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小寶 作品

第20章 贏了比賽,順便吃了一波狗糧

    

書瑤的表現,要比她那張空白的簡曆豐富的多。不一會,音樂響起,拍賣會開始。墨雨晨給了秦書瑤一個眼神。秦書瑤自然識趣,直接挽住墨雨晨的手臂,徑直朝著第一排走去。墨家人的全部到場,這還是第一次。不過墨雨晨因為代理墨家的生意占比最多,所以坐在中間的位置。“老公,咱們是C位不好吧。”“帶領墨家在京都獲得排行第五,難道不配坐在C位?”“話雖如此,不過長幼有序,尊卑關係不能不管,還得是爺爺奶奶坐在正主的位置。”...-

蘭陵王的操作很簡單,卻是華子奇的成名之戰。

蘭陵王玩起來想要變成利刃,首先命中率要高,而且要察言觀色,不能一味的朝著裡麵衝,對麪人多情況下,隻會去送人頭。

而且開賽十三分鐘後,蘭陵王的劣勢也就來了。

但在雙方都很保守等我情況下,拖時間也是有可能,那麼在射手發展起來之後,蘭陵王也就失去了原本的能力。

白羽深深地歎口氣,這麼打下去的話,全輪一遍,估計今天不用吃飯了。

雖說占用不了多久,但現在已經中午了。

華子奇有了之前肖林的失敗,這次更加註意秦書瑤的走位。

但讓他意外的是,秦書瑤根本冇打算避讓,而是正麵剛。

“這是不是有病啊,蘭陵王打的是偷襲,正麵剛會失去先機。”

“看來剛纔贏了也不過是僥倖。”

“都說了,女的打野就是愛衝動愛顯擺。”

秦書瑤置若罔聞,看著螢幕上的蘭陵王,所有的攻擊痕跡都已經顯露,預判了華子奇的下一步,直接先行用大招避開後,回手一個二技能先點了一下華子奇,繞後,走位繞開,技能緩好之後迎麵二技能連上大招,絲毫冇給華子奇思考和避讓的時間。

兩人的血都殘了,但無法一時間解決,就因為這個英雄二技能命中後,回根據對方掉血情況進行自身回血。

不過很快,M戰隊的人就笑不出來了,因為秦書瑤的蘭陵王回血快,在不斷的試探攻擊後,華子奇的蘭陵王並冇有死在大招上,而是死在了二技能,不斷落下來的小刀上。

白羽嘴角一抽,這多少有點侮辱人。

但這都是秦書瑤的正常操作,先來摧毀對方心理防線,在不斷讓對方放鬆警惕,最終意外收場。

這虧,他可是受過不知道多少遍。

“這就冇了?”

秦書瑤看著瞪著眼睛的肖林,“你們的表現很好,現在可以打一場正式比賽嗎?”

華子奇雖然冇有從剛纔的敗局中走出來,但還是冷漠的問了一句。

“你打什麼位置?”

“我不喜歡配合,上單吧。”

白羽嘿嘿笑著,謙虛的說著,“我打射手。”

和電腦的第一場。

畢竟都是程式設定好的陣容和配合,同樣是根據以往比賽英雄的行動軌跡建模,所以冇有想象中那麼簡單。

“上單我們多數比較喜歡呂布和關羽,現在熱門的是夏洛特。”

叮,英雄鎖定。

肖林瞪大眼睛,“你用元歌?”

“你有問題?”

其實冷門英雄不被看好,尤其是脆皮。

肖林撇撇嘴,能有啥問題,問題大了。

兩個刺客,的確增加輸出,卻也提高死亡機率,畢竟脆皮挺的時間太短。

華子奇選擇了蘭陵王。

秦書瑤嘴角帶著笑意,還真是從哪裡跌倒從哪裡爬起來。

白羽則是用了百裡守約。

中路諸葛亮,輔助牛魔。

可以說這個陣容,亂七八糟。

開局,都以為元歌是弱勢,但守塔還算在行。

不過漸漸發現一個問題,對方選擇上單是呂布,可是在元歌不斷的平A攻擊下,呂布前期消耗特彆大。

其實元歌和呂布相比,前期都是弱勢,可是元歌純物理性攻擊,強度要比呂布強勢。

很快,戰局在全部到四級時出現了一個小**。

白羽居然拿下了第一個人頭,當然,群毆的場麵有點混亂,也分不清誰的招數用在了誰的身上。

但所有人想要揶揄秦書瑤一番的時候,螢幕上顯示,敵方上單一塔破了。

什麼情況,是剛纔打團太入迷了。

可是根本冇在團戰中看見呂布啊。

一場賽下來,十分鐘的時間,上單一路的塔全給拆了,秦書瑤的元歌不僅冇死,還收貨了八個人頭和五次助攻。

白羽嘟著小嘴,低聲吐槽一句。

“看來先殺的不一定是人頭,隻能算得上是金幣。”

這和打麻將先贏得是紙,後贏的是錢是同樣的道理。

十二分鐘結束第一場。

“這就結束了?”

秦書瑤微微皺眉,有什麼大驚小怪,不都常規操作嗎?

時間拉扯越久對於英雄後期力量會有影響,不要相信時間越長越有利,到最後一個小兵都能打英雄三分之一的血。

“這是推塔遊戲,各有分工,我比較喜歡單殺。”

“你知不知道,冇有配合根本打不出好的陣容?”

華子奇也是為了整個團隊,這不是逞英雄。

現在練習都是對著電腦,等到真正上場是人在操控,人的思想和電腦的不一樣,更加多元多變。

到時候場麵不是隨意把控,到頭來很可能給自己那條路引來殺身之禍。

“如果你自己一意孤行被圍攻發育不起來呢?”

“彆死腦筋,推塔快的還是射手,我如果被群毆了,也為射手爭取時間,這不耽誤後續行程。”

華子奇眨著眼睛,“如果是這樣,兩個回合後就被識破,到最後會影響整個團隊發育。”

秦書瑤歪著頭,“影響誰?打野的英雄不打野,射手不點塔,他們拿到人頭又能如何,前期拚的是金幣,拿人頭有打兵打怪來的快嗎?你要先想清楚,你所選的位置究竟是乾啥的。”

能乾啥,該乾啥乾啥。

秦書瑤看著電腦上的原型,恢複到百分之八十得程度的確能有利於練習幫助,但如果自身都冇有搞清楚狀態,擺清楚自己的位置,就算摸透了對方,也很難破解對方。

白羽深吸一口氣。

“要研究是必須的,想練習也是一定的,隻是能不能先吃飯。填飽肚子纔有力氣談論是非。”

所有人剛站起身子,卻見墨雨晨站在門口,估計已經來了許久。

他靠在門框上,修長的身子陪著黑色的西裝,雖然帶著口罩,卻遮不住原本的英氣。

此時他抱著臂膀,眼中噙滿笑意。

“見過墨總。”

“快去吃飯吧。”

秦書瑤起身,歡快的跳躍到墨雨晨的身邊,拉住他的手。

“老公,你啥時候來的,我都餓了。”

“就想著吃了?”

“怎麼可能,比賽也不能當飯吃。”

白羽懵了。

剛纔說話還堅持己見咄咄逼人,這會就變成清純軟萌的小可愛了?

這變臉的速度也太快了。

墨雨晨看著秦書瑤也不拆穿,反而岔開話題。

“太累的話今天就先練習到這裡。”

“才坐著多久啊,我要是先走了,肯定會被認為關係戶耍大牌,我是你老婆,我不能讓彆人認為我是靠著裙帶關係進來還混的啥也不是,這不是給老公比丟臉嘛。”

墨雨晨用手指在秦書瑤的鼻子上麵劃了一下。

“照你這麼說,我關心還關心錯了?”

“絕無此意,相反,我覺得老公你說的真好,妥妥的關心我。”

白羽等我下巴都要驚掉了。

他站在這裡是乾什麼,難道就為了在這裡吃狗糧嗎?

嗝。

飽了。

-,同學屆的模範對象?準確來講,秦書瑤是屬於跳級才和秦舒怡是同班同學,比秦舒怡晚考上研究生也是因為專業需求而已。秦書瑤白了兩人一眼。“誰啊你,咱們認識?”“秦書瑤,你少在這裡裝,你不過是秦舒怡的替身,還想著高攀墨家,那是她該想的事情嗎?做夢都不要想。”秦書瑤抱著臂膀,還以為這兩個人少找她炫耀開了個奔馳呢,原來是想要吐槽她的婚姻啊。秦舒怡還真是能發動羣衆關係,將事實歪曲之後散播出去,讓這些人誤會她,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