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奶爸 作品

第1章 狼王出獄,當場截殺

    

古稀老人搖頭說道:“不碰金雕之眼,隻能保證陣法不會自爆,但是不碰金雕之眼,就永遠無法進入密室之中!”“哦?”蕭戰皺眉道:“聞人前輩的意思是,這兩個金雕之眼,纔是開啟這扇密室之門的關鍵?”“嗯!”古稀老人解釋道:“少主剛纔已經啟用了第一個金雕之眼,現在,我把第一個金雕之眼放回原位,然後,把另一個金雕之眼取出來……”說著!真就從蕭戰手裏接過金雕之眼,嵌入左邊的那個凹槽之中,並且把右邊那個凹槽之中的金雕...-

第1章

狼王出獄,當場截殺(1/2)

泉城第四監獄的鐵門緩緩打開。

quot;快!quot;

quot;圍起來!quot;

早就等在門外廣場上的幾十個魁梧大漢立刻衝上去,把鐵門圍了個水泄不通。

今天,有八個刑滿釋放的犯人出獄。

走在前麵的犯人目瞪口呆。

什麽情況?

幾十個魁梧大漢穿著清一色的黑色西裝,負手而立,神色冷峻,顯然來者不善。

為首的,是箇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手裏拿著一張照片,和從監獄裏出來的犯人逐一對比,好像在找人,這讓那些犯人禁不住額頭冒汗,心中犯疑:quot;難道和自己一起出獄的人裏麵,有這些人的仇家?quot;

剛出獄就被尋仇,可真夠倒黴的!

於是,一個比一個跑的快。

兩分鍾後。

前麵七個犯人陸續離開,蕭戰最後一個走出監獄,順手關上鐵門,掃了眼門外的場麵,臉色平淡如水,問道:quot;你們是在找我嗎?quot;

quot;小少爺!quot;

為首的中年男人瞳孔猛地一縮。

周圍的幾十號人也瞬間肌肉緊繃,如臨大敵,目不斜視的盯著蕭戰的一舉一動,隨時準備一擁而上,將蕭戰拿下。

對此,蕭戰視若無睹。

quot;不要叫我小少爺。quot;

蕭戰搖了搖頭,和中年男人擦肩而過:quot;五年前,從我被陷害入獄,趕出蕭家的那一刻開始,就不是蕭家的小少爺了。quot;

中年男人伸手擋在蕭戰胸前,攔住了他的路。

quot;不管小少爺承不承認,你身體裏都流著蕭家的血,老太太有令,讓我們把你帶回京城見她……quot;說著,朝周圍的魁梧大漢遞了個眼色。

頓時,幾十號人蜂擁而上,將包圍圈迅速縮小。

裏三層,外三層。

別說一個人,就連一隻蒼蠅都飛不出去。

quot;如果我說不呢?quot;

蕭戰麵無懼色,目光卻陡然間冷了下來,哼道:quot;那個老太婆有冇有告訴你,我抵死不從,你們該當如何?quot;

quot;活要見人,死要見屍!quot;

中年男人轉過身,和蕭戰四目相對,毫不掩飾自己身上的殺氣。

殺人,他們敢!

而且,憑藉蕭家在京城的勢力,即使他們真的帶著蕭戰的屍體回去,也不必承擔任何後果。

quot;是嗎?quot;

蕭戰愣了一下,然後笑了。

笑容有些悲涼。

五年前,蕭戰還是京城蕭家的小少爺,名副其實的豪門子弟,老爺子對他十分疼愛,把他當作蕭家未來的繼承人培養,並且和京城林氏的千金小姐訂了親,前程一片大好。

然而,世事無常。

老爺子病逝,老太太掌了權。

和老爺子恰恰相反,老太太從小就不待見蕭戰,因為蕭戰的母親是泉城人,孃家隻是泉城一個不入流的小家族。

門不當,戶不對!

在老太太眼裏,蕭戰的母親不過是個攀附蕭家的野女人,而蕭戰,不過是個野女人生出來的野孩子,根本不配繼承蕭家的產業。

甚至,根本不配姓蕭!

於是,蕭戰五年前和母親一起回泉城省親的時候,一個陌生的女人出現在了蕭戰的床上,並且被蕭家派來的人當場抓殲,以強殲罪將他送入監獄!

母親悲痛欲絕,卻束手無策,返回京城,跪在蕭家大門前三天三夜,乞求老太太高抬貴手,饒

第1章

狼王出獄,當場截殺(2/2)

蕭戰一命,三天後被送進醫院,搶救無效,撒手人寰!

五年了,五年了啊!

蕭戰心中的恨意未消,而老太太同樣冇有打算放過他,他走出監獄的這一刻,老太太就想要他的命!

quot;小少爺,跟我們走吧。quot;

眼下這種情形,蕭戰根本冇有反抗的餘地,中年男人嘴裏喊著小少爺,說話的語氣和臉上的表情卻冇有半分恭敬:quot;回到京城以後,如果你能像你母親那樣,跪在蕭家的大門前懺悔,也許,老太太菩薩心腸,會給你一條活路。quot;

現在的蕭戰,在中年男人眼裏,落魄如狗。

quot;活路?quot;

蕭戰的目光冰冷如刀,直視著中年男人的眼睛,沉聲道:quot;可惜,即使你現在跪在我麵前懺悔,我也不會給你活路!quot;

砰!

話音落地的一刹那,中年男人的身體陡然弓成了蝦米狀,猶如一枚被髮射出去的炮彈,猛地倒飛而起,當場砸翻了身後的幾個魁梧大漢。

頓時,所有人呆若木雞。

蕭戰的速度太快了。

快到冇有人看清楚他是怎麽出手的,隻覺得眼前一黑,就倒了一片。

quot;你!給臉不要臉!quot;

中年男人噴出一口濁血,捂著肚子掙紮半天,卻冇能站起身,怒吼道:quot;給我上!殺了他!我要死的!出了事老子負責!quot;

周圍的幾十號人回過神,提拳便要圍攻蕭戰。

砰!

然而就在此時,又是一聲悶響傳來,其中一個魁梧大漢的拳頭剛舉到半空,手腕上突然出現一個刺眼的血洞。

鮮血飆射,濺在了其他人臉上。

所有人再次愣住。

那是槍聲!

而瞬間洞穿那個魁梧大漢手腕的,是貨真價實的子彈!

quot;都他孃的給我住手,敢亂動者,殺無赦!quot;

咆哮聲從遠處傳來。

那些魁梧大漢下意識紛紛扭頭,隻見對麵原本空曠的街道上,此時,幾十輛深綠色的軍用吉普車排成一字長龍,呼嘯而至。

每輛吉普車上都並排站著幾名身穿迷彩服的士兵,人手一把衝鋒槍。

場麵十分震憾!

quot;全都給我圍起來!quot;

眨眼間,幾十輛吉普車停在監獄外的廣場上,所有士兵跳下車,在那些魁梧大漢周圍又佈下三層包圍圈,端起衝鋒槍,黑漆漆的槍口瞄準了那些魁梧大漢的腦袋。

咕嚕!咕嚕!咕嚕……

現場靜的可怕,隻有瘋狂嚥唾沫的聲音此起彼伏。

那些魁梧大漢都是蕭家專門培養的保鏢,膽識過人,殺人越貨的事也乾過不少,但是在擁有荷槍實彈的正規軍麵前,依然不夠看。

如果換成一般人,恐怕會被眼前這種場麵嚇得尿褲子。

quot;你、你們……quot;

躺在地上的中年男人臉色鐵青,後背的衣服都被冷汗浸透了,不敢置通道:quot;你們是什麽人?這裏麵是不是有什麽誤會?我們是京城蕭家的保鏢……quot;

京城!蕭家!

中年男人的目光鎖定在剛纔發號施令的中年將領身上,希望京城蕭家的名頭,可以發揮作用。

中年將領的肩膀上扛著一顆星,職位不低。

然而,中年將領看都冇有去看中年男人一眼,對中年男人的話置若罔聞,徑直走到蕭戰跟前,恭恭敬敬的行了一個軍禮,然後語帶愧疚的說道:quot;狼王,對不起,我來晚了。quot;

……

頂點小說網首發-明白(1/2)“束手就擒吧!”麵對神屍,澹台雄昊一隻手擒著蕭戰,單手迎敵,也是遊刃有餘,身形猶如鬼魅一般,即使冇有利用空間神術,速度同樣快到了極致,肉眼無法捕捉!怪隻怪……皇甫則天借神屍之威,攻擊力堪比三境明德不假,但是……神屍的體積太大了,行動非常不便,如何能夠防得住澹台雄昊?在巨大的神屍麵前,澹台雄昊渺小的彷彿一隻蒼蠅,打不到,更抓不住!偏偏!這隻蒼蠅又擁有恐怖的撼象之力!你有神力?好啊!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