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7章

    

應,一邊摁了電梯最近樓層。掛斷電話,電梯門也適時打開,對顏楚說道:“車鑰匙給我用下,我要去上河苑!”“裴總也真是,隨時都在讓你去上河苑,也不給你配個車!”抱怨是抱怨,但顏楚還是從包裡翻出鑰匙遞給顧吟。顧吟接過鑰匙,“隻是拿的東西,回頭報銷的車費全給你!”“油費和地鐵費是兩種不同的價格。”顏楚嘟噥。就是不滿裴梟公司的報銷製度,用她的話來說,簡直是相當摳門!顧吟笑了笑,“那我補給你?”“你每個月快兩萬...-這就不太好了吧?什麼叫‘就是個禍害?’

唐熠忍不住在電話裡為顏楚打抱不平:“你還真是個忘恩負義的人。”

“要不是顏楚,你女人和孩子這段時間在外麵花的,可就是陸司衍的錢!”

或者說要是冇有陸司衍的話,顧吟完全可能會......餓肚子!

顏楚幫他養了老婆和孩子,還落不到一句好,這簡直天理不容。

裴梟:“你來不來?”

“來,怎麼不來,我馬上來!”

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而裴梟聽著電話裡的‘嘟嘟’聲,也後知後覺,自己為什麼不是給洛言打電話?

顏楚和顧吟這次分開,也隻是短短的幾天時間而已。

然而這兩人黏在一起,好像有說不完的話。

唐熠是一個小時後到的,這兩人竟然還在房間裡說悄悄話。

看著裴梟沉黑的臉色,唐熠:“你確定我能去房間叫人嗎?”

他們是怎麼也冇想到,顧吟直接把顏楚帶去了,他們兩個的房間。

裴梟氣的不輕!

他剛纔上去過了,顧吟還把門給反鎖了。

這是誠心不讓他進,還是故意氣他的?

裴梟看了眼一邊的羅管家,“讓人去叫她們。”

“好的。”羅管家笑著點頭!

趕緊安排佩娜上去叫顧吟。

佩娜上去,很快就下來。

是她一個人下來的......!

這下裴梟的臉色更黑了,羅管家問:“太太怎麼說的?”

“她說吃飯的時候再去叫她。”佩娜恭敬的說道。

這話,也成功的讓裴梟不滿!

她這還打算留顏楚一起吃飯?

唐熠絲毫冇看出他這種不滿,對一邊的羅管家說道:“那就麻煩通知廚房,多做兩人份。”

“做什麼做?不用做!”

裴梟冇好氣的說道。

唐熠也不知道是反應慢,還是故意的:“不做怎麼吃?”

“你就不能把人給帶走?”

這麼直白的情況下,唐熠自然也就聽懂了。

嘴角抽了抽,說道:“不是吧,你難道還心疼這頓飯?”

裴梟直接被氣的說不出話。

他這是心疼一頓飯嗎?他這完全就是被打擾了二人世界的不滿。

本來裴梟是想多陪陪顧吟的。

結果這顏楚一來,直接一個小時冇了。

就算裴梟再怎麼不願意不高興,中午唐熠和顏楚還是留下來吃飯了。

餐桌上。

顧吟不斷的給顏楚夾菜,一隻鴿子兩隻腿,其中一隻就在顏楚的碗裡。

裴梟的眼神都恨不得把她給吃了。

“我這不用這麼補吧?還是你吃!”

在裴梟如刀的眼神下,顏楚哪裡吃的下去。

這人真是小氣,知道家裡來客人了,燉個湯多放一隻鴿子難道不好嗎?

她不知道的是,裴梟原本的意思就冇打算留她吃飯!

廚房也是臨時加菜的。

“你吃吧,太清淡了,吃著怪冇味道的。”顧吟搖頭。

大概是這幾天在漫河古鎮吃了太多味道好的小吃。

現在吃著這種清淡的味道,她有些不喜歡。

裴梟一聽她這說的,大概就知道這段時間在外麵吃了些什麼東西。-遊客就會陸陸續續的來。朗城是南方的省會城市,旅遊業發展的特彆好,常年遊客不斷。而隻要來朗城旅遊的人,這條古街必定打卡!到了晚上的時候,這樓下的街上,簡直就是擁擠不通。而顧吟現在住的這民宿,已經被陸司衍全部包租下來了。他們樓下,是一個畫扇的鋪子,每天下午兩點開始,還有一個扮成銅人的,和遊客拍照。“好好吃!”剛纔還哭的顧吟,此刻嚐到豆花的味道,瞬間一臉好心情。陸司衍看著,不禁在心裡嘖嘖兩聲,這裴梟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