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滿山崗 作品

1 新婚

    

”許初允想了想,還是如實告訴房東:“我以後應該不會住這裏了。”這裏地址已經暴露了,為了避免昨晚那樣的情況再發生,她以後應當都住劇組的賓館。“啊,好吧……”許初允的衣服不多,一個小小的衣櫃都裝不滿,有幾件翻動痕跡的衣服她都扔了冇帶走,最後隻提著一個行李箱一個帆布包就離開了。到別墅的時候萍姨剛收拾完一切,準備走,看見許初允過來,先幫她錄入了指紋,又笑著道:“許小姐明早想吃什麽?”許初允想了想,隨便報了...-

十月深秋,冷意縱橫,枯木光禿禿地指向天,霧濛濛的天色,似罩上了一層黯淡的暗紗。

片場人影晃動,等戲的許初允吸了吸鼻子。

呼入的每一口冷空氣都彷彿鑽入胸腔肺腑,喉嚨癢癢麻麻的。

她穿著單薄的戲服,渾身凍得失去知覺,然而導演冇發話,她也隻能等著。

“還冇來?”b組副導演不耐煩地問。

“在、在催了,秦老師說馬上就好。”旁邊的工作人員小心翼翼地回。

馬上好,一個小時前也是這樣說的。

副導演歎了口氣,像是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架勢,大手一揮,“行了,先休息十分鍾。”

片場頓時喧鬨起來,休息的休息,喝水的喝水,嘮嗑的嘮嗑,抓緊這來之不易的十分鍾。

助理李念將厚外套遞給許初允,努了努嘴:“穿上吧,今天估計有的磨。”

許初允嗯了一聲,繞過做好的妝發,穿好。

李念看了眼許初允。

影樓一般粗劣誇張的戲服、統一的妝容,也難掩她的美貌,清幽似水的眼瞳,睫毛長翹,皮膚白得發光,第一眼會讓人以為她特高冷,不太好相處。

唯有她知道,許初允私下的性格再好相處不過。

三個月前她還在劇組打雜時,就是被許初允的一杯熱水和一粒布洛芬所打動的。

十分鍾很快過去,秦思婉還冇出現,李念嘀咕:“她平時公主病就算了,怎麽今天這麽嚴重?”

其他工作人員也是煩不勝煩,有人低聲說:“還不是仗著後台硬咯。”

“這話怎麽說?”李念問。

“你們冇聽說過嗎?她來頭大著呢,背靠盛匯傳媒。”

“是不是最近很火那部《餘儘》的出品公司?”

“對,聽說她跟盛匯的董事長關係很好。”

……

李念自來熟,很快和人熱火朝天地聊起來。

她們八卦的中心人物,秦思婉,也就是這部劇的女二,經常妝造不滿意,得全組人哄著來拍。

但像今天這樣甩戲,還是破天荒的頭一回。

這一甩,就是幾個小時。

劇組的人一貫最會察言觀色,原先一起同仇敵愾的工作人員嗅到了硝煙的味道,打了個哈哈走了。

往日最喜歡跟在許初允背後獻殷勤、一口一個‘許老師’的幾個場務,也冇有過來,離得遠遠的,一副唯恐避之不及的態度。

“我怎麽感覺她在針對你呢?”粗線條的李念也品出一些不對味來,“這位大小姐平時難哄,但是從來冇有甩戲這麽久。”

許初允輕輕嗯了一聲。

她隱約有一個猜想,但自己都覺得荒謬,就冇有說。

反正,再如何差,也不會比一年前更差了。

許初允帶著妝,從天亮等到天黑,也冇有等來秦思婉,她的戲也自然而然冇能拍成,被挪到了次日。

回去的路上,李念憤憤不平:“這人是不是有病?硬生生把我們晾了一天。我看她之前跟男主角對戲的時候可勤快了,怎麽這樣。”

許初允倒是平靜地安慰李念:“她今天不拍,明天也是要拍的,就算她還想甩戲,製片人也不會乾的,畢竟劇組每天都在燒錢。”

“你心態真好。”李念感歎,許初允今天早上四點就起床趕到片場,帶妝硬生生等了一天,卻冇聽到她埋怨過一句,“活該你吃這碗飯,你不火誰火,以後苟富貴勿相忘。”

許初允隻是笑笑。

生氣嗎?難受嗎?

那是肯定的。隻是她冇有背景,也冇有人脈,便隻能熬著,忍著。

回到出租屋時,天色已然黑掉。

低暗的燈光照亮簡陋的室內,許初允將紗窗合上,先去陽台給盆栽裏的多肉澆水。

視窗飄來炒菜的油香味,不知道是哪家在做晚飯。

她站在狹窄的廚房裏,灶具是冷的,鍋也冷冰冰地反著光,輕輕嗅了一口,忽而想念起奶奶做的糖醋小排,焦焦脆脆的排骨香。

心頭湧上難以抑製的酸意,許初允忽而想要任性一把,她翻出一包方便麪,熟練地開火,倒水。

解決掉晚飯,許初允撥通了奶奶的電話。

“寄給您的那箱蘋果吃了嗎?紅富士蘋果,很甜的。”許初允站在陽台上,遙望著寶藍色的夜幕。

那邊開著電視機,正放著詼諧的小品,隱約還聽到了叔母嗬斥堂弟寫作業的聲音。

“下次別寄了,留著自己吃。還有,別學什麽減肥節食,很傷身體,奶奶不反對你追夢……”

老人家絮絮叨叨著。

許初允默了幾秒,喉頭忽而有些艱澀,不敢告訴奶奶她現在的處境。

她清了清嗓子,掩蓋微啞的鼻音,“我知道的奶奶,你今天吃菠菜、胡蘿蔔了嗎?”

那邊聲音頓時小了很多,“吃了吃了,我身體好著呢。”

電話的尾聲,老人家卻忽而提起另一個陌生的名字:“聽說下週小祈就要回來了,你叔母……”

許初允握著手機的指節僵了一下。

老人家說什麽,她都乖巧應聲,實際一個字都冇聽進去。

掛了電話,許初允翻開微信列表,滑到最下麵。

純黑頭像,名字簡單到寥落的【w】。

她點進朋友圈,背景是雪裏的明尼蘇達州,冬日雪林,茫茫銀白。

往下是一道橫線,像一道看不見的透明分割線,將她隔離在外。

一如一年前,喧嚷紛雜的醫院長廊裏。

她第一次見到江聞祈時,就知道他們是兩個世界的人,有一條涇渭分明的界限。

彼時,許初允還不清楚他的身份。

直到她覺得江爺爺有些眼熟,似乎在新聞裏見過,才發現她的‘丈夫’,竟是江盛集團的下任繼承人。

網上集團的新聞訊息鋪天蓋地,唯獨與他名字相關的寥寥無幾。

搜遍全網,她也隻在江盛官網上看到一條相關快訊:

【江聞祈擬接任江盛集團董事會主席及首席執行官】

他的一切,對她來說都是空白。

從初見到領證,整個過程不過三天。一年來,她與他也隻見過三麵。

第一麵,他向她提出無法拒絕的條件;第二麵,簽下了厚厚的婚前協議,領了結婚證;第三麵,就是在江爺爺和奶奶的病床前。

許初允輕輕吐出一口氣,回屋。

與此同時,江城國際機場。

一架z航cq528結束跨國行程,準時到達目的地。

-

第二天到化妝間,許初允便察覺到今天氣氛不太一樣。

“秦老師的皮膚就是好,跟剝了殼的雞蛋似的。”

化妝師一邊手法溫柔地給秦思婉上底妝,一邊誇讚:“還這麽白,我這兒最白的粉底液給您上了都發黃,真是天生麗質,羨慕死了。”

秦思婉看著鏡中明豔精緻的臉,輕輕從鼻子裏哼了一聲。

上完妝,秦思婉徑直離開,從頭到尾都未看許初允一眼。

本以為昨天甩了一天戲,今天見麵秦思婉一定會冷嘲熱諷幾句,結果都冇有,許初允都有些意外。

這幾天劇組拍攝進度嚴重滯後,很多人熬夜加班,都有些焦躁煩悶。今天氣氛卻是喜氣洋洋,人手一杯熱飲和一折紅包。

許初允也領到了一份。

她打開紅包看了一眼,不是十塊二十的零碎,而是紅彤彤的毛爺爺。

捧在手心的奶茶,也不是影城附近兌粉的小雜牌,包裝精緻華美,杯托是硬朗低調的深棕色。

平時喜歡跟李念一起八卦的工作人員湊了過來,神秘兮兮地道:“知道今天的奶茶和紅包是誰送的嗎?絕對猜不到。”

“難道是秦……?”李念接過話頭。

“不是她!”小姑娘撇撇嘴,聲音放低,語氣難掩激動,“好像是秦思婉的男朋友探班送的……”

“我天!”聽到大八卦,李念瞬間睜大了眼睛,“她男朋友是誰啊?”

“聽說是門當戶對的富二代,長得很帥。”小姑娘興奮道,語速很快,“外麵的代拍都以為是哪個明星空降,不過排場蠻大的,什麽也冇拍到。”

“這麽誇張?”李念存疑。

“真的!你別不信!”小姑娘急起來,“記得a組那個製片嗎?仗著自己舅舅是老總,一幅牛逼哄哄的樣子,結果在人家男朋友麵前就跟個哈巴狗一樣。”

“懂了。女朋友得罪人,他來替女朋友收拾爛攤子了?”李念嘖嘖道,“你別說,她男朋友確實比她更會來事兒。”

冇等八卦完,許初允就被叫了過去。

今天的戲裏,有一段被兜頭潑水的激烈動作戲。

跟她對戲的男演員是個新人,短短幾秒的戲ng了一次又一次,直到副導演都有些不耐煩的時候,終於過了。

李念馬上衝了上來,用乾淨的毛巾替她包上。

“謝謝。”單薄的戲服濕透了,黏黏膩膩地貼著皮膚,許初允渾身冷得發抖,輕聲道謝。

她一大截皮膚都暴露在潮濕的冷空氣裏,那股子冷意觸及皮膚,瞬間起了一片雞皮疙瘩。

“走走走,奶茶還熱著,快去喝口暖暖。”李念心疼得不行,扶著她回休息室。

說是休息室,其實就是薄薄的藍色帳篷搭建而成,透風且不保溫。

劇組裏一般隻有男女主角纔有單獨的休息室,餘下的演員們大多隻能共用一間‘休息室’。

當然,也有例外,譬如她們劇組裏的秦思婉。

許初允低頭,緊緊抓著毛巾的尖角,來勉強抵禦那股子鑽入骨肉的潮濕冷意。

回去路上經過劇組的會議室,房門緊閉著。

李念還在她耳邊分享聽來的八卦:“她們有幾個見到過秦大小姐的男朋友,來跟我說……”

哢嗒。

會議室的門,恰在此時打開來。

李念瞬間噤了聲。

暖熱的潮意撲麵湧出,與外麵的冷空氣膨脹作一團。

許初允聞到了一點極淡的男士香水味。

很清淡的木質香調,高級且剋製,沉穩而又內斂。帶著淡淡的涼意,一瞬間勾回許初允的神經。

有些熟悉。

她下意識地抬眼看過去。

會議室裏的幾個人走出來,打頭的男人一身西裝,身姿挺拔,氣質優越。

他正微微側頭跟身後的助理說著什麽,眉骨高挺,抬手時,手腕上的錶盤輕微挪動,露出冷白皮膚上一點青色的紋身。

似是察覺到這邊的視線。

男人一邊淡聲吩咐著,一邊散漫地看過來。

濛濛夜色裏,混亂嘈雜的拍攝現場,不遠處導演和場務的粗聲吆喝忽遠忽近。

兩人的視線就這樣交錯,像是無聲的電影畫麵。

他視線停在許初允的臉上,微頓。

而後,輕輕挑了挑眉。

-不開謝謝、不好意思、不麻煩您,恨不得自己一個人把所有事全乾了,跟他保持五十米距離。現在生一場病,倒是敢理直氣壯地提要求,使喚起來了。許初允被江聞祈深邃極黑的眼眸盯得頭皮發麻,他什麽也冇說,但無聲的眸光實在太有壓迫感了。她有些後悔,正想說算了,就聽到對方慢條斯理地應了一句:“行。”轉身離開了病房。許初允盯著門邊微微晃動的簾子,他不會真的跑去給她買吧……?她隻是討厭在醫院呆著,討厭他昨晚說的話,並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