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前媽媽去世,他卻立馬帶回來個女人讓她叫媽!“季哥,都怪我,要不是我的房子突然發生了火災,我也不會來找你,梨梨不肯接受我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都是我的錯……我這就走,這就走……”陳玉嬌說著,就要從季成剛的懷裡出來。“你現在還能走到哪兒去?這裡是我的家,你是我季成剛的女人,自然就是這個家的主母,我們家還輪不到她一個小丫頭做主!”“嗬嗬,這個彆墅姓周,不姓季!這些都是我母親的產業,爸,你想讓這個女人住進來...小可憐被趕出家門,大叔抱走寵上天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可愛板栗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溫少辰,成剛,周梨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小可憐被趕出家門,大叔抱走寵上天結局吧。

...《小可憐被趕出家門,大叔抱走寵上天》第3章免費試讀周梨攥緊著拳頭站在玄關,“爸,她跟誰是一家人?”季成剛鬆開懷裡的陳玉嬌,表情冇有絲毫不好意思,用通知的語氣道:“周梨,這是你陳阿姨,以後也就是你媽了。”

“媽?”周梨真是被季成剛的厚臉皮給氣笑了,“我隻有一個媽,三個月前癌症去世了,現在埋在墓園裡,還是你親手立的碑!”季成剛是周家的贅婿,這些年一直標榜著跟媽媽伉儷情深,可三個月前媽媽去世,他卻立馬帶回來個女人讓她叫媽!“季哥,都怪我,要不是我的房子突然發生了火災,我也不會來找你,梨梨不肯接受我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都是我的錯……我這就走,這就走……”陳玉嬌說著,就要從季成剛的懷裡出來。

“你現在還能走到哪兒去?這裡是我的家,你是我季成剛的女人,自然就是這個家的主母,我們家還輪不到她一個小丫頭做主!”“嗬嗬,這個彆墅姓周,不姓季!這些都是我母親的產業,爸,你想讓這個女人住進來,我明確告訴你,不可能!除非我周梨死了!”周梨冷冷道。

“啪!”一個刺耳的巴掌聲響起,周梨被打的頭偏向了一側,右臉頓時腫了起來。

“你打我?”她捂著臉不可思議地瞪著季成剛。

季成剛滿臉戾氣,這些年他早就受夠了被人指指點點說他是贅婿的屈辱!就連周梨跟他不同姓氏的事情都讓他耿耿於懷,每次見到周梨,他都會忍不住厭煩。

他好不容易把周蓉給熬死了,終於可以自己做回主,現在周梨又跑出來管他?憑什麼!“打你都是輕的!誰教你這麼頂撞長輩的?這件事輪不到你不同意!玉嬌從今天起就是梨苑的女主人!”一旁哭哭啼啼的陳玉嬌聞言,嘴角扯出抹不易察覺的得逞笑容。

“爸爸,媽媽,我來了……”突然闖進彆墅的陳婉如看到周梨後,原本掛在臉上的笑容立刻凝住。

隨即連忙掉頭往後躲到了跟她一同前來的溫少辰身後,她像是受驚的兔子一樣,戰戰兢兢很怕周梨。

溫少辰見狀,皺了皺眉,心裡對周梨的厭惡又增加了幾分,他安撫地拍了拍陳婉如的手,嘴裡溫柔說著:“彆怕。”

周梨冷冷地看著他們,恨不得上去撕爛陳婉如那裝模作樣的麵具。

陳婉如從幼兒園起便跟她是好朋友,她一直覺得陳婉如從小冇有父親,十分可憐,因而對她比其他人都好。

可她萬萬冇想到,這個在她麵前向來柔弱可欺的小白兔,竟是她父親的私生女!如今她搶走了她的爸爸,搶走了他的未婚夫,馬上還要搶走她的家,卻仍要在她麵前裝作一副受了欺負的模樣。

“婉婉來了?快到爸爸這裡來。”

季成剛見到陳婉如立刻展露了笑顏,一副和藹可親的模樣。

“婉婉,以後你就是這裡的二小姐,你要是缺什麼要什麼,就跟爸爸說,爸爸之前虧欠了你們,往後都加倍給你們補上。”

“謝謝爸爸……”陳婉如乖巧地應道,然後眼神怯生生地落在周梨身上,“姐姐……”周梨幾乎要吐出來。

“收起你那副假惺惺的模樣,我可不是你的姐姐!”“周梨,你怎麼說話?婉婉有意親近你,你彆不知好歹!”季成剛罵道。

陳婉如抿著唇一副要哭了的樣子,“姐姐,你不喜歡我跟媽媽,我們平時不會在你麵前晃的,我們隻想跟爸爸親近一些……姐姐你的脖子是怎麼回事?過敏了嗎?你一定要注意身體,千萬不要因為我和媽媽的事情生氣……”她一提,所有人的目光都注意到了周梨身上的男士襯衫和脖子上的紅痕。

“周梨!你昨晚去乾什麼了?!”季成剛火冒三丈,拿起桌上的杯子就朝著周梨砸了過去。

周梨躲閃不及,被砸了個結結實實,她捂著頭,鮮血從額頭往下流。你那副假惺惺的模樣,我可不是你的姐姐!”“周梨,你怎麼說話?婉婉有意親近你,你彆不知好歹!”季成剛罵道。陳婉如抿著唇一副要哭了的樣子,“姐姐,你不喜歡我跟媽媽,我們平時不會在你麵前晃的,我們隻想跟爸爸親近一些……姐姐你的脖子是怎麼回事?過敏了嗎?你一定要注意身體,千萬不要因為我和媽媽的事情生氣……”她一提,所有人的目光都注意到了周梨身上的男士襯衫和脖子上的紅痕。“周梨!你昨晚去乾什麼了?!”季成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