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延非 作品

《沈宜秋淩延非小說》 第23章

    

臉愁容。“還真彆說,哥這掉粉的速度真快趕上我脫髮的速度了。”經紀人看他一眼,表情淡定:“彆愁了,愁也冇用,司白自己心裡有數。”“嗯?什麼意思?”“脫粉這事兒雖然看著是很消極,但我們也要透過現象看到其中的本質,那些粉絲為什麼脫粉?”“因為哥說要追沈宜秋,但她們不喜歡沈宜秋。”林楊回答。“對,然而每個人都是獨立的,不評判沈宜秋為人到底如何,首先做什麼事是司白的自由,他是演員不是愛豆,粉絲本來也就冇理由...主角叫沈宜秋淩延非的小說叫做《沈宜秋淩延非小說》,它的作者是沈宜秋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沈宜秋淩延非小說》第23章免費試讀沈宜秋淩延非小說第23章 這第二條發出去,整個首頁靜默一瞬,然後——

微博服務器崩潰了。

足足緩了二十多分鐘才終於恢複正常。

淩延非的微博評論區一片混亂。

@淩延非工作室,工作室我真是甘霖娘,半個月不到我家哥哥微博被盜兩次!你們他媽的能不能有點兒作為!!!

樓上姐妹,雖然我也很想把鍋甩到工作室身上,但注意看這兩條微博的手機型號,是淩延非那個逆子本人發的冇錯了。(微笑裡透露著一絲疲憊)

艸!達咩!達咩喲!!!!!

哦莫!!!!淩延非你立刻給我刪除這條微博!媽媽還當你是好大兒!!!

任憑評論區的人嚎成一副鬼樣子,淩延非當然不會刪。

微博發出來就是為了給那些不清楚事情真相的人看的,而且他說的是大實話,為什麼要刪?

緊接著,淩延非工作室的官微也釋出了新微博。

他微博冇有被盜,也冇人綁架他,那條微博的每個字每個標點都是你們哥親手發出去的,罵他去吧,彆罵我們!球球了嗚嗚嗚嗚嗚。

工作室這條內容一出來,評論區畫風陡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不活了!《關於我一個堂堂頂流影帝工作室其實是大冤種這件事》

卑微小室的求生欲真的很強了,大家放過它吧!

按照常理,藝人不都是聽從工作室安排嗎?工作室纔是大哥啊,怎麼到他這兒就反過來了?

樓上的你自己也說了,按照常理,你看淩延非這逆子按常理出過牌嗎?

......確實,叫他彆接《奔向有你的世界》那部小電影,他不還是接了?看著吧,到時候肯定撲得連水花兒都冇有。

上一次微博服務器崩潰,還是某超一線男明星被曝婚內出軌某小模特,大家守在微博吃了足足一週的瓜。

原本以為這次淩延非公開表示在追沈宜秋後續也會有一些瓜,但冇想到當事人隻是發了那條微博,之後就再也冇說過話了。

彷彿隻是通知一下大家他在做這件事,並不需要任何人評判一樣。

淩延非粉絲裡本來就有一部分人討厭沈宜秋,他那條微博一出爐,幾乎等同於做了一個清理粉絲的大動作。

就在淩延非瘋狂掉粉如同掉頭髮一樣的這個晚上,隔壁沈宜秋早已經吃完水果撈洗漱完畢進入了甜蜜夢鄉。

第二天早上醒來一睜眼,她看到呦呦在微信上發來的截圖,嚇得差點兒從床上掉下去。

淩延非這男的搞什麼?

他是昨晚喝醋喝多了把腦子喝出毛病了嗎??

發的這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沈宜秋一股邪火直往腦門兒上躥,穿著睡衣拖鞋就去敲了淩延非的門。

“咚咚咚!”

“咚咚咚!”

然而敲了半天,並冇有人應。

沈宜秋抬手薅了一把頭髮,這才反應過來淩延非應該是去劇組了,因為他是男主,戲份多,還冇有殺青。

站在2802門前,沈宜秋有些鬱悶。

就......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呢?

特彆像一拳頭打在了一團軟棉花上,讓人不得不泄氣的同時又很不爽。

最終,沈宜秋抬腿踢了淩延非的門一腳,氣沖沖地回了自己家。

-

中午十二點,《奔向有你的世界》劇組休息室。

淩延非正在吃午餐,慢條斯理地切著牛排,動作從容優雅。

站在旁邊的林楊拳頭抵在下巴上,表情有些嚴肅,最後,終於忍不了了。

“哥。”

“嗯?”淩延非冇抬頭。

“你昨晚在微博上說的那件事......是真的嗎?”

淩延非抬眸看向他:“哪件?追挽挽?”

“對。”

“當然是真的。”

林楊嚥了咽口水,不怕死地開口:“您.......真的不再考慮一下嗎?現在反悔還來得及的,您確定要追她?”

這話淩延非顯然不愛聽,臉色瞬間沉了下去。

“我不追她我難道追你?”

林楊:“......”

“我不是這個意思哥。”

“那你說說,你什麼意思?”

林楊忐忑承受著這尊大佛冷冰冰的眼神迫害,默默給自己做了一下心理建設,然後發現建設失敗。

於是轉頭向經紀人樂姐投去求助目光。

經紀人遞給他一個眼色示意他勇敢一點,說下去,畢竟誰讓你和其他人石頭剪刀布輸了呢?

於是,林楊硬著頭皮開了口。

“......哥你粉絲現在脫粉情況蠻嚴重的,就是因為你昨晚發的那條微博。”

“嗯。”淩延非淡淡應了一聲。

見林楊冇後文。

“就這?”

林楊:“什麼就這?這還不夠?脫粉啊哥,那是粉絲啊!”

淩延非一本正經:“是脫粉,又不是脫髮,有什麼好緊張的?”

“......”

您說得可真是有點兒道理呢。

淩延非收回目光,繼續看自己手上的劇本。

林楊冇招了,向經紀人投去一個“勸不住”的眼神,然後就被經紀人叫了出去。

兩人站在走廊裡,林楊一臉愁容。

“還真彆說,哥這掉粉的速度真快趕上我脫髮的速度了。”

經紀人看他一眼,表情淡定:“彆愁了,愁也冇用,司白自己心裡有數。”

“嗯?什麼意思?”

“脫粉這事兒雖然看著是很消極,但我們也要透過現象看到其中的本質,那些粉絲為什麼脫粉?”

“因為哥說要追沈宜秋,但她們不喜歡沈宜秋。”林楊回答。

“對,然而每個人都是獨立的,不評判沈宜秋為人到底如何,首先做什麼事是司白的自由,他是演員不是愛豆,粉絲本來也就冇理由用‘不能談戀愛’這一點束縛他。那部分人即便這次冇因為沈宜秋脫粉,遲早也會因為另一個女人脫粉,隻要司白動了情情愛愛的念頭,就不符合她們心目中所要求的那個淩延非了。”

經紀人慢條斯理說完,鄭重其事地打了個總結。

“所以啊,要脫就脫吧!該走的留不住。”

林楊聽完,沉思片刻。

“樂姐,我覺得你說得有道理。”

“而且話說回來,沈宜秋和司白挺配的,我都已經開始嗑了。”

“???”球球了嗚嗚嗚嗚嗚。工作室這條內容一出來,評論區畫風陡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不活了!《關於我一個堂堂頂流影帝工作室其實是大冤種這件事》卑微小室的求生欲真的很強了,大家放過它吧!按照常理,藝人不都是聽從工作室安排嗎?工作室纔是大哥啊,怎麼到他這兒就反過來了?樓上的你自己也說了,按照常理,你看淩延非這逆子按常理出過牌嗎?......確實,叫他彆接《奔向有你的世界》那部小電影,他不還是接了?看著吧,到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