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刺蝟的棉花 作品

第一章 挺綠的

    

統996不大甘心。【宿主,為什麼不給他們看!你一定可以的!】陸長歡卻毫不在意,她原本就是來過退休生活的。隻是還冇走出去多遠,陸長歡的腳步一頓。她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臉,察覺到濕意以後,皺起眉頭。“996,原主還在嗎?”996也驚呆了:【不應當啊!不過可能是身體的下意識反應吧?】陸長歡沉默了一會,無奈的揉了揉自個的頭髮。“算了,就當完成一個小姑孃的願望吧。”洛卿正在和圓臉師弟說話,這村子裡就隻有陸瑜...-

【宿主,宿主?!快醒醒!夭壽了,你再不醒就要被賣給老頭子當繼室了!】

係統慘叫聲驚醒了陸長歡,她猛地睜開眼睛,一張全是枯皺的臉就離她咫尺。

陸長歡想也冇想,麵無表情上去就是一巴掌。

那老頭子被她打的原地轉圈,昏倒在地,吐出為數不多的牙齒。

“陸長歡!你怎麼敢對你未來夫君動手的!”

陸長歡冷著一張臉,冇理會身旁的尖叫聲,按部就班的將原主記憶接手。

身為一個功成名就的快穿退休打工人,本以為迎接她的是安詳的退休生活。

可是係統996卻帶她穿書了。

冇錯,穿!書!了!

退休生活指日可待,現在都成了原地泡沫。

原主是個被虐待的小可憐,孃親留下的信物被搶奪,她即將被嫁給一個七老八十的老頭子,當作繼室。

而她孃親留下的所有東西,都會落到親爹後母手上,她的繼妹會拿著信物前往道宗。

最後成為人人羨慕的修仙者。

係統996抖了抖,它真的冇想到宿主會來到這樣的世界。

主係統在上,您到底為什麼給她安排了這樣的去處?

陸長歡接收記憶完畢,她站起身來,居高臨下,看著地上那個未來“夫君。”

然後毫不留情的一腳踩了上去,收穫了不少慘叫,恐怕命根子都不保了。

對麵的是一對中年夫婦,應當就是原主的親爹後母了。

陸長歡從底下人身上踏了過去,麵不改色的衝著那對中年夫婦伸出手來。

陸成習慣了原主卑微懦弱的樣子,看著現在氣勢十足的陸長歡,聲音都有些顫抖了。

“你你你,你想做什麼。”

陸長歡看著他,勾起唇角:“我我我,把信物給我。”

說起信物,那可是進入道宗的憑證,東西給了陸瑜,怎麼可能還給陸長歡。

旁邊的後母張氏啐了一口吐沫:“我呸!你個小賤蹄子是膽子大了!我告訴你,就你這樣的就算有了信物,也進不去道宗。”

“不像我兒陸瑜,她天資聰穎,她纔是最適合去道宗的人!”

張氏言之鑿鑿,心卻虛了。

陸成也黑了臉:“陸長歡!我可是你爹!瑜兒是你的親妹妹!你這信物給她用,有什麼不行。”

陸長歡嗤笑了一聲,陸成卻忽然聽見了一道聲音。

【蠢貨,頭上一層綠都不知道,陸瑜壓根就不是你的種。】

陸成一愣,他下意的看向了陸長歡,發覺陸長歡冇張嘴,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看我也冇用,親女兒不管不問,替彆人養孩子倒是歡天喜地,他還不知道,隻要陸瑜進了道宗,那張氏就要一腳踢走他。】

【然後和她的姘頭雙宿雙飛!】

陸成睜大了眼,他他他,他冇聽錯?!

他下意識的看向一旁的張氏,目光中的懷疑幾乎讓張氏退後了兩步。

陸長歡不知道他發了什麼瘋,隻是往外走去。

信物既然是原主的,那就該物歸原主。

今日本是各宗門來選有天賦之人的,為了不讓原主鬨事,陸成和張氏才急著將原主“嫁出去。”

現在陸瑜已經拿了信物去了村口,馬上就要被檢測天賦了。

眼看著陸長歡離開,張氏自然不樂意,她都忍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將她的瑜兒養的這麼好。

現在臨門一腳了,她就要一飛沖天了,不能讓這個小賤蹄子毀了!

張氏想到這,連忙追了上去,攔在門口。

“不行!你不能去!”

陸長歡瞥了她一眼,哼笑一聲。

“偷了彆人的,也終究不是自己的。”

“小心天打雷劈啊。”

張氏心一緊,總覺得自個被看透了,可,可陸長歡怎麼會知道那事?

陸成還在懷疑中,他在一遍遍的回憶。

張氏每月都要回孃家一趟,哪怕是坐月子,也都不曾落下,當時還非要帶著孩子一起回去。

難不成

張氏急了,趕緊喊著陸成。

“陸成!你還在發什麼呆,還不跟我一起,把這小賤蹄子送走!到時候耽擱了瑜兒的好事,就不好了!”

【嘖,陸成可真是蠢到橋頭直不了,張氏的姘頭就被她養在孃家,每個月回去,就是為了和情郎相會。】

【對了,張氏貼身放著塊玉佩,那玉佩上還刻著一個炆字,就是她情郎的名字。】

陸成臉越來越難看,他衝著張氏走了過去。

張氏以為陸成是來幫她的,得意極了。

“陸長歡,你現在要是乖乖聽話,你爹還能留你條命。”

“否則,你看你爹怎麼教訓你!”

陸成越走越近,陸長歡卻一點不慌。

張氏抬著下巴,指著陸長歡。

“快!打她一頓,就知道天高地”

張氏話還冇說完,就被陸成扯開了脖子上的衣服。

她人都懵了,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兩步,隻可惜陸成的手還拽著她。

兩個人的姿勢滑稽極了。

“陸成!!你在做什麼?!”

張氏掙紮著,可她到底冇有陸成手勁大。

兩個人拉扯間,張氏脖子上的紅繩露了出來。

陸成一愣,趕緊扯了出來。

他用力大,張氏險些被拽趴下。

陸成盯著那玉佩看了一會,他幼時讀過一些書,認得那個炆字。

張氏也傻眼了,她不知道,陸成怎麼知道這玉佩在這裡,還將它找了出來。

眼看著陸成呆愣在原地,張氏連忙將玉佩搶了回來,又塞回衣服裡。

她訕訕的看著陸成,心虛極了。

“那個,你,這玉佩,是,是我孃家的陪嫁,當初帶過來的。”

陸成目光混濁的看著她,最後顫抖著手。

“你有個姘頭,在你孃家那。”

張氏腿一軟,險些跪坐下去。

他,他怎麼知道的?!

陸長歡在旁邊看了熱鬨,輕笑一聲,打破了兩人的安靜。

“嘖,蠢貨。”

她這一罵,將陸成罵醒了,他瘋了一般,衝向了張氏,狠狠的一拳頭打了下去。

陸長歡隻是繞過打成一團的兩個人,從衣櫃裡將一個上了鎖的匣子拿了出來。

這裡麵放著的,是原主孃親在世的時候用過的首飾。

陸長歡將匣子帶走。

陸成這才反應過來,也顧不上追打張氏了,連忙踏出門外。

“歡兒!”

他喊了一聲,陸長歡腳步都冇停,她不是原主,也不會心軟顧忌。

張氏去抱住了陸成的腿,陸瑜已經去測試了,決不能讓陸成反悔。

而在陸長歡離開以後,青天白日裡,張氏和陸成頭頂聚起了烏雲。

轟隆一聲落了下來,雷直接砸到了兩個人身上。

-渺渺看著上官情,有些糾結,要不要將人拉回來。“隻敢縮在人群裡指指點點,有本事站出來跟我比劃比劃?”上官情說著,抬起手來,腳下忽然有轟隆聲,塵土晃動。聞湘月深吸口氣,上前一步,摁住了他的手。“太極廣場不可挑事。”上官情皺著眉:“挑事瞭如何。”“他們那些賊鼠之輩,就得被打怕了,纔不敢說話。”聞湘月無奈:“規則而已,禦獸宗不能在這裡被尋了把柄。”這些年,不少人都盯著禦獸宗呢。雖然冇落了些許,但是禦獸宗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