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興禹 作品

第二百七十章 奇跡

    

安吼道。“老大!您不是被抓走了嗎?怎麽回來了?二哥和其他的幾位領袖都已經去三口組那裏了。”站在大門外麵的保安看清楚來人後趕緊走上前說道。“哦……我……我剛被放過來,老二他們在後麵了,快把門打開,我要進去休息了!”直川不知道怎麽回答,想了想編了個理由。“是老大,這幾位是……?”保安看見李天幾人陌生的麵孔就問道。“我的事情什麽時候輪到你們管了?混蛋!”直川狠狠的扇了對方一個嘴巴子說道。“是!”保安一哈...-

一秒記住【棉花糖小說網.mianhuatang.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路上三個女人在後麵聊的很開心,李天和許國棟兩個男人在前麵也聊了一些關於公司的事情,有時候在與後麵坐著的女人差上兩句,五個人高高興興的回到了家。

當到達許洋家的時候,這次李天完全響應了許洋的要求,直接把對方抱在了懷裏就走進了別墅。

“在醫院裏麵都快要悶出病了,還是家的感覺好呀!”被李天抱在沙發上坐下的許洋身子向後一靠舒服的說道。

“那當然了,哪裏都比不上家。”李天坐下來笑著說道。

“來,喝點水吧,今天真熱!”許洋的媽媽笑著端來幾杯水。

“我要回房間換件衣服,這衣服上麵有消毒水的味道,難受!”許洋聞了聞衣服上的味道微微的皺著眉頭說道,然後目光看向了李天。

“別說了,我知道了!”李天看見許洋的目光後說道,然後一把抱起許洋向樓上走去。

把許洋放在床上,許洋站了起來,左腳一蹦一蹦的來到的衣櫃處,打開衣櫃在裏麵找著衣服。

“你還在這裏乾什麽?出去呀,我要換衣服了!”許洋把衣服放在床上後看著還站在屋子裏麵的李天說道。

“嗬嗬,你方便嗎?不方便的話,我來幫你穿!”李天雙手放在胸前握著,笑眯眯的看著對方說道。

“不用,我的手還是好好的,快出去。色狼!”許洋看著李天說道,她哪裏能不知道李天地意思?一蹦一蹦的把李天向屋子外麵推。

“好了,好了,你快穿吧。我出去!”李天看著許洋說道,然後下了樓。

“冬李,今天謝謝你了。”許洋的媽媽笑看著李天說道。

“伯母,和我說這些您就太見外了!”李天笑著說道。

“是呀,是呀,太見外了!”許洋的媽媽聽見李天地話後笑著說道,“中午就別走了,留下來吃飯,你想吃什麽?”

“嗬嗬,隻要是伯母做的我都喜歡吃!”李天笑著說道。

“嗬嗬。你可真會說話。好,今天我就做幾個拿手的好菜!”許洋的媽媽笑著說道,然後向廚房裏麵走去。王夢也跟著走了進去幫忙。

不一會兒,就看見許洋一隻腳從樓上蹦蹦跳跳的走下了樓,然後身子向後一倒,坐在了沙發上。

“啊,真舒服!”許洋坐下來一副享受的樣子說道。

“在醫院裏麵也冇有讓你乾活呀!”許國棟看著許洋說道。

“感覺不一樣嘛!”許洋笑著說道。

“對了。小李呀,聽說這些天工程已經到了最後的階段,如果太忙的話。就不用來給洋洋按摩了,我請人來好了!”許國棟看著李天說道。

“不用了,還是我來吧。一來我的手法和那些普通的按摩師不一樣,二來我想許洋也不會習慣別人為她按摩地,是吧?”李天聽見許國棟的話後看著許洋笑著說道。

“如果你真的很忙就不用來了……你現在這麽忙,看看你,每天都來照顧我,我都過意不去了!”許洋拉著李天地胳臂有點愧疚的說道。

“那有什麽了,再忙也不能不管你呀。當初我可是發過誓的,不管多長時間,一定要把你的腳治好。”李天認真的說道。

“洋洋呀,你看看小李對你多好,以後你可再不能對他耍小性子欺負小李了,要不然我可不會饒了你!”許國棟聽見李天地話後十分的感動,看著一邊的女兒說道。

“爸,我知道了,這還用你說!”許洋摟著李天地胳臂笑著說道,然後把頭枕在李天的肩膀上,一副很幸福的樣子。

……

許洋從醫院搬回了家,雖然距離變遠了一點兒,但是李天總是風雨不誤的一到中午就來到許洋的家為許洋按摩。按摩後匆匆的和許洋的家人吃完飯後就上班去了。由於許洋一直是周敏和嚴鳳為李天選訂的合法妻子的候選人,所以兩人也很支援李天,特別當知道許洋答應李天隻要腳好就嫁給李天後,更是對李天支援不已。有時候週末休息,李天還會帶著許洋來到嚴鳳這裏,三個女人在一起聚一聚,聊著天。看見三女親密地樣子,李天的心理也很高興,現在除了想讓許洋的腳趕快好之外,再也冇有其他的煩心事了,其實現在的生活也不錯。

李天每天的勞累度還是很大的,經常一早就走,一忙就是一天,而且中午還要抽出時間來為許洋按摩,有的時候一些檔案都要拿到家裏處理,很晚纔會睡覺。雖然李天的身體很好,但是總是這樣下去,鐵人也會受不了的。

這不是嗎,連續一個多月晚上睡的太晚,李天終於堅持不住了,在為許洋按摩的時候,按著按著自己竟然倒在了床上睡著了。

剛開始的時候把許洋嚇了一跳,還以為李天是出了什麽事了呢,當聽見李天均勻的鼾聲時,臉上的表情才從擔心變成了笑容。

其實許洋每天看見李天疲憊的樣子都很心疼,都勸了李天一個多月了,中午不用來為她按摩了,趁著中午休息的時間好好的睡一覺,但是李天就好象冇有聽見一樣,第二天接著來。

按摩已經進行了三個多月了,雖然現在每次按的時候都能夠感覺到腳腕處有點熱熱的感覺,但是許洋已經試過很多次了,還是走不了路,她已經對這隻腳不抱有希望了。

看著趴在床上睡著的李天,許洋的臉上露出溫柔的笑容,輕輕地挪了挪身子,然後把李天的頭放在她自己的腿上。讓他

他睡的更舒服一些。兩隻手輕輕地為李天整理了一下額頭前麵的頭髮,然後靜靜的看著李天熟睡的麵容,竟然看出了神。

自己與李天相處已經一年了,對於李天。她真的很感動,她真的希望自己的腳快點好,然後和李天一同工作,回到以前的那段日子,不對,是比以前更幸福的日子。但是她已經對這樣的日子不抱有希望了。但她依然感到她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地女人,為什麽?因為李天在車禍最關鍵的時刻能捨身抱住她,讓所有的碎玻理都刺在他地後背上。因為李天能風雨無阻的在三個多月裏,每天中午都會拿出一個小時為自己按摩,為的就是那微乎其微的恢複機會。對於李天。許洋她真的不會再有什麽要求了,隻希望能快快樂樂地度過剩下的日子。

李天輕輕的翻了個身,睡夢中調整了一下姿勢繼續睡著。原本彎曲地腿伸了開來,搭在了床的外麵。看見李天猶如嬰兒般熟睡的祥和麪容,許洋忍不住低下頭,輕輕的在李天的臉蛋上吻了一下。然後拿起身後的枕頭墊在李天的頭下麵,她知道李天的腿耷拉在床外。這樣的姿勢非常地不舒服,所以走下床,挪了挪李天的身子。讓對方整個人都躺在床上,這樣會使對方睡的更舒服。

突然感到腳下有點涼,低下頭一看,一隻腳冇有穿襪子,難怪踩在地板上會有點涼。

等等,一隻腳冇有穿襪子?許洋再次低下了頭,那隻冇有穿襪子的腳竟然是李天為她按摩的那隻右腳,而剛纔自己下床的時候是用兩隻腳走路的,而且還能感覺到地板上麵的溫度。

許洋一嚇子驚呆了。這……這不就是說明自己的腳有感應了嗎?許洋想確認一下自己能否走路,但是右腳隻能感覺到地板上麵的溫度,卻怎麽也邁不開。她心理也知道,一定是長期冇有走路,又加上心理著急,所以一時間不知道怎麽走路了。

許洋邁出左腳,強行的拖動著右腳。

“砰!”右腳一軟倒在了床上。

“恩?”李天被聲音驚醒,打了個哈欠直起身子,自己怎麽睡著了呢?揉了揉乾澀的眼睛,卻看見許洋倒在了地上,一隻手扶著床邊。

“你怎麽了?”李天趕緊站了起來想去把對方扶起來,但是卻被許洋製止了。

“不要過來!”許洋製止了李天衝上前的趨勢,然後用胳臂支撐著身子站了起來,右腳落在地上。站穩後,再次強行的拖動著右腳,這次雖然身體失去了青衡,但是卻冇有倒下,雙手張開彎著身子儘量保持著平衡,這也算邁出了一步。

看見此番情景,李天頓時也被驚呆了,突然欣喜起來,能邁出一步了,那麽就是說能走路。

邁出了一步,雖然不穩,但是許洋也非常的興奮,回頭高興的看著李天。

“阿天,我……我的腳有……有感覺了!”許洋興奮的看著李天說道,臉上還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恩,我看見了!”李天高興的看著對方說道,然後走到床的另一邊,伸出雙手對許洋說道,“走過來,走過來試試!”

“恩!”聽見李天的話,許洋點了點頭,然後扶著床邁出左腳,然後以它為支撐點邁出右腳,雖然走路還是不穩,還是一瘸一拐的,但是至少已經能挪動步子了。慢慢的已經走到了李天的麵前,看見此番情景,李天直感覺自己的鼻子一下子酸楚了許多,眼睛瞬間就紅了起來,一把張開雙手緊緊的抱住了對方。

“你的腳好了,你能走路了!”李天高興的竟然有一種要哭的衝動,自己這幾個月的辛苦終於有了回報,而且還是近乎奇跡性的回報,這怎麽能不讓李天感動呢?

也許真的是上天被李天所感動,也可以說,愛的力量是偉大的,她可以去戰勝十切。

-個美麗的誤會。花開花謝,緣起緣落。而對於我,過去的就算過去了。珍惜眼前的人纔是自己現在最重要的事情。也許我現在對你還有愛,但是,我現在隻會把那份愛藏在心靈的深處。如果這份愛真的是上天開的一個玩笑,那麽,它就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慢慢地被淡忘。李天望向東方初升的太陽。昨天晚上的陰暗已經安全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對未來的希望。“一個人受到感情的傷害,原本是可以慢慢淡忘的,但如果心裏一直念念不忘。就會使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