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苿 作品

第一回 東山有巫 越王有情(3)

    

句“死生之地,切莫以私念誤我將士”,又是何等痛心,何等悔恨!蔚胄不禁淒然苦笑,恨自己又何嘗不是剛愎自用,自視太高!他自以為無論戰局到何等境地,憑他半生累讀戰策苦習兵法,定能力挽狂瀾,救大勢於將傾。然最終還是低估了敵情,誠如青鳶所言,“敵情有詭”,“勝算難估”。將門倒底是將門,兵家倒底是兵家!大將軍之名非他這等隻知朝堂上黨同伐異之輩可比。然大勢已去,悔之晚矣!嗚——呼——哀——哉!蔚胄頓足捶胸,悔之...-

蔚室,東越王族。

與南召風家,皇境伏白家,天子玉室,併爲大昱朝最古老的四大王族。

大昱立朝三百年,蔚族傳承逾三百年,其源遠流長甚者遠勝天家玉室。

可就是這樣一個百年王族,今夕熄矣!

蔚胄轉頭看向四周所剩無幾的殘兵敗卒,一個個血汙滿麵,殘肢斷骨。他們中許多人都是初入戰場,哪裡又經過這等鏖戰,慘烈之狀幾使其木然!

至此,再想青鳶那句“死生之地,切莫以私念誤我將士”,又是何等痛心,何等悔恨!

蔚胄不禁淒然苦笑,恨自己又何嘗不是剛愎自用,自視太高!

他自以為無論戰局到何等境地,憑他半生累讀戰策苦習兵法,定能力挽狂瀾,救大勢於將傾。

然最終還是低估了敵情,誠如青鳶所言,“敵情有詭”,“勝算難估”。

將門倒底是將門,兵家倒底是兵家!大將軍之名非他這等隻知朝堂上黨同伐異之輩可比。

然大勢已去,悔之晚矣!

嗚——呼——哀——哉!蔚胄頓足捶胸,悔之又悔,痛之又痛!

“將士們!”他忽而振臂高呼,聲色悲壯,“此間埋骨——可適意否?”

但有一口氣在的東越將士都為這呼聲一震,紛紛舉目來望。

蔚胄又呼,“山是我東越山,穀是我東越穀,此地埋我東越郎,兒郎英魂仍可護東越!”

將士們聞此言群情激昂,皆齊聲應喝——“此地埋我東越郎,兒郎英魂護東越!……”

蔚胄慘然大笑,笑聲中又仰頭吟唱起古老的東越民謠——

月出東山兮,皎皎濯我衣;

東山巍峨兮,捍我東越地……

將士們聞此歌謠皆左右呼之——

月出東山兮,朗朗照我懷;

東山峻拔兮,護我東越民。

眾將聲音由低到高,由悲到壯,漸次明朗,愈顯鏗鏘——

月出東山兮,皓皓映我裳;

我為東山兮,戍我東越國……

-,正無不歎服這位老將軍箭法不老,卻又眼睜睜看著那三支羽箭在白虎麵前戛然而止,停了一瞬,彷彿凍結空中,又轟然跌落,冇入雪地。另一邊,迅疾射出第一縱羽箭的將士也驚駭目睹——箭入夜空,如石冇大海,倏忽就冇了蹤影!東越將士無不駭然!獨蔚胄,驚駭之下竟生出一絲欣喜——此情此境宛如神蹟!當下境地非神蹟不能救我王也!隻是不知這神蹟,他是敵是友?白虎那龐大的身形愈見清晰,漸次趨近,使東越將士無不屏息凝神,驚駭於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