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陵川 作品

《完整文字閱讀冇事吧!貴妃不愛了,陛下開始慌了》 第2章

    

跌坐在地,一瞬間淚珠漣漣。“陛下。”陸陵川身體某處的火一瞬間褪去,他清冷疏離,不帶任何感情,質問道。“珠兒,怎麼是你?”“是貴妃娘娘派人傳話,說陛下龍體抱恙。”她捂著心口,嗚嗚咽咽的哭著,“所以妾急急忙忙就趕過來,不成想,卻衝撞了陛下。”打發走了白婉珠,陸陵川擰著眉心,在寢宮裡來回踱步,深邃的長眼睛裡佈滿了陰鬱。聽到內寢的動靜,偏殿裡的汪大福全身戰栗,幾乎要軟倒在地上。怎麼來的是這位主子呀?“汪大...完整文字閱讀冇事吧!

貴妃不愛了,陛下開始慌了男女主角(沈窈陸陵川)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譜寫怎樣的悲歌,又將是怎樣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將是怎樣虐曲,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

全文章節描寫細膩,作者聽雪齋公子文筆功底深厚,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

...《完整文字閱讀冇事吧!

貴妃不愛了,陛下開始慌了》第2章免費試讀簾外的身影綽約華貴,今兒倒是不喬裝打扮了。

陸陵川勾起唇角,心頭的煩躁漸漸消散。

他貴為天子,願意縱容自己的女人張狂些。

“不必多禮了,到朕身邊來吧。

你可讓為夫好等。”

陸陵川背身站著。

須臾間,蓮步緩緩,一雙白嫩如藕的玉臂就纏上了他。

“陛下!”

美人柔媚的喚著陸陵川,撲鼻而來的玫瑰香四下氤氳,他一瞬間臉都黑了。

沈窈的香味很清淡,四下無人時,她可從來不講究那麼多的尊卑有彆,總和初見那時一樣,喚著他,“陵川哥哥。”

大力掰開腰上纏繞的女人,陸陵川轉過身,不分青紅皂白,一記窩心腳踹過去。

白婉珠跌坐在地,一瞬間淚珠漣漣。

“陛下。”

陸陵川身體某處的火一瞬間褪去,他清冷疏離,不帶任何感情,質問道。

“珠兒,怎麼是你?”

“是貴妃娘娘派人傳話,說陛下龍體抱恙。”

她捂著心口,嗚嗚咽咽的哭著,“所以妾急急忙忙就趕過來,不成想,卻衝撞了陛下。”

打發走了白婉珠,陸陵川擰著眉心,在寢宮裡來回踱步,深邃的長眼睛裡佈滿了陰鬱。

聽到內寢的動靜,偏殿裡的汪大福全身戰栗,幾乎要軟倒在地上。

怎麼來的是這位主子呀?

“汪大福,你說,貴妃這是何意呀?”

陸陵川一開口,看似聲音平靜,但充滿了無形的壓迫感。

“咚。”

汪大福被帝王威儀嚇得腿一軟,他的胖腦袋重重在織錦紅毯上磕了個頭。

憑著沈貴妃以往的行事,他大膽直言,“陛下,貴妃娘娘今日這招,實乃欲拒還迎,欲擒故縱,高!

實在是高呀!”

汪大福的話讓年輕的帝王眉頭舒展。

沈窈的避而不見,他的思而不得,原來隻是這小妖精爭寵的新玩法。

“朕姑且信你這狗奴才一次。

即刻將昨日南海郡獻上的白玉珊瑚枝給紫宸宮送去。”

陸陵川揉了揉眉心,案牘上奏章堆疊如山,還在等著他。

大福領著兩個小太監,將白玉珊瑚樹,吭哧吭哧的從庫房一路搬到了紫宸宮。

沈窈喝了消食茶,小憩了半個時辰,醒來時,就看到了皇帝的賞賜。

她並冇有太多高興,小臉上浮現出幾乎看不見的一抹冷笑。

心底暗暗腹誹這狗皇帝的好大手筆!

她剛把白婉珠送上龍床,陸陵川就馬上遣人送賞賜來,看來這是要讓她繼續給他送美人了。

一想到陸陵川情事濃時的不知饕足,沈窈俏臉緋紅,那一個白婉珠怎麼伺候得過來,正巧闔宮還有那麼多姐妹,誰都想沐浴天恩,得帝王青睞。

總不能旱的旱死,澇的澇死吧。

得,那她就成全這狗皇帝。

既為了紫宸宮的榮華安穩,也不用勞動自己夜夜腰痠腿軟了。

對陸陵川這狗皇帝,沈窈如今莫說侍寢,她可是一眼都懶得看。

陸陵川忙完手頭事務,頓感輕鬆。

也不坐肩輿,輕裝從簡,從勤政殿慢慢踱步過來看望沈窈。

紫宸宮內,遙遙傳出一片嬌聲笑語。

陸陵川郎朗一笑,不想打擾了沈窈興致,揮揮手不讓宮人通傳。

“陛下飲食上喜愛清淡,膳後須用峨眉清茶漱口。”

“陛下冬日的禦書房裡,定要用一枝梅花應景。

折梅花時,不能用綠梅,臘梅,隻能取枝乾遒勁的老樹紅梅。”

“陛下白日熏龍涎香。

夜裡侍寢時用合歡香,獨寢時熏鬆柏香。

其他的香料,陛下聞多了頭疼。”

沈窈將陸陵川的喜好習慣如數家珍般一一道來。

嬌脆活潑的聲音,落入陸陵川耳朵,他眉心舒展,眼尾上挑。

“陛下,您平日裡可冇白疼愛貴妃娘娘呀。

她這心坎上全心全意可隻有您一人呀。”

汪大福諂媚的趕緊送上一個龍屁。

誇沈貴妃,不就是在誇陛下嗎?

隻要伺候得陛下高興,那前朝後宮還能少了巴結他這禦前總管的人嗎?

他顛顛兒跟著陸陵川踏入紫宸殿中。

紫宸殿裡,今兒不知道吹的什麼風。

除了白婕妤以外,鄭才人,劉美人,傅昭儀,林美人,後宮中的妃嬪幾乎都到齊了。

香幾上擺滿了各色精巧的點心果子,一眾花團錦簇的美人兒都虔誠的圍著沈窈,豎起耳朵聆聽。

那出身翰林之家,歲數最小的林美人,此時捧著在紫宸宮就地討來的紙筆,一行行記錄得正歡。

後宮嬪妃早就對天縱英才,豐神俊朗的皇帝傾慕已久,奈何以往都被貴妃一人霸著吃獨食。

今日難得和皇帝距離這樣近,此時行禮的妃嬪們,一雙雙妙目望向皇帝,或嬌羞不勝,或**直白,都在眼神或者扭捏身姿裡表達了對陸陵川的愛慕與相思。

沈窈隱在嬪妃之中,也盈盈下跪,起身。

“貴妃在做什麼!”

陸陵川目光牢牢鎖著人群裡的沈窈,就算藏在各色鮮豔的美人中,沈窈柔媚嬌憨,瑰麗璀璨的傾國容顏依舊讓人一眼心動。

沈窈小心翼翼的回答,“陛下,臣妾不過是和姐妹們一起探討侍奉君王之道。”

再次麵對陸陵川的她,心如止水,一雙清泠泠的美目不似往日含嗔含情。

“貴妃今兒可真大方!”

陸陵川咬著後槽牙,明顯是動怒了。

汪大福一腦門子冷汗,適才貴妃娘娘講述陛下私隱時,眉梢飛揚,聲音嬌脆,此時見了陛下,垂眸肅立,如隻鵪鶉一般。

“陛下往日裡總教訓臣妾,未有容人雅量。

妾有負陛下深恩,甚是惶恐,思來想去,於今日邀闔宮姐妹小聚,隻願為君王分憂。”

沈窈心中不忿,垂眸不看皇帝,她做這些,不就是為了後宮這些美人兒讓他更稱心嗎?

這狗皇帝,在這兒裝什麼裝?

沈窈溫柔婉約,卻說得字字在理,陸陵川被噎得說不出話來。

他心裡窩火,卻不知道這女人在抽哪門子風。

“好!

今日貴妃雅量,紫宸宮上下當賞!”

陸陵川咬著牙誇道。

沈窈以往仗著他的縱容和庇護,在這宮裡張狂僭越,名聲已經壞了。

他若當著闔宮的妃嬪和沈窈發難,少不得又是一段關於貴妃的是非。

在眾人的謝恩聲裡,陸陵川忍住心頭的鬱火,憤憤然邁過門檻,甩開衣袖,大步離去。才一次。即刻將昨日南海郡獻上的白玉珊瑚枝給紫宸宮送去。”陸陵川揉了揉眉心,案牘上奏章堆疊如山,還在等著他。大福領著兩個小太監,將白玉珊瑚樹,吭哧吭哧的從庫房一路搬到了紫宸宮。沈窈喝了消食茶,小憩了半個時辰,醒來時,就看到了皇帝的賞賜。她並冇有太多高興,小臉上浮現出幾乎看不見的一抹冷笑。心底暗暗腹誹這狗皇帝的好大手筆!她剛把白婉珠送上龍床,陸陵川就馬上遣人送賞賜來,看來這是要讓她繼續給他送美人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