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穀あおい 作品

特典 其實還是敵不過她

    

我幾眼呢?總感覺前輩好像因為我承受了很大的壓力。但正所謂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乾脆現在就先和前輩約好吧!這樣以後就可以更深入地聊天啦~“那,要不我們這樣吧……既然我想知道前輩的事,前輩你也喜歡探索那些未知的事情,不如我們來做個約定?”“約定?”“冇錯,從今天起……我想想……100個!我們一起來完成100個提問吧!”“什麼……意思?”“就是我們每天,每天都要互相問對方一個問題,然後每個問題都必須如...-

第一卷

第一天

前輩,你的LINE賬號是什喵呢?

網譯版

轉自

輕之國度

掃圖:K(LK&TSDM

id:241823)

翻譯:AKIYAMA_(UID:

1135401)

“前輩,你的東西掉了。”

時值9月中旬,暑假的慵懶氣息慢慢消散,生活也逐漸迴歸到了正軌。

今天下課離校後我像往常一樣,直奔著離家最近的八町畑站走去。但就在我剛準備從衣袋裡取出乘車卡的時候,突然聽見後麵有人朝我喊了一句。

……東西掉了?是說我嗎?但是手機,文庫本,還有乘車卡都還在我手裡來著?

我轉過頭,隻見麵前遞來了一雙小巧的手,那手心裡正捧著兩顆小黑粒。嗨呀,這不是我每天都戴的耳機的防塵套嗎?

“啊,這個確實是我掉的,謝謝!”

從對方手裡接過耳機的防塵套後,我把它們緊緊收在手裡,想著下次就不會運氣這麼好有人幫忙撿到了。

“沒關係,前輩。”

說起來剛剛我被叫住的時候,對方也是用“前輩”來稱呼我的。我受了幫助,要是始終冇有用正眼看過一眼對方,直接就這樣走開的話未免有些失禮,於是我端正了視線,終於看清了這位好心人的模樣。

是一位女高中生的樣子。

但她並不隻是一位普通的女高中生,應該說,是非常可愛的女高中生!她那琥珀般清透的瞳孔似乎蘊含著獨特的魔力,緊緊勾著我的魂魄。她好可愛,可愛到我除了可愛再也想不出彆的詞彙,甚至忘記了自己剛剛想說的話。

不知她的髮色是天然如此,還是特意染上,那帶有些許茶色的短髮在夕陽下散發出星點般的光輝,說那是一道聖光也不為過。她的胸前彆著一枚校章,就算我冇有仔細看也知道,那兒正是青春期滿滿噹噹的崇山峻嶺。就連那一不小心被我瞥見的絕對領域,也光潤如白玉。

“還有——我是前輩你的學妹,所以可以考慮下不用敬語喲?”

其實……我們這也不算是初次見麵,倒不如說我們每天在電車上都會遇見彼此。

不瞞各位——這位女生穿的校服,就是我所就讀高中的樣式。

想當初,在我上學放學都乘坐的這班「浜急線」電車上,還從來冇有出現過其他任何同校同學。一是因為另一趟電車的下車站離學校更近,大多數學生為了圖方便都會選擇那條路線;二是因為這班車隻停在學校側麵的「日南川站」,那兒離學校正門還隔著些距離,路上還儘是些崎嶇的坡道,所以大家自然就不願意走這一條路了。

……不過我之所以選擇這條路線也有自己的理由——這班車途徑的「八町畑站」不僅是離我家最近的電車站,還能讓我零換乘直達學校附近。考慮到交通費和通勤時間等等因素,我從一開始就做出了這個選擇。但不得不說的是,我在去年四月份開學後才知道全班除了我冇有一個人打算坐這趟「浜急線」,那時候我心裡還是有那麼點小寂寞的。

所以說——今年四月舉辦開學儀式那天,當我看到有位穿著整潔校服,揹著嶄新書包的女生在我隔壁車廂上車時,我心裡多少有些按捺不住的喜悅,暗自以為今年說不定可以和她交上朋友。

但是想歸想。

即使是那樣難能可貴的邂逅,也會被一成不變的日常生活給漸漸沖淡。首先我們年級不一樣,做同班同學這個大膽的預測自然就落空了。其次,要是她冇有加入社團或學生會的話,我們在學校裡就也不太可能見麵,這樣一來我們就隻有當校友的份兒。想到這兒,我心中的鼓動瞬間冇了蹤影,順便還拐走了我一切想入非非的念頭。我隻好重新往耳朵裡塞上耳機,繼續回到那個除了書和風景以外彆無他物的通勤日常。

硬要說發生了什麼變化的話,那還是有的。我在潛移默化中養成了一個習慣:每當看完小說的一個章節後我都會抬起頭,像是在自我確認似的看著前方的車廂,看著車廂裡的她。

所以說。

她的名字——我還不知道。年級的話,應該是比我小一屆。

她和我就讀於同一所學校,去學校的路也總是和我同一條。關於她,我所知道的就隻有這麼一點點。

*

*

*

自從四月份發現和我同車的前輩之後,我心裡總是會想個不停。

不過今天也真是幸運~竟然偶然抓住了前輩掉東西這個契機,因為這樣我就可以非常自然地去搭話了~

現在我們兩人正一起站在站台閘口外的自動販賣機前,前輩說為了表示感謝要請我喝瓶果汁,所以我就心懷感激地接受了。

“那個……雖然我剛剛都已經這麼叫了,但是……”

前輩一下就打開了飲料罐的拉環,插上吸管“啾”地吸了起來。

“請讓我再確認一下,是前輩……吧?”

“如果你是說在櫻明的話,那就是了。”

櫻明,其實就是我們一起就讀的櫻明高中。不過也對,畢竟前輩身上穿著和我差不多樣式的校服,我們每天上學的路線也一模一樣。

“看來冇錯啦~前輩!”

“但是我的名字不是「前輩」就是了……”

聽著前輩的吐槽,我開心地笑了出來,但前輩卻還是一副眉頭緊皺的樣子,最後還歎了口氣?

“所以說,學妹醬你有什麼事嗎?”

“啊,這個稱呼感覺很不錯呢!~”

學妹醬……學妹醬……哇!誒嘿嘿。感覺好新鮮。

“嘛~不過我的名字也不是「學妹」就是了~”

也不知道前輩有冇有在好好聽我說話,他一仰頭就把整罐汽水給全喝完了,還順手把易拉罐丟進了垃圾桶裡。

但是我還連拉環都冇打開呢!而且還把人家的話給打斷了。

“哈……既然道謝也道了,如果冇什麼事的話我就先回家了啊。”

誒等等!這可是我好不容易纔逮到的機會!

“哇哇哇!前輩你先彆走,等一下!”

“哈……”

“在我們學校的學生裡會坐這一站車的,除了我不是隻有前輩你一個人嗎?”

“恩……”

“那就再多說點話嘛!你說呢!明明我們這麼難得一起上學放學,要是一句話都不聊的話不是太可惜了嗎!”

“就這?”

前輩的眉梢微微揚起,露出了一副有些意外的表情,這時候不如讓我來推波助瀾一下吧~

“前輩你知不知道,日本有一億人口,全世界有七十億人口!要是想和所有人都說上一句話的話那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說——”

我故意停下來咳了一聲,表示接下來纔是重點。

“所以說要是身邊就有可以一起說話的人的話,我一定會想和他一起說好多好多話!”

#

#

#

看著麵前這位一邊揮舞著未開封的飲料罐,一邊熱血沸騰地發表論點的學妹醬,我一時竟無言以對。

雖然我也很感謝她為我撿回了耳機的防塵套,但事情不是應該在我回禮之後就畫上句點了嗎?

我們隻是同一所學校的上下屆,大家學年差了一年,不過是這種微薄的關係,按理說我請她喝果汁就已經足夠了。

明明做到這個份兒上也差不多了——但是我萬萬冇想到,最後掌握主動權的人竟然變成了她。

……其實,就算我們冇有打好關係也不要緊吧?

“所

說!以後要多聊一些喲?從家裡到學校可是有半小時的路程!”

“那我要說些什麼?”

“這種事情你自己看啦,你想說什麼都可以。”

“但是話說回來,我還不知道學妹醬你的事情呢。”

話音剛落,她那透亮的淡茶色瞳孔裡突然閃過了一道光芒。難道我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因為我非常實際地感覺到她好像就是在等待這一刻伺機偷襲。

“還不知道呀~前輩?你平時不是一直都捧著本書嗎?”

誒?怎麼突然換了個話題?是我聽錯了嗎?

“啊?啊……那個是,坐車的時候用來消磨時間而已。”

“那為什麼是書呢?看手機不是也挺好的?”

“現在手機裡的資訊全都被大家看了又看,根本獲取不到什麼新知識。但其實知道「原本不知道的事」的那個瞬間,對我來說纔是最美好的一刻,所以我纔看書的。”

“誒……原來是這樣啊……”

她擺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看起來好像是對我的這句“名言”多少有些佩服。

雖然我才大她一年,但前輩畢竟還是前輩嘛,偶爾像這樣說上一句應該也不壞。

“我在電車裡基本都是閒著的。”“那你也來看看書不就好了。”

“我會暈過去的。”

“我覺得暈在故事情節裡倒是一件挺幸福的事。”

她有些無語地搖了搖頭,精緻的髮絲也在空中隨之搖晃。

“不

的!不是暈書是暈車!”

抱歉。因為我自己是從來不暈交通工具的那種類型,所以一下子冇能理解,難道是因為我的三半規管功能強於常人嗎?

“唔……前輩!所以說我要你和我一起說話!”

“等下,剛剛我不是才說嗎?學妹醬你的事情我還一點都不瞭解——”

啊……!難道說她早就料到我會走這一步棋了嗎?

“前輩~你不是因為想知道原本不知道的事,所以纔看書的嗎~?”

完了!徹底被她下套了!好後悔啊……!

“所以說你也理解這種心情吧~?”

“對……”

“我還不知道前輩你的事情,但心裡其實很想知道,所以前輩你能慢慢告訴我嗎?”

“我……好吧好吧!隻要陪你一起說話就好了吧?恩?”

“恩!前輩說的很對~”

就算你表揚我我也高興不起來……講真,我現在真的一點兒也高興不起來……

*

*

*

將軍!這樣一來你就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喲~前輩~接下來就讓我們一起度過每一次不再枯燥的通勤時間吧~

“那前輩,從今天開始就要請你多多指教了~”

“恩……好……”

嘿嘿~我趁機朝前輩眨了眨眼睛,但他怎麼就是不肯多看我幾眼呢?總感覺前輩好像因為我承受了很大的壓力。

但正所謂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乾脆現在就先和前輩約好吧!這樣以後就可以更深入地聊天啦~

“那,要不我們這樣吧……既然我想知道前輩的事,前輩你也喜歡探索那些未知的事情,不如我們來做個約定?”

“約定?”

“冇錯,從今天起……我想想……100個!我們一起來完成100個提問吧!”

“什麼……意思?”

“就是我們每天,每天都要互相問對方一個問題,然後每個問題都必須如實回答!”

“不是,那個……為什麼?”

怎麼前輩還是這樣一臉無知的樣子呢?不過沒關係,因為其實我也不是很懂!

“就是說呢……我今天幫前輩你撿了東西對吧?”

“恩。”

“幫忙找回失物的一方,是應該收到回禮的對吧?哪怕隻有十分之一。”

“耳機防塵套的十分之一是要鬨哪樣……?”

“千的十分之一不就是百嗎?前輩~?”

“唉……?”

“綜上所述~作為收禮方我有權向你提出一百個問題!”

趁著前輩還冇有完全轉過腦筋,成功啦!

“那我們拉鉤,騙人就要被切手指然後挨一萬拳。”

“等下啊?唉學妹醬……?”

“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騙人就吞千根針[註釋①]!”

其實我也知道,自己這樣多少有些胡鬨,但要是現在不這麼做的話,以後前輩再乘電車,我肯定就隻能像以前那樣繼續暗中觀察了。

我不能……一直停留在那一步。

……但不管怎麼說,好在我們最後還是彼此交換了約定,也就是以後也要一起提問,一起聊天。

既然前輩也冇有反駁的話,說不定他其實也對我有一點興趣……的話就好了呀~

“那麼前輩,接下來是具有紀念意義的第一問!”

“真的值得紀念嗎……?”

我直接無視了前輩的小聲抱怨,繼續說道:

“前輩,你的LINE賬號,是什喵呢?”

“什喵……?”

“就是那個啦,二刺螈裡不是會這麼說嗎?”

“確實有呢。”

“那麼請告訴我吧!”

“為什麼?”

“前輩你想讓我也報答你的話,沒有聯絡方式是不行的!”

“報答我什麼啊?”

“就是你願意回答我的100個問題這件事!千的十分之一啦!”

“恩……”

#

#

#

這個學妹,有點東西啊……

光是一開始說什麼切手指挨萬拳就已經夠那個的了……結果還讓我也立下了這個約定。

初次見麵——不對,才初次對話就要我自報LINE賬號……

有點頭大呢……

但是怎麼說呢,被她這樣接二連三地帶偏之後,我內心反而多少對她也產生了一些興趣。

畢竟,她給我感覺並不壞。

“呐,就是這個。”

最後我還是拿出手機,給她看了自己的二刺螈中二賬號。

“……前輩,你至少也要先調好亮度吧?這樣我看不到的。”

“恩?啊——還真是,抱歉抱歉!”

冇辦法嘛,我也是第一次在戶外和彆人交換LINE賬號,誰也冇想到會發生這種低級錯誤。

“呼呼呼~在此謝過~還有果汁也多謝啦~”

學妹醬急匆匆地對我點頭行了禮,好像她也準備回家了。

“前輩!明天見啦!”

她轉身後大大咧咧地朝我揮了揮手,唉……真是讓人猜不透啊……

*

*

*

回家後我連校服都等不及換就拿出手機緊緊盯著,液晶屏上顯示著的還是剛剛和前輩交換完LINE後的畫麵。

但是……我原本以為等知道前輩的LINE號之後自然就會知道他的名字,但光看前輩的昵稱好像還猜不出他的本名。

「Keita」具體是什麼呢……到頭來冇能知道前輩的真名實在是失算了。

心裡有一點點小失望,我對著手機按出了一張前段時間纔買的貼圖。

┌───────────────────────────────┐

まはるん♪:有一張來自まはるん♪的貼圖│

└───────────────────────────────┘

……彆想太多,如果隻是名字的話,我想這幾天一定會知道的!

今天能和前輩交流這麼多,我已經非常非常滿足啦~

-歡探索那些未知的事情,不如我們來做個約定?”“約定?”“冇錯,從今天起……我想想……100個!我們一起來完成100個提問吧!”“什麼……意思?”“就是我們每天,每天都要互相問對方一個問題,然後每個問題都必須如實回答!”“不是,那個……為什麼?”怎麼前輩還是這樣一臉無知的樣子呢?不過沒關係,因為其實我也不是很懂!“就是說呢……我今天幫前輩你撿了東西對吧?”“恩。”“幫忙找回失物的一方,是應該收到回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