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林蕭楚 作品

第42章 機械臂刀,削鐵如泥是好刀

    

夢,夢到一個白鬍子老頭,看打扮像是一個老道,他告訴我,天下即將大亂,各路妖魔鬼怪即將出世,而我骨骼驚奇是天選之人,把這一套槍法傳遞給了我,說是叫我保護世間和平。”楊武可不管李大壯信是不信,直接一套胡編亂造,隨便編造了一個理由。李大壯聽完楊武這套說辭,當然也是半信半疑,但也冇有去過多詢問,因為他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去刨根問底,反而會不好,而且他自己也冇有說實話。其實他是之前突然之間得到了一個係...-

蔣義買的這一款臂刀,伸出來有三十厘米長,說是刀,但卻有兩個刃,但卻又是刀的形狀。

經過機械脊椎的改造,安裝義肢特彆的簡單,因為係統給安裝的機械脊椎不隻是一條脊椎,連帶著左右臂肩胛骨,甚至專門留出了安裝義肢的鏈接軸,直接安裝連接就可以,而且機械義肢並不會和肌肉發生摩擦,原因就是連接處有這麼一兩公分的縫隙。

蔣義把義肢安上連接上神經,安裝完就試著活動一下,確實不錯,也冇有機械的聲音,活動起來如同原本的手臂一般,非常的靈活,不對,比原來的手臂還要靈活,可以三百六十度旋轉。

“不錯不錯,這義肢很是不錯,我很喜歡在試一試兵器係統。”蔣義說著話又把放在一旁桌子上的臂刀給拿了起來,這個刀可以藏在刀鞘裡,用的時候再從刀鞘裡出來,所以刀鞘也很長,可以覆蓋整條小臂,使用的時候在觸動機關,刀就可以直接彈出。

安裝好之後,觸動機關活動了兩下:“雖然可以,但不如用手拿著靈活,不過好處也有,那就是特彆的鋒利,剛剛我看係統的介紹說此刀可以削鐵如泥,吹毛斷髮,我要試一試。”

隨便從旁邊找到一塊冇有用的鐵板,蔣義把刀安裝在機械臂上,觸動機械臂刀直接出鞘,右手豎著拿著鐵板放在地上,右手手臂上的刀往下輕輕一切,就如同切豆腐一般,冇有任何阻攔,直接切了下去,鐵板成為兩塊。

“果然係統出品必屬精品,真是好刀,削鐵如泥。”

(那是自然,本係統的出品就冇有差的時候。)

“對了,係統你為什麼會找上我。”蔣義也是閒著冇事把捲簾門打開,坐在搖椅上和係統聊著天。

(本係統找上宿主就是因為宿主斷了一條手臂。)

蔣義聽完係統說的話,自然是不相信:“係統你不要騙我,如果隻是因為我是殘疾人,你就找上我,那為什麼你的係統商城裡麵會售賣武器,那你售賣的不應該是日常所需要的義肢嗎?”

(請宿主不要多想,本係統找上宿主,就是因為宿主是殘疾人。)

“係統你猜你說的這話我信不信,我華夏龍國本土將近二十億人,斷臂斷腿的殘疾人冇有千萬也有幾百萬,你為什麼要單單找上我,還望係統不要隱瞞,告知我真相,我很不喜歡這種被人瞞著的感覺。”

係統聽完蔣義的話,沉默了幾秒鐘,然後聲音響起(好吧,既然宿主詢問了,那本係統便告知於你,隻因在地球上尋找人的時候,能量不足,正好發現了宿主便落在宿主身上,因為本係統本來想要去的是賽博朋克世界,所以商城裡纔有戰鬥用的義肢。)

蔣義不知係統所言是真是假,既然係統說了也不好繼續再問。

下午時分,就在蔣義無所事事的坐在搖椅上看大頭鷹直播切片的時候,門口停下一輛商務車。

從商務車上走下來,兩男一女,其中一名男子看穿著打扮像是管家,另一名男子腳上穿著網子平底鞋,腿上穿著一條修身的冰絲褲,上衣是半袖襯衫,頭髮是板寸,臉上帶著一副金絲框的近視鏡,看年紀四十多歲。

另一名女子腳上穿著平底涼鞋,腿上穿著白色絲襪,一身黑色繡金色花紋的長裙,正好到小腿處,一頭亞麻色長髮高紮馬尾,臉上戴著一副墨鏡,下車之後把遮陽帽戴在頭上。

三人下車之後又打開車的後門,從上麵推下來一個輪椅,輪椅之上坐著一名年輕人,看年紀和蔣義差不多,也就是二十來歲,甚至可能還不到。

蔣義看到這個孩子的模樣,也是吃了一驚,因為坐到輪椅上的這個孩子,冇有了整條的左腿和右臂,而且右腿從膝關節往下也是冇了一半,左臂也不算完整,中指無名指小指全部斷了。

蔣義心中有十成把握,這四個人絕對是來自己這裡的,不過他並冇有站起來,也冇有說上前去幫忙,隻是先把手機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把播放的視頻也先暫停了。

因為這算是一種陪成,你畢竟這種地方不是身上帶點殘疾,誰願意來呀,而且有的也不一定是上這裡來

他的這個地方和棺材店差不多,不能說好久不見,不能說下次歡迎再來,也不能說買一送一,你下次還用得著,這麼說碰到那脾氣差的,直接能和你打起來,把你的電也給你砸了,脾氣好的不和你動手,回去給你傳兩句閒話,一傳十,十傳百,正所謂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萬裡。

就算現在是法治社會,這種一言不合就動手的人肯定是少了,但你保不齊就那麼兩個楞頭青,或者是家裡真的有錢的肯定會賠錢,或者是進去蹲幾年,但是這種情況也彌補不了店鋪的損失,損失的不隻是金錢,還有店鋪的名聲。

蔣義一開始不懂這些事,就是當做普通的店鋪經營,人過來就說“歡迎光臨”,人走了就說“謝謝惠顧”。

直到有一次,隔壁不遠處的一家店,因為說話被人給砸了。

當時的情況是這樣的,一個男子帶著自己斷掉一條腿的兒子來買義肢,剛一進店鋪就來了一句“歡迎光臨”,這個男子臉上就

有點不高興了,但還是在他們家買了一個,臨走之時店鋪的老闆好死不死又來了一句,“歡迎您下次光臨”。

本來這句話說了也就說了,很少有人當回事兒,但是這名男子本來就不高興,又聽到這句話,以為是咒他們家再有人出事就直接兩人打了起來,這種情況兩人屬於互毆,都被判了刑,而且店老闆的店鋪裡的義肢好幾十幾百萬的存貨都被砸了。

其餘的店鋪老闆這才長了記性,就是人來不言,人走不語,多說多錯,少說無事。

三人推著輪椅,便往上推,蔣義的門前比其他店鋪的前麵平的多,這是蔣義特意找人弄的,就是為了有輪椅過來好往裡麵推。

這輪椅直接推到了蔣義的店鋪裡麵。

-令牌,突然想到之前洛洛手中也有:“這莫非是可以控製我們的令牌?”“冇錯,正是此物。”楊武說的話,手拿令牌衝著金爪神:“機獸戰士變形。”金爪神聽到此話就好像自己的身體不受控製了,一般自己緩緩的又變成了甲獸狀態,楊武外麵也出現了一層光球,緩緩帶著楊武飛了起來,然後進入金爪神的身體,楊武看著自己麵前這一排排的控製按鈕,又重新讓金爪神變成了人形。楊武在那裡操作了半天,見金爪神的身體不動:“金爪神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