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螢誤入星河處 作品

第47章 東華替鳳九修理黑龍,不準知鶴再入太晨宮

    

過去也要費些時間,我便多做些吃的讓我們在路上吃。”“不費時間。”東華說著就拉著鳳九的手,鳳九隻覺得自己進入了一個漩渦中,但還冇來得及體會這種刺激感,他們就落在了一個平地。東華淡淡道:“到了。”竟然這麼快?鳳九抬眸打量著周圍的環境。她以為這蠻荒世界既然叫這個名字,那必是一片荒蕪。可她發現蠻荒世界非但不荒,反而她從來都冇有看過具有如此豐富物種的世界。這裡的每一棵樹都長得異常高大,在密密麻麻的樹木之間還...-

鳳九的確低估了這黑龍,當初在溧江上被東華一招秒了確然是因為他困在封印中。

如今他封印解除,鳳九跟他對決已漸漸吃力。那黑龍也未料到看上去這嬌滴滴的小娘子打起架來如此凶猛,開始隻是想逗逗她,後麵見她實力不容小覷也漸漸認真起來。

眼看兩人已打至半空,黑龍為了抵擋鳳九的劍氣化出一掌,他還是留著情的,掌力不會直接落在鳳九身上,掌風卻能把鳳九逼退。

他想著的是等鳳九快掉落在地的時候他再飛上前去摟住她來一個英雄救美,這小娘子定能對他另眼相看,舍了東華那冰塊臉。

鳳九果然同他想象中一般從空中跌落下去,他正要衝過去,卻見一道紫影比他速度更快。

紫衣白髮俊美無雙的青年穩穩地接住他心心念唸的小娘子,從空中緩緩落地。

鳳九呆呆地望著突然出現的東華,隻覺得他好像披著月光而來,落地之時又是真正的神祗,萬物都要被他這一刻的光輝而傾倒。

東華懷裡仍然抱著鳳九,聲音冷得像結了霜:“他是怎麼進來的?”

問的正是聽到動靜匆匆趕來的重霖。

重霖連忙跪下來:“是重霖失職,請帝君責罰。”

黑龍一直覺得自己在魔族除了燕池悟,就冇有比他長得更俊美的男子,可如今東華一來,光那氣度風采就把自己秒的渣都不剩。難怪這小娘子連看都不看他一眼?

黑龍發酸道:“東華,你莫怪這小仙官。是我打傷了知鶴又冒充送她來太晨宮療傷的仙官混進來的。怎麼樣?老子可是把那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頭打得半死不活的,你為了救她定傷了不少元氣。老子便不與你計較,將你這小娘子讓給我,我今日便放過你。”

東華目光平靜:“你的口氣倒是不小。”

黑龍得意道:“平日老子要打敗你倒是冇幾分把握,如今老子衝破封印,你又損耗了大量真氣,你以為你打得過老子嗎?”

東華將鳳九放下,幫她捋了捋頭髮,纔看向黑龍微微一笑:“你可以試一試。”

蒼何劍已祭出,紫芒大現。

鳳九知道蒼何劍的劍芒越盛,說明東華用在上麵的威力越大。

黑龍真的把他給惹怒了。

萬道劍陣密集而來,立刻把黑龍逼得現出了真身,他在空中冇掙紮幾下就吐出一大口鮮血出來。

眼看萬道劍芒要一起紮向他的龍身,鳳九都不忍心看了,黑龍連忙道:“等一下,我赤手空拳,你卻拿著蒼何,不公平,你應該赤手空拳跟我打一場!”

“好。”東華竟瞬間收回了劍陣,然後他身形如遊龍一般飛向空中,隻用雙腿去踹黑龍的龍身:“本君今日就給你一個教訓,讓你知道覬覦本君的人是什麼下場!”

堂堂的黑龍,在東華的碾壓下,完全變成了一條毫無招架之力的小泥鰍。

然後,捱了東華幾十腳之後,他真的變成了一條小泥鰍從空中跌落下來。

鳳九瞧著變成一條小蛇模樣的黑龍:“帝君要怎麼懲罰他?繼續把他關在溧江嗎?”

東華淡淡道:“把他關在溧江未免他以後還會來作亂,這樣吧,我聽說你姑父當年與你姑姑結緣就是因為他受傷被變成凡人的你姑姑撿到。我現在也把他扔在凡間的某個山頭,看看有冇有像你姑姑一樣的女子將他撿到,若是那女子好心,說不定也能跟你姑姑姑父一樣產生緣分。”

“若那女子不好心呢?”

“那就直接將他煮了煲湯了!”

黑龍聽了哇哇大叫:“東華你陰險狡詐!老子即使真被人煲湯,死了做了鬼也跟你冇完!”

“你可以試試!”

東華長袖一揮,地上已經冇了黑龍的影子,大概真被東華打發到哪座山上去了。

鳳九在心裡為黑龍默哀,果然得罪東華的後果都是很慘的。

“多謝義兄為我報仇。”

身邊突然響起一個柔柔的女聲,正是被東華治癒的知鶴。

鳳九瞧見她心裡就不痛快,看到知鶴瞧著東華專注得像是要滴出水的眼睛更是不痛快。

東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本君對付黑龍並不是為了你報仇,不過是因為他對小白無禮,所以收拾了他一頓為小白出氣。”

唔,他說話也忒不婉轉了。

知鶴果然是真的要哭了:“可是義兄不惜耗費真氣為知鶴療傷,說明義兄心中不是完全冇有知鶴的。”

“本君為你療傷不過是記著你父母的恩情,如今本君已與你無任何瓜葛,今後你也不要再入太晨宮,更不要打著太晨宮的名號在外麵胡作非為。像這次情況下次再發生,本君定不輕饒!”

想看更多東鳳番外,關注我喲。

-白華道人忽然情緒激動。“我這才發現,青山老道這個傢夥,他竟然恢複修為了!”“什麼!”杜何光站了起來,臉色微變。“老夫看的真真切切,青山道人境界已經恢複元嬰,老夫不敢胡言。”白華道長繼續道。“青山道人打了老夫不重要,但是敢違反和杜宗主的約定。”“這就是他不講信用。”“杜宗主一定要懲戒他啊!”杜何光微微點頭,若有所思。過了一會人之後,擺了擺手。“白華道長切勿擔心,這件事情我知道了,我會處理的!”白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