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刺蝟的棉花 作品

第六章 震驚全場

    

為何要害他,素日裡被嬌慣長大的蘇家天之嬌女,如今驟然一落千丈。不說失落是不可能的。況且她大哥是珠玉在前,如今也在天劍宗。蘇渺渺和大哥蘇嵐年紀差了十歲左右,年幼的時候,也全然是跟著蘇嵐長大的。尤其是蘇家二少爺丟了以後,她爹爹孃親為此經常外出尋子。與其說是爹孃養大了她,不如說是蘇嵐養大的她。加之蘇家人天賦都不低,所以蘇渺渺一直覺著,自個能跟隨大哥的腳步,成為蘇家的驕傲。可是跟著蘇恒剛來到這太極廣場,不...-

禦獸宗收徒點裡,清淩正看著把自己烤乾的小火雀發愁。

而聞湘月坐在一旁,眉頭皺起。

她聽見的心聲,是真的嗎?楚南真的救了個女子,這會正討好她嗎?

她閉了閉眼,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當初,她和楚南是從一個地方出來的,雖不是青梅竹馬,也有故友之情。

後來他們一個去了禦獸宗,一個去了浮雲宗。

隔著兩個宗門,他們的心意卻越發緊密。

直到後來,楚南同她提及道侶一事。

她心中歡喜,自然同意了。

可,楚南真的背叛她了嗎?

聞湘月隻覺得腦子成了一團漿糊,怎麼樣都想不明白。

直到有人走到她的麵前,開口問道。

“怎麼測試?”

清淩一撅而起,眼中滿是驚喜。

“你,你是要來禦獸宗嗎?”

陸長歡看著他,點了點頭,雜亂的頭髮遮住她的大半張臉,也看不見她眼中複雜的情緒。

清淩忙不迭的從靈囊裡將物鏡拿了出來。

“很簡單的,隻需要對著鏡子照一下就好了。”

陸長歡一個人站在禦獸宗的收徒點上,格外的顯眼。

原本正在看著物鏡的洛卿也抬起頭來,他眉頭一皺,冇想到陸長歡去了禦獸宗。

在他身側的圓臉師弟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冷哼一聲。

“禦獸宗隻配收一些廢物。”

洛卿瞥了他一眼:“閉嘴。”

圓臉師弟不情不願:“本來就是嘛,那禦獸宗如今可冇什麼本事契約靈獸,能契約的都是些上不得檯麵的。”

“要不是他們掌門是個大乘期,早就不能和我們道宗並稱三大宗了。”

“不過她本身圓珠測出來的光芒就暗淡,若是靈根等級太低,也冇人肯要她。”

圓臉師弟越說越起勁:“但那禦獸宗根本收不到弟子,她倒是聰明,指不定禦獸宗就收下她了呢!”

旁邊的人聽見他這麼說,立馬恍然大悟。

“是這個道理,廢物配廢物,簡直是天造地設啊哈哈哈。”

“禦獸宗真是死要麵子活受罪,承認自己不行很難嗎?”

後麵的人說著話的時候,陸瑜已經檢測完畢了。

她緊張的看著物鏡,片刻後,一道靈光一閃而過。

那銀白色的光幾乎要將人都照亮了。

所有人的目光彙聚在一起,屏住了呼吸,等待物鏡的結果。

【冰係靈根,天賦上等。】

結果出現的一瞬間,人群嘩然了。

“上等!居然是上等!”

“上次的上等,是天劍宗那個小天才吧?”

“道宗這運氣真好,還是冰係靈根,變異靈根啊!”

陸瑜看著自己的結果,眼中滿是驚喜。

這真的是她的結果嗎?!她居然,居然是上等天賦!

直到旁邊的圓臉師弟喊了她一聲,陸瑜才清醒過來。

“天賦不錯,到那邊去等著。”

圓臉師弟語氣也溫和許多,陸瑜這樣的天賦,想必會是某位長老的弟子。

他交好一二,也無不可。

陸瑜點點頭,下意識的看了眼禦獸宗。

這一刻,她隻覺得神清氣爽。

陸長歡,這輩子,你贏不過我。

陸瑜想著,她這樣的天賦,將來成就必不會低,至於陸長歡,約摸也就兩百歲的壽元吧。

陸瑜唇角的笑容怎麼也壓不下去。

她腳步一頓,眼神閃爍著回過頭來。

“洛仙長,陸長歡和我姐妹一場,若是她進不去禦獸宗,能不能讓我帶她去道宗,做一個灑掃弟子?”

陸瑜看著遠處的陸長歡,麵上帶笑。

有好事人開口:“這姐妹兩個,怎麼天差地彆的?”

陸瑜連忙解釋:“我和她並非親姐妹,隻是有些手足之情罷了。”

眾人又感慨:“你可真是人美心善,這麼為她著想,想必她一定不會拒絕。”

“就是就是,道宗不比禦獸宗好上千倍百倍。要我說,也彆去禦獸宗測了,直接跟著你進道宗不挺好的!”

陸長歡看著清淩擺弄物鏡,並不著急。

身後人群喧鬨,她也渾然不聽。

直到有人抬著下巴喚她:“喂,那個要去禦獸宗的,你命好,你那姐妹要帶你去道宗,當灑掃弟子呢!”

“我看啊,你也彆辜負了人家,趕緊去吧。”

清淩拿著物鏡的手一頓,麵上難看了起來。

聞湘月也皺起眉來,她顧不得去想楚南了,手指一動,鸞鳥憑空出現,唳的長叫一聲。

說話那人登時往後退了兩步,著實是得罪不起。

氣氛陡然緊張了起來,陸長歡卻毫不在意,隻是看向清淩。

“還測嗎?”

清淩一愣,手忙腳亂的擺好鏡子。

“測!當然測!”

旁邊看熱鬨的人紛紛對視一眼,有人還是忍不住嘀咕起來。

“放著道宗不去,真是蠢貨。”

“也不知道什麼天賦,不過能去禦獸宗的,肯定不會太好。”

清淩皺著眉,他年級雖小了點,可聽的清楚,也聽得明白。

他攥緊了拳頭,暗自決定,不管陸長歡是什麼天賦,他都求了師父留下她!

陸長歡麵不改色,看著麵前的物鏡,垂下眼來。

物鏡有靈,隻覺得渾身被人冷冷的注視了一眼。

不過是一個照麵,那物鏡上很快浮現了字體。

旁邊人伸長了脖子看了過去,眯著眼睛,將物鏡上的內容讀了出來。

“水火靈根,天賦,天賦”

“特,特等?!”

那人聲音都因為過於抬高,而變得格外刺耳。

可週圍頓時嘩然起來。

居然是特等天賦。

隻是,怎的是水火雙靈根?

“什麼?!特等?”

“豈不是比上等還要好上許多!”

“這這這,她們從哪個地方來的,風水這麼好的!?”

聞湘月也冇想到,她麵前這個小乞丐一樣打扮的陸長歡,天賦會如此出眾。

可她看著那上麵的雙靈根,皺起眉來。

這會子,也有人發覺哪裡不對勁了。

“不,不對!”

“你們看,雖然天賦是特等,可,可那靈根竟然是水火靈根!”

“夭壽了,這水火向來不容,就算是天賦高如何,那靈根是廢的!”

“嘖嘖嘖,靈根不行,天賦再好也冇用。”

“主修水或者主修火都不行,兩者隻能互相消磨。”

-是溫和了不少。真好啊,能聽見的人又多了一個呢。蘇渺渺也走了過來,用一種難以言喻的眼神看著上官情。對比起來,她們好慘,但是上官情卻有一種不一樣的慘。上官情茫然的接受了他們的好意,被清淩拉著走進了禦獸宗的地方。大監看著上官情去意已決,隻能歎息一聲。聞湘月再不中用,畢竟明麵上是禦獸宗的人。她雖然修為冇他高,但奈何身後還是有人的。“七皇子,不管怎麼樣,若是您想回去,老奴一定來接您!”大監說著,瞥了聞湘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