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澤瑜程十凰 作品

徐澤瑜程十凰程十凰徐澤瑜人氣小說 第75章

    

說完,轉身拉著妹妹就走。小兕子扭頭,甜甜的笑:“十七姐,我們先走啦。”“哎,等等…”高陽公主蹭的坐起來,大聲問道:“小九,你說明白些,剛纔那是什麼意思?”李治腳步頓了頓,頭也不回的道:“十七姐放心,等我見到姐夫,會和他說一聲,讓他儘快出產,讓你儘早享受。”說完這話,背影漸漸消失。隻高陽公主一臉茫然,她發現,自己越來越看不懂小弟了。......鑾駕繼續前行。終於抵達了目的地。近到宮門口,恰好遇到一支...--通過天台山的路上。

李治和李明達,緊趕慢趕,終於和高陽公主彙合。

房俊不在,兩小隻有些失望......

十七姐雖然能給人帶來快樂,但哪又房俊好玩呢?

他總能折騰出新鮮玩意,讓人耳目一新....最重要的是,跟他在一起,總是能讓人身心放鬆。

少年孩童心思最為透徹,可以本能的分辨出善惡。

...在房俊的眼神裡,他們能看到友善。

李治和李明達,很享受這種感覺。

那是一種類似與朋友的溫情,還有從骨子透出來的平等,且不摻雜任何功利。

“小九,你們先走,我先等等。”

高陽公主半躺在坐榻上,百無聊賴的玩著髮梢,宮衫下蜷著的美腿修長白皙。

“十七姐,你等啥呢?”李治好奇的問。

“等衣服!”

高陽公主得意的眨了眨眼睛:“長安出了新款服飾,等我穿上,去見房俊,迷死他!”

李治一聽兩眼冒光。

趕忙湊到姐姐身旁,神秘兮兮的低聲問:

“那衣服…是恥辱係列嗎......”

高陽公主一愣:“什麼意思?”

李治眼中露出失望之色,直了直腰板,小大人似得拱手:

“十七姐先等著吧,吾等先告辭了。”

說完,轉身拉著妹妹就走。

小兕子扭頭,甜甜的笑:“十七姐,我們先走啦。”

“哎,等等…”

高陽公主蹭的坐起來,大聲問道:“小九,你說明白些,剛纔那是什麼意思?”

李治腳步頓了頓,頭也不回的道:

“十七姐放心,等我見到姐夫,會和他說一聲,讓他儘快出產,讓你儘早享受。”

說完這話,背影漸漸消失。

隻高陽公主一臉茫然,她發現,自己越來越看不懂小弟了。

......

鑾駕繼續前行。

終於抵達了目的地。

近到宮門口,恰好遇到一支車隊緩緩而出。

兩方相遇,尊者先行。

對方似是認出鑾駕規格,立刻停下讓路。

李治好奇的掀開簾子,一隊隊蕃人護衛從眼前略過,直至一張熟悉的臉龐映入眼簾。

李治愣了愣:“大相?”

“嗬嗬,是晉王殿下啊。”

車裡,祿東讚笑吟吟的抱拳:“外臣此時不便見禮,還請殿下見諒。”

“大相客氣了。”李治拱了拱手:“您這是要離開?”

“是啊。”祿東讚笑著解釋:“此處為大唐天子離宮,老夫流連在此多有不便,故而回長安待命。”

李治恍然大悟,笑道:“那便祝大相一路舟車安好。”

“多謝晉王,老臣恭送殿下。”

雙方拜彆。

晉王鑾駕緩緩駛過。

祿東讚放下車簾,臉上的笑意倏然收斂。

對麵的親隨忍不住開口:“大相,咱們就這麼走了?和親怎麼辦?”

“和親麼?嗬嗬。”

祿東讚臉上露出一絲冷意:“唐國自顧不暇,怕是冇精力與我們談和親了。”

親隨臉色一變:“您指的是,唐國各地獠人造反?”

祿東讚神秘的笑了:“天可汗看似如日中天,可大唐內部並不安穩,有人......已經出手了。”

親隨瞳孔倏然收縮:“莫非是昨天給您寄信之人?”

祿東讚微微側頭,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不該你知道的,莫要多問。”

“是....”

親隨冷汗直冒,趕緊低下頭:--人帶來快樂,但哪又房俊好玩呢?他總能折騰出新鮮玩意,讓人耳目一新....最重要的是,跟他在一起,總是能讓人身心放鬆。少年孩童心思最為透徹,可以本能的分辨出善惡。...在房俊的眼神裡,他們能看到友善。李治和李明達,很享受這種感覺。那是一種類似與朋友的溫情,還有從骨子透出來的平等,且不摻雜任何功利。“小九,你們先走,我先等等。”高陽公主半躺在坐榻上,百無聊賴的玩著髮梢,宮衫下蜷著的美腿修長白皙。“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