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震南 作品

《完整篇章我的絕色老婆》 第11章

    

一瓶“雙溝大麴”,要知道,在江北能點上這個酒的,也不是簡單人。牛三兒和胡民飛一看到這酒,頓時口水直下,抿了好幾口,不住地誇這酒味道好。酒菜皆上,周震南將幾人的酒水滿上,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一頓酒下肚,胡民飛不住的誇讚牛三兒懂事,喝好酒能記住他這個姐夫。看著情緒到位了,周震南不由得一笑,直接將準備好的十張大團結給拿了出來,擺在胡民飛麵前。在這個年代,工人的工資差不多也就三四百左右。哪怕胡民飛坐在車間...《完整篇章我的絕色老婆》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主人公叫周震南唐青霞,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完整篇章我的絕色老婆》第11章免費試讀自97金融危機之後,受到影響的大多都是城裡人,虧了閒錢,得益的卻是農村人。

物以稀為貴,周震南就想著先從農村較少的家電入手。

把每家每戶所需要的家電、服裝、雞蛋一類的整合起來,形成一條產業鏈,這樣一來,每一樣都不用發愁賣出去了。

但這些都是後話,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把這些貨款先給梅玖玥。

一早就談好了給梅玖玥的價格是四千元,從胡全德的手裡他拿了七千四,一天時間,一來一回,賺了有三千多。

雖然說是送錢,卻還是要講究講究的。

這樣一趟一趟的親自跑,確實丟麵子,托人送也行,但要找個老實的。

一想到老實,周震南就自然想到了牛三兒。

這小子一向憨厚,辦事肯定靠譜,也冇什麼心眼,交給他做事,至少放心的多。

果然,將厚厚的一疊錢遞給牛三兒的時候,牛三兒嚇得雙腿發軟,差點冇站得住腳。

“震南哥,你這是做什麼.....”“你替我把這些錢送到星雲服裝廠的梅玖玥手裡,記得,必須要親自交到她手裡。

還要把收條拿到,這件事辦好了,我自然記得你的好。”

聽完,牛三兒心中仍有些慌。

他麻利的將這些錢裹在塑料袋中,又用了幾張報紙外三層裡三層的包了起來,這才踩著自行車走了。

趁著牛三兒去送錢,周震南就在盤算著怎麼去找電器貨物的來源。

要是再像宏圖這樣來做,倒是有些激進了。

但要是不用這個法子吧,倒也費勁的很,畢竟,這個年代的電器那都是國營單位。

思索的時刻,牛三兒就急匆匆的趕回來了。

他額上帶著細密的汗珠,在看到周震南後,就將一個疊的整齊的收條給了周震南。

周震南一撇那收條,落款寫著娟秀小字:梅玖玥。

倒是意外,梅玖玥的字倒是清秀的出奇,看起來應該是讀過書。

收好收條後,周震南隨口一問:“三兒,這電器廠,你知不知道誰有關係啊?”

原本隻是隨口一問,周震南並不覺得牛三兒能給他提供什麼路子,但不曾想,牛三兒聞言後,就說道:“震南哥,我姐夫就是江北電器廠的車間主任,你問這個,是要買什麼東西嗎?”

此言一出,周震南也不由得心中一喜。

這還真是瞌睡來了送枕頭啊。

“好好好,那三兒,你能不能帶我和你姐夫認識一下?”

牛三兒以為周震南是要買什麼東西,就拍著胸口給答應了。

事實上,當年金融危機爆發,再加上國外各大品牌的入侵,江北電器廠這一類的小廠子早已陷入危機之中,就快要停業了。

如今一聽到周震南要貨,牛三兒的姐夫胡民飛頓時心頭一顫,急忙就要讓牛三兒領著自己去見周震南。

“你好,您就是周老闆吧?”

胡民飛一開始就極其熱情。

周震南的態度就不像是對待梅玖玥那般淡然了,先是和胡民飛握手,隨後一把攬住牛三兒的肩頭說道:“胡主任,我和三兒也是兄弟,所以,這好事就想跟你商量商量。

你要是能幫上忙,這份情我記下了。”

胡民飛見周震南談吐不凡,頓時更加熱情起來:“周老闆,你是想要買家電嗎?

你儘管開口,我這邊價格,絕對給你壓到最低。”

周震南卻是淡然一笑:“這事不急,貨我自然是要的。

但最好,還是找個館子,一邊吃一邊談。”

聽到有吃的,牛三兒眼神一亮。

他剛纔風風火火的蹬了幾輪自行車,肚子早就餓了。

現在一聽周震南提議,就直接拉著他們二人上了館子。

周震南找了個包間,點了不少酒菜,又點了一瓶“雙溝大麴”,要知道,在江北能點上這個酒的,也不是簡單人。

牛三兒和胡民飛一看到這酒,頓時口水直下,抿了好幾口,不住地誇這酒味道好。

酒菜皆上,周震南將幾人的酒水滿上,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

一頓酒下肚,胡民飛不住的誇讚牛三兒懂事,喝好酒能記住他這個姐夫。

看著情緒到位了,周震南不由得一笑,直接將準備好的十張大團結給拿了出來,擺在胡民飛麵前。

在這個年代,工人的工資差不多也就三四百左右。

哪怕胡民飛坐在車間主任的位置,那就是少了點活,又多個一百塊而已。

這一次性看到這麼多錢,胡民飛打了個飽嗝,頓時清醒過來。

“周老闆,您這是什麼意思啊......”周震南淡然一笑,說道:“既然都是兄弟,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

胡哥,我需要一批貨,要從電器廠進。

至於價格方麵,不必太低,按你們正常的出廠價就行了,但賬期,我需要一個月。”

所謂賬期,就是結款的日期。

所有的大廠都會安排幾個月左右,若是公對公,那就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但這件事畢竟是對周震南個人,與規矩不和......胡民飛微微一愣,這才大笑說道:“周老闆,您也太客氣了。

我也不怕告訴你實話,現在電器廠的倉庫都已經堆滿了,我直接就從車間裡調貨給你就可以了,哪裡需要這些。”

聞言,周震南也不由得一愣。

雖然他一早就料到電器廠會有困難,但卻冇想到,竟已經到了這種地步。

“那就多謝胡哥了。

至於貨款,您大可放心,我和星雲服裝廠那邊也有些交情,勢必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話音落下,周震南又將錢朝著胡民飛麵前推了推。

或許是胡民飛性子一向耿直,不管周震南怎麼說,都不肯收錢。

周震南和他推諉了好一會,最終,他還是讓牛三兒將錢還給了周震南。

“震南哥,我姐那邊管的有點嚴。

我姐夫哪怕是拿了錢,也絕對不敢揣著,他讓我把錢交還給你。”

聞言,周震南突然一笑。

但猛然間,腦海中卻浮現唐青霞把錢交給他的刹那,頓時,眼角不由得一陣酸楚。

“行了三兒,天色也晚了,你先回去吧。

明天一早,你再幫我找一趟梅玖玥,就給她說,我這邊讓她再繼續生產襪子,我這長期收貨。”

周震南的這一番吩咐讓牛三兒責任心頓起,彷彿感覺到了周震南的信任,一口就答應下來。

一路把周震南送回去,他就騎著自行車回去了。

周震南剛纔雖然點了酒,但自己喝的卻極少。

到了院子位置,他轉身上樓,剛走到拐角,就聞到一股味道極其濃鬱的脂粉味。

緊接著,一道靚麗的身影,出現在了眼前!

小說《我的絕色老婆》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麵!!!錢送到星雲服裝廠的梅玖玥手裡,記得,必須要親自交到她手裡。還要把收條拿到,這件事辦好了,我自然記得你的好。”聽完,牛三兒心中仍有些慌。他麻利的將這些錢裹在塑料袋中,又用了幾張報紙外三層裡三層的包了起來,這才踩著自行車走了。趁著牛三兒去送錢,周震南就在盤算著怎麼去找電器貨物的來源。要是再像宏圖這樣來做,倒是有些激進了。但要是不用這個法子吧,倒也費勁的很,畢竟,這個年代的電器那都是國營單位。思索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