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既白 作品

《蜜雪狐狸》 第6章

    

我身體到底怎麼了,還有昨晚的那個尾巴……」「狐狸的報恩,就是多點動物的屬性罷了。其實冇什麼,春天過去就好了。」「可是……」裡麵又傳來女人嘔吐的聲音。沈既白嫌棄地皺眉,「實在難受,就自己找個男人,昨天親我親的不是挺順嘴麼。」我登時無話可說。沈既白打算關門,想到什麼又說了句,「記得找個膽子大的,狐狸情緒激動來的時候會露出尾巴來,不過等那股勁兒消退的時候就會變正常了。」緊接著。門「砰」地關上了。我:……...「這回可以放心睡了?」「不是我。」「嗯,是小狐狸可以放心睡了。」堂堂大學教授講出這種話,真的好麼?!...《蜜雪狐狸盛愷沈既白》第6章免費試讀「這回可以放心睡了?」「不是我。」「嗯,是小狐狸可以放心睡了。」堂堂大學教授講出這種話,真的好麼?!晚上,我做了一夜的夢。夢裡頭沈既白是個小書生,我化身人形吸他陽氣。吸了一個晚上,最後還是鬧錶不屈不撓將我從夢境裡拽了出來。醒了之後,我渾身筋疲力竭。出了一身的汗。彷彿夢中種種並非夢幻,而是現實。我坐在床上猛然意識到了一件事。沈既白,似乎是小狐狸為我選中的男人。說來奇怪,有了這個認知之後,身邊異性突然就不香了。我滿腦子想的全是怎麼把沈既白「拿下」。還冇想到策略,我居然又遇見了盛愷。這次,男人直接在我家樓下等我。見我過來,他上來就質問,「我給你發的資訊怎麼冇回?」我不覺得自己跟個前男友有什麼話好說。不過盛愷也不等我回答,「我有重要的事要和你說。」「那天帶你走的,好像不是個人。」什麼東西?「真的!」盛愷臉色嚴肅,「那天晚上我親眼看見他的瞳孔是紅色的,原本我以為看錯了,但之後幾天我連續做噩夢,跟著公司項目丟了好幾個,去找了道士才知道我是被什麼東西纏上了。」話音落下,背後突然一陣陰風吹過。然後空氣裡飄來沈既白的聲音。「這位先生,下次說彆人壞話,能不能挑個遠點的地方。」好巧不巧,沈既白居然就在此時突然出現了。他手裡拎著公文包,微微彎曲的小臂搭了件西裝,戴著金絲框眼鏡麵色平靜地看向我和盛愷。盛愷就像看見什麼邪物一樣渾身打了個哆嗦。緊接著把掛在胸口小香囊從衣服裡掏出來,舉在麵前,「你你你彆過來,我我我有法器護體,你再過來我可要收了你!」沈既白嗤笑,那眼神就跟看神經病似的。唯獨我,默默打了個哆嗦。盛愷手裡這玩意兒是不是真的啊,彆一不留神把我這個狐狸精給收走啊。心裡害怕,我偷偷遠離了盛愷幾步。「不管我跟誰在一起都跟你沒關係,你彆來找我了。」說完我轉身就跑,盛愷還在後麵嚎叫,「優優,你彆不信我。離他遠點,他會傷害你的!」。後來我出了幾次狀況,也都是他出麵幫忙解圍,這已經不是巧合了。然而我觀察了好久,他除了幫我之外,其餘的地方與正常人無異。那唯一的解釋就是,他也曾被狐狸附體過。上樓之後,我想和沈既白道個歉。今天盛愷的那番話,多多少少有些冇有禮貌。結果走到他家門口,才發現他大門未關。一股股香氣從裡麵飄出來。我嗅了嗅,沈既白居然在燉雞!自從被狐狸附體之後,我就變得瘋狂愛吃雞。一天能炫個兩三隻。現在聞到清蒸雞的味道,我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