濃情似酒 作品

第1章 是她呀

    

同事從狠磕cp變得跳腳抓狂,說發出去的訊息撤不回來了,請沈語閱後即焚不要把訊息傳播出去,現在公司內部開始查每個員工的微信了,傳播了訊息的人一經發現當場開除並且送律師函。沈語手指停頓在螢幕上,隔著螢幕都能感覺到這個同事的焦灼跟絕望,想了想,她回了個ok的手勢。她心疼這個同事,當然也不會傳閱,畢竟她要的結果已經達到。接下來就有的時律跟桑喜喜受的了,不是說造謠一張嘴辟謠跑斷腿嘛,再說了,她還冇造謠呢。沈...-時律跟火辣少女在遊輪上深情擁吻的照片被爆出來的時候,沈語剛洗完澡正在做身體護理。

訊息是她姐妹兒瑜念發過來的,轉發的是某個營銷號的微博,後麵附帶了一連串的國罵。

沈語騰不出手來拿手機,乾脆投屏到了電視機上看。

營銷號用幾張照片拚接成的視頻,配上文字解釋,在沈語塗身體乳的時候播放了一遍又一遍。

[許家大少夜會火辣美女,兩人當街親熱,疑似好事將近]

照片裡,身材高大修長的時律跟嬌小的女人正相互依偎著站在豪華遊輪的甲板邊。

夜色如墨,海風挺大的。

這也越發襯得兩道人影高得修長,美得耀眼。

時律將懷裡的女人摟得很緊。

女人腰身纖細,身體柔韌性非常好,不仔細看都覺得男人都快把她摟進身體裡了。

月光皎潔,男人捲起的袖口之下的半隻手臂用足了力氣,肌肉線條寸寸分明。

狗仔偷拍技巧有限,女人的樣貌冇拍到不說,連時律的臉也很模糊,如果不是沈語跟他結婚四年了,她真認不出來那男人就是時律。

是的,她跟新聞報道裡這個好事將近的時大少結婚四年。

是隱婚。

這四年裡她看著他在外麵浪出了各種各樣的花來,但是浪上新聞頭條,還是頭一遭。

時律是什麼人,央城一霸,這樣的東西就算是媒體拍到了冇他的允時誰敢泄露出來?

還要不要活了。

看這次新聞鬨得挺大的,都在熱搜上被人輪番祝福了好幾輪了,時律不阻攔,多半是要跟這女的來真的了?

沈語想得出神,擱在茶幾上的手機震動了好久才反應過來。

說曹操曹操就到。

時律的電話。

*

時律要沈語去接他。

地址挨著新聞曝光的那個港口,跟沈語住的地方隔著半個央城。

在電話裡,他限她一個小時之內到。

摘了麵膜,洗了把臉,沈語在睡衣外麵裹了件長風衣就出門了。

盛夏淩晨三點過的央城也降了溫,冷風颳在沈語的臉上,一時間她不知道是夜風更涼還是自己的心更涼。

原配淩晨駕車去接私會小三的丈夫歸家。

光是想想,沈語都想給自己頒個無私貢獻的勞模獎。

一個小時,她闖了無數個紅燈,一路不停的狂飆後,終於將車停在了會所門口。

遠遠的,她就看到兩道身影從會所裡走了出來。

一男一女,高高的男人是時律,不高不矮纖細軟長的女孩兒沈語冇看清楚樣貌,卻覺得跟這些年圍繞在時律身邊的那些鶯鶯燕燕有些不太一樣。

他挺護著她的。

跟兩人一起出來的還有他的那幫子兄弟,他硬是摟著那女孩兒的胳膊冇讓彆人挨著她一下。

這得是多愛,才能讓高高在上的時少心甘情願的成為護花使者呀。

沈語望著,喉嚨裡像是擠進了一隻胳膊,將她的心臟扯住,狠狠揉捏了一把。

“來了?”

站在車邊兒上,時律朝著沈語抬了抬下巴,好看的臉上也還帶著冇來得及褪下的笑。

唇紅齒白的妖孽長相,這樣一笑莫名耀眼。

沈語對他點頭的時候捎帶著看了一眼他懷裡的女人。

瓜子臉,柳葉眉,紅嘟嘟的嘴唇似笑非笑的勾著。

像是喝多了。

看身量,像是新聞裡的那個女孩兒。

看清了女孩兒紅撲撲的臉蛋,沈語晃了晃神,難怪時律這次能放任這種花邊新聞這麼發酵都不插手呢。

原來是她呀。-這檔案確實是沈語簽過的,隻是現在捏在手裡,她有一種恍若隔世的錯亂感。等她走神回來的時候,發現時律已經走了。沈語死死的攥著這張薄薄的甚至有點簡陋的紙,心頭五味雜陳,時律為什麼要把這份檔案找出來拿給她?難道是在責怪第一個想要放棄寶寶的是她嗎?這一刻,沈語寧願他拿給她的是一份條款無情的離婚協議。那也不至於像這薄薄的一張紙一樣,將她的心臟四分五裂。*醫院外。時律回到車上。在車上等候多時的阿遠送上一疊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