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小寶 作品

第17章 小心你嫂子懟死你

    

但能來這種地方,玩的也夠花的。“坐那麼遠乾什麼,坐過來,讓幾個叔叔好好疼疼你。”秦書瑤直接開門見山,“我在暗網上麵看見有人釋出任務,追殺黑客Q,不知道路總是什麼想法?”路剛一愣,今天來就是為了問這個?或者說,秦書瑤是這麼知道的?“你也是暗網的人?”秦書瑤笑了笑,“也不一定是暗網的人就不知道這個任務。”看來是有人透露,或者是找秦書瑤幫忙,畢竟暗網裡在大的任務,不也是現實中的人嘛,自然要發動身邊的能人...-

第二天一早,秦書瑤聽著外麵的動靜,尋思墨雨晨去上班了。

今天又是摸魚的一天。

剛睜開眼睛,就看著墨雨晨竟然坐在椅子上麵。

看書?

帶著透明鏡片,側身,對著那張完好無損的一半臉,不僅透著知性,更有一種說不出的吸引力,簡直就是又純又欲。

秦書瑤吞著口水。

“老公,早。”

“早餐已經備好,或者說你覺得不餓,可以繼續睡。”

秦書瑤有點不自在,屋裡突然多個人,還怎麼睡。

等等,要命的是,她根本就冇穿衣服啊。

結實的裹著淡薄的被子,麵帶僵硬的微笑。

“老公,要不你先去吃,我洗漱一下。”

“怕看?”

墨雨晨的眸光落在秦書瑤的身上,一瞬間又收了回來,帶著某種挑釁的意味。

“咱們隻是合同關係。”

“那你還看我呢,我豈不是很吃虧?”

……

“你那個是衣衫不整,怨誰?”

“那你不穿衣服,怨誰?”

……

秦書瑤承認,今天真是敗了。

眼神左看右看,也同樣看不出個花來。

倒是墨雨晨,嘴角扯著笑意,似乎很享受現在看見秦書瑤尷尬的樣子。

“老公,你很閒嗎?”

“新婚休假。”

“公司真人性化,總裁都能休婚假。”

墨雨晨將書放在桌上,淡淡一笑。

“總裁也是人。”

墨雨晨也不逗秦書瑤了,畢竟現在好多事情雲裡霧裡。

看了看時間,白羽也要下飛機了。

“我有事,一會帶你見個人。”

秦書瑤也不多問,目送墨雨晨囂張的離開,心裡這個氣啊。

機場。

一襲黑色帶著黑色眼鏡,身高185,頂著一張帥氣的臉,身材稍微清瘦一些的男子,背靠著石柱,身邊提著黑色行李箱。

“等人還不忘擺個動作。”

“哥,你可算來了,怎麼,和小嫂子玩的挺好,都忘了來接我了?”

墨雨晨眼神一橫,“我到的時間剛剛好。”

白羽嘴角抽了抽,尤其看到墨雨晨的眼神,吞著口水。

“飛機下早了。”

“怎麼,起飛早了?”

“冇,空中踩油門了。”

墨雨晨笑了,讓身後的保鏢提著行李。

剛轉身,就被白羽挽住了手臂。

兩個大男人,就這樣均是一襲黑色,身子挺拔走在機場中,引來無數的人拍照,誤認為見到了明星。

墨雨晨不以為然,他帶著口罩,怕啥。

倒是白羽,還一副很享受的樣子,朝著拍照的人揮揮手。

上了車,白羽癱在座位上麵,吐著氣。

“哥,你這不聲不響就結婚了?還娶個替嫁的?”

“資料你不都看了嗎?”

白羽有些好奇,“看了,想不到又學醫又學技術,這嫂子挺有意思。”

墨雨晨笑了,稍微顯著有些得意。

“她說要給我治臉。”

“我天,嫂子真是初生毛犢啊,這種活都敢攬?”

墨雨晨一個殺人的眼神橫了過來。

白羽心裡咯噔一下,趕緊改口。

“小嫂子有這樣的宏圖之誌,真是哥的福氣。”

“哥,用不用我幫你試探試探。”

墨雨晨瞥了一眼白羽,“待會彆亂說話。”

“這麼快就心疼上了,我吃醋了。”

“我的意思是,小心你嫂子懟死你。”

噗。

白羽剛嚥下去一口口水,直接嗆到了。

看著墨雨晨的樣子,白羽小聲嘀咕了一句。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啊。”

墨雨晨也冇在意,隻是看著手機上麵顯示的資訊。

昨天拍賣會的新聞已經釋出,而且秦書瑤竟然憑藉五千萬拍下玉佩衝上了熱搜。

雖然內容全是吐槽秦書瑤的土裡土氣,但不影響秦書瑤的名氣。

“哥,昨晚的拍賣會應該還有彆的新聞吧。”

“你還想看什麼新聞?”

“比如,陸寧軒被打的鼻青臉腫?”

墨雨晨挑著眉頭,臉上的口罩也摘了下來。

的確,在自己人麵前無需遮掩。

“任務結束了?”

“結束了,哥,彆岔開話題,新嫂子該不會有暴力傾向吧。”

“有點。”

白羽身子不自然的抖了抖。

話說,當初追墨雨晨的女人多了去了,什麼樣的冇見過,隻是這一次好像很特彆。

就連墨雨晨身上的味道都變了,隻是這種味道

很熟悉,隻是一時間冇有想起來。

到了彆墅,秦書瑤慵懶的坐在客廳等候著。

之前就問過周叔,說是小少爺回來了,確切來講,是墨雨晨孃家的弟弟。

這層血緣在墨雨晨的父母都去世的情況下還能延續的這麼好,估摸著也不是什麼……善類。

聽見大門被打開的聲音,秦書瑤站起身子,一副乖乖女的樣子。

兩個黑衣人走進來,她立刻迎上去。

“老公,你回來了。”

清脆的聲音好像是夏日的暖陽,照亮了整個房間。

白羽抬眼,瞬間精神了。

他站定在原地,和秦書瑤對視一番,整個人都好像石化一樣。

“師……”

師傅兩個字還冇有徹底吐出來,就被秦書瑤惡狠狠的眼神給瞪了回去。

“是……小嫂子吧。”

“這就是缺心眼的小叔吧。”

“小嫂子言重了。”

墨雨晨瞥了一眼這倆人。

看對話這麼老六,估計是熟人。

“你們認識?”

“不認識。”

秦書瑤和白羽異口同聲的說著。

其實他們現實中並冇有見過,一般見麵僅侷限於網絡,視頻電話都很少。

但屬實冇想到,距離這麼近。

白羽一想到,自己幫墨雨晨查資料,竟然查到了自己師傅的身上,也真是夠作死的。

幸虧這事秦書瑤不知道,不然,他這會都得被逐出師門。

三個人坐在客廳,顯著有些清涼。

白羽乖巧的坐姿,讓墨雨晨大開眼界。

雖然白羽也不是什麼紈絝子弟,但至少在他麵前仍舊一副我行我素的樣子,怎麼見到秦書瑤,反而乖巧起來。

難不成是剛纔說有暴力傾向給嚇住了?

“回來呆多久?”

“一個月,直到王者比賽結束。”

“你參賽了?”

白羽不自然的笑了笑,他肯定參賽,但贏不贏就不一定了。

餘光瞥向秦書瑤,聲音略顯生硬。

“聽說小嫂子學電子自動化,不知道玩不玩遊戲。”

秦書瑤笑眯眯,心想,我玩不玩遊戲你不知道啊。

“玩,偶爾。”

“那乾脆咱們組個隊參加比賽咋樣,反正也是哥公司讚助,拿獎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墨雨晨看向秦書瑤,“有把握拿第一?”

秦書瑤眼巴巴的看著墨雨晨,“能花錢買第一嗎?”

“你們兩個組隊,另外的人選我可以讓幾個特彆優秀的高手轉會。”

“老公最棒了。”

白羽看著兩個人秀恩愛,尷尬症都要犯了。

-尬,她冇想到陸寧軒會這樣聲張。不過也難怪,就衝著秦書瑤給陸寧軒那頓毒打,人差點都被掐死,這會幸災樂禍也是有緣由的。秦舒怡拉著陸寧軒的手臂。“你乾嘛那麼大聲?”“這種好事,不得讓所有人都知道啊。”柳嘉印也認出秦書瑤的衣服,不過對於那個恬不知恥在上麵滾的女人,他可不認為是秦書瑤,嘴角帶著些許的笑意。他就算不是最瞭解秦書瑤的人,但是剛纔打招呼的時候就已經將秦書瑤從上到下打量個遍。就拿頭飾來講,並不是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