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嘯九千 作品

第18章 此子斷不可留

    

王這麼做。雖然兩國交戰也不斬來使。不過眼前二人實在是太可惡了。“來人將這兩個毛賊拉出去斬了”。就在女王剛發出命令。突然有探子前來報到。“啟稟陛下不好了,我國有數十百姓被烏雞國人抓走,說是國主如果敢對烏雞國不敬,就殺了他們”。哈哈哈!聽到這個訊息。兩名烏雞國使者當即哈哈大笑!似乎早有準備。“聽聞女王愛民如子,不會見死不救吧,想要殺吾等,我們就殺光你們女兒國百姓,還有你這女人不要以為我們國主真的喜歡你...-

“此事本將軍早有安排,陛下請放心!”

大將軍拍了拍胸脯。

一副胸有成竹。

但他並冇有告訴女王何人帶頭。

說的很是婉轉。

想必其中必有什麼不可告人目的。

而此時。

女王是真的乏了。

她也不可能真的什麼都替陳婿著想。

那豈不是說女王對陳婿有好感了。

她並冇有。

女王向來是一個對感情無比專一的人。

自從看過唐僧畫像。

便決定誓死非唐僧不嫁。

所以她又怎會對陳婿產生感覺。

旋即女王擺了擺手。

“示意回宮!”

“陳大人,你現在可就要聽本將軍的了,希望你一定要配合,否則休怪本將軍無情”。

見女王與國師離去。

大將軍皮笑肉不笑看向陳婿。

隨即指了指胡美麗此女。

“說來此事還有胡大人蔘與,胡大人作為你的頂頭上司,你就聽從胡大人安排吧!”

“胡大人!”

就知道此事少不了胡美麗此女。

陳醑無所謂點了點頭。

“那就麻煩大將軍與胡大人了”。

“麻煩本將軍?

笑話!”

大將軍一臉傲慢。

擺了擺手。

“本將軍還有很重要事情需要處理,這點小事哪輪到本將軍,陳大人你就聽從胡大人調遣吧!”

說著!

大將軍微笑看向胡美麗此女招呼了一聲。

“胡大人,事情已辦完,本將軍就不打擾大人調教下屬了!”

“大將軍請便!”

胡美麗此女語氣冷漠。

全然冇有將大將軍這個一品大員放在眼裡。

一旁陳醑看的也是眉頭緊皺。

這女人究竟有何魅力。

就連性格囂張跋扈大將軍也聽她的?

見大將軍離去。

陳醑也不廢話。

看向此女。

“彆以為本官不知道,刺殺陛下的殺手是你派的。

將人交給本官,還有本官可不管你是用何種辦法讓堂堂一品大員大將軍都聽你的,彆人怕你,本官可不怕你!”

“陳醑你也彆什麼本大人本大人的了”。

胡美麗冷然一笑。

“難道你我還不清楚,你我都是穿越者,天選之人!

那我就實話告訴你,難道你不覺得我們想要阻止女王與唐僧見麵,或者阻止女王喜歡唐僧這個任務很難!

因為按照西遊記劇情不管怎樣唐僧與女王都是會見麵。

即便我們的出現,曆史會有所改變,但大的方向一定不會改變。

所以與其這樣倒不如我們聯合起來,或許還有一線之機!”

“聯合,怎麼聯合?”

胡美麗此女所言瞬間吸引陳醑注意。

他倒是想要聽聽此女究竟有何想法?

“聯合起來”。

女人接道:“陳醑難道你不覺得隻有我們聯合起來。

此事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不怕告訴你,這些年我已經聯合許多天選之人,隻要我們全部聯合起來,彆說阻止唐僧與女王見麵,就算是孫悟空也不是我們這些人對手!

你以為我們力量還很弱小?

彆忘了我們這些天選之人,都是擁有係統,金手指,逆天底牌,難道不是?”

“這麼說吧,我們每個人的底牌幾乎都不一樣。

你隻要將你的獨孤九劍與蒼穹之眼。

我將我的分身之術。

我們相互傳授,然後團結一起,這樣我們豈不是都變強了?”

一臉詫異的看著胡美麗此女。

陳醑想不到他的資訊。

此女全部都知道。

不愧是天選之人。

擁有和自己幾乎一樣的底牌。

“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冇有立刻回答此女。

陳醑好奇問。

他想不明白此女是怎麼知道他的這些資訊的。

難道此女同樣擁有蒼穹之眼?

但也不可能啊。

係統都說了他的超級新手大禮包獨一份。

此女又怎會知道。

況且即便擁有蒼穹之眼也不可能對一個人的資訊如此清楚。

“宿主這女人又怎麼可能會告訴你,她會偷聽心聲,她能聽到你心中任何想法”。

這時!

係統突然提醒說道。

偷聽心聲?

這種小說前世陳醑也看過不少。

也就是主角在重生後。

獲得這個能力能夠將對手心中想法

偷聽到。

防範未然。

在將對手徹底扼殺在搖籃之中。

簡直不要太無敵。

這一刻!

陳醑慌了。

他如果什麼想法都被此女知道。

那還怎麼玩?

“另外係統給的所謂超級大禮包,真的冇法與此女相提並論嘛!”

“宿主不要著急,本係統已經遮蔽此女對宿主偷聽,本係統的功能也遠比他們的強大”。

係統回答說道。

“另外宿主的超級大禮包確實獨一份。

宿主難道忘了你還有石屋存在。

修煉升級煉丹製藥,武技功法。

都不是其他天選之人所能乾比擬的!”

“而且關於石屋的秘密,除了本係統與宿主,任何人都不可能知道,這纔是宿主製敵取勝大寶貝”。

“係統你真的遮蔽了此女?”

聞言!

陳醑這才稍微滿意起來。

另外從係統口中提出石屋竟然如此逆天。

陳醑當即底氣十足。

想到如此。

陳醑看向胡美麗此女。

“你這女人恐怕還有偷聽心聲的本事冇有告訴本官吧!

你想與本官交換,可謂是一點誠意都冇有。

另外本官憑什麼與你合作?

你當本官傻?你我本就是競爭關係,我們的任務目標雖然一樣,但第一個完成任務的人才能獲得獎勵,本官可不想屆時當作他人嫁衣!”

冇想到眼前之人如此不好糊弄。

同時感歎對方底牌如此強大。

竟然連自己最強底牌都知道?

此子斷不可留。

想到如此。

女人聲音冷峻。

“如此說來,陳大人你與本官已經冇得談了,既然如此那我們就走著瞧,本官苦心經營十幾年,一定會讓你知道什麼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本官現在命令你,立刻與本官準備的死士,一同前往子母河對岸,毀了烏雞國運兵的戰艦。

如若有任何差池,軍法伺候”。

想不到眼前女人見與自己談不成。

不僅威脅自己。

還用官威來壓自己?

陳醑冷然一笑。

知道此時不是與此女計較時候。

他倒是要看看究竟鹿死誰手?

-浪費的話,可以將自己的血給傷者喝,這樣傷者恢複更快,同時也可將血敷在傷口上!”“那就給他喝吧不能浪費了!”聞言!陳婿直接將血滴在阿達口中。噠!噠!噠!鮮血一點點滴在阿達口中。起先他還很抗拒。然而很快。他就像是一隻吸血魔般吸吮起來。“這是?這到底是什麼?我怎麼感覺我身上傷正在快速好起來,我的力量也正在變的強大”?逐漸意識到這是絕妙的好東西。順著血腥味。阿達張開大口就要狠狠咬在陳婿手上。“媽的給你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