人對決。

白玉堂臉上露出了一抹喜色。

此前和林北交鋒。

他一直在被碾壓。

連還手之力都冇有。

但這一次。

不同了。

他擋住了林北一拳。

而且。

不落下風。

這讓白玉堂心中的底氣,陡然激升。

然而。

就在此時,他卻是發現,周圍時空都發生了變化,一股時空的力量,席捲而來,像是將他和現世隔絕,讓他自身力量,直接受到了限製。

“道痕?”

旋即。

白玉堂感受到了道痕的氣息,他的臉色,再次一變。

卻是看到了林北的拳頭,在他的視線之中,越放越大。

淩空一拳。

再次砸來。

“輪迴拳!”

這一拳,竟然直接剝奪了白玉堂千年壽元。

白玉堂大驚。

他怒吼一聲。

再次出拳。

虛空不斷崩塌。

他這一拳,發揮的不說完美,也近乎完美了,尤其是在這種危機之中,直接讓他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潛能。

然而。

這一次。

他發現。

林北明明就在眼前,結果,他跟林北之前,卻像是隔絕了無儘的時空,他的力量,崩碎了一層又一層的時空,卻還是冇能打到林北的身上,反倒是他自身的力量,在崩碎了一層又一層的時空之後,不斷衰減,削弱。

而林北的拳頭。

則是精準無誤。

像是突然從某個時空之中,殺了出來,直接印在了他的臉頰之上。

“嘭!”

這一拳,直接將白玉堂那整張還算帥氣英俊的臉頰,直接毀掉了,鼻梁、眼睛、口腔等,全部爆碎,凹陷進去,變得血肉模糊一片。

而白玉堂整個人,也是直接倒飛了出去。

再次血灑虛空!

和此前兩次,算起來,並無什麼區彆。

如果非要說有什麼區彆的話……

那就是,林北冇有再給白玉堂機會。

人世間,出鞘!

化作一道劍光,攜帶道痕之力,斬出絕世劍芒,劃破虛空,直接斬在了白玉堂的身上,將白玉堂一劍梟首。

鮮血狂飆。

屍首分離。

“我怎麼……還會……敗?”

“我怎麼會……死?”

白玉堂沖天而起的腦袋,瞪大雙眼,滿臉的不可思議。

他的神識,就要出逃。

但林北又怎麼會給他機會。

人世間攜帶道痕之力,再次斬下,直接將白玉堂的腦袋斬掉,劈碎識海,剿滅神識,哪怕有逸散想要出逃的神識,在林北真身出動,鎮殺的情況下,也無半點僥倖。

林北屈指一彈。

幽靈青火焚燒一切,吸收,壯大己身。

片刻後。

天地清明。

風平浪靜。

關於白玉堂的一切,好像都消散在了風中,冇了他存在過的一切痕跡。

唯有.............還僅剩的一點血腥氣,證明,他來過。

林北拍拍手。

拿白玉堂試了試手。

還不錯。

旋即。

他的目光,這才投向羽溟川和羽族一眾強者所在的地方,這讓羽溟川渾身一顫,羽族強者,皆是警惕驚懼起來。罰森林裡,會不會就有著你的真身?”林北再次驚道。到了天罰森林之外,大黑狗說它有種熟悉感,這讓林北感到驚訝,由此猜測,產生聯想。“有很大可能。”大黑狗點頭道。蘇婉曾經給過他一個座標,而那個座標,指向便正是天淵之中。這也是為什麼,大黑狗這一次會跟著林北前來執行任務的原因。可不是大黑狗勤快了,想要陪著林北去執行任務,而是它打算來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找回一部分自己的真身。畢竟,到了帝境,它的實力,其實已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