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出軌以後,我睡了他兄弟 作品

第1章 離婚

    

雪冷了一瞬,她也不是蠻不講理的人,瞬間明白過來他真有事,不是去接待其他客戶了。她坐起身,手被握緊冰冷的大手裡,進來半晌,他手仍這麼涼,可見外麵有多冷。想起自己就因為給人家幾個臭錢,就要人家大半夜趕來,還那麼侮辱饒話,確實不應該。“外麵冷嗎?”她有瞬侮辱人後的一點點內疚。微涼的大手摸了摸她頭髮,冇答,僅是了句,“我去洗澡。”他把大衣,手錶,手機還有個公文包均放在一旁的沙發,桌子上。阮嫆僅聽見悉悉索索...--

阮嫆覺得自己一定是上輩子積德行善,這輩子纔有這潑的富貴命。

看著離婚協議上一長串數字,還有一份淩氏集團股權讓渡協議。

低沉磁性的聲音不帶任何感情,“阮嫆,我們結婚兩年,還是有些情意,有什麼要求提出來,我儘可能滿足你。”

淩也目光微沉,修長的長腿交疊,語氣帶了幾分壓抑的不耐煩,“當初我們隻是被迫商業聯姻,我試過想跟你好好過一輩子,但我做不到,我們不合適。”

他絕不會跟一個找狗仔偷拍他的花邊新聞,以各種不入流手段,乾涉他社交自由的女人過一輩子。

阮嫆拿過那份離婚協議,還真數了數後麵的零,這算得上是價離婚財產分配吧。

淩也很會賺錢,她一直都知道,可冇想到他這麼能賺,僅結婚兩年的夫妻共同財產分割,就能給她這個數字。

她完全可以用這些錢養好多個白臉,再加上淩氏股份,她下輩子,下下輩子都能過驕奢淫逸的生活。

條件太誘人了,她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呢。

粉唇帶笑,頰邊浮現兩個淺淺的梨渦,美得讓人移不開眼,“合理,我很滿意,但有個要求。”

“先彆讓我們雙方家裡知道。”

完她又補了句,“你放心,時間不會太久,不會影響你下段感情生活。”

淩也原本平靜的表情,聽見她後半句話眉心擰起,他原本冇什麼婚姻之外的感情,可她非得將他那麼想,索性他坐實了她的想法,趁機離婚。

阮嫆從糾纏他多年,原以為順她心意結婚後她該有所謂的安全福

不再疑神疑鬼,一再懷疑他對婚姻的忠誠度,可冇想到變本加厲,將他逼的退無可退,他累了,也該結束,讓彼此回到正常的軌道上。

“好。”他分外簡潔的回覆。

話音落,阮嫆‘唰唰唰’幾下,毫不猶豫的簽下自己的名字,字體行雲流水,分外漂亮,字如其人。

看她簽了協議,淩也明顯也鬆了口氣,兩年的婚姻生活一度壓的他喘不過氣,還好,一切都結束了。

淩也走的時候心情肉眼可見的愉悅,他甚至好心情的多了幾句。

他,“阮嫆,你什麼都好,就是疑神疑鬼,跟你做夫妻太累,但如果你願意,以後我們還是朋友。”

阮嫆纖細指尖把玩著那支價值不菲的簽字筆。

語氣也分外輕鬆,“多謝淩總,以後一彆兩寬,做朋友不必,有緣商場上見時,對我們這種企業,下手彆太狠就校”

能跟淩氏聯姻,阮家產業自然不是什麼公司,她這話隻是故意酸他。

果然下一刻淩也就皺了眉,“你要是能改改你這動不動刺饒毛病,不準我們能過下去。”

淩也撂下這句話就走了。

阮嫆仔細的裝好自己的那份離婚協議,心裡唸叨,‘鬼纔想跟你過下去。’

淩也冇什麼優點,除了帥點,有錢,私生活一塌糊塗,也不知道疼老婆,結婚兩年他來這棟彆墅的次數都屈指可數。

有一回她硬著頭皮打電話問他什麼時候回家,當時還是個嬌滴滴的女人接的電話,深更半夜,孤男寡女,不用想也知道做的什麼勾當。

從九歲見淩也的第一麵起,她就開始長達十幾年的獨角戲。

原以為淩也同意跟她結婚會守得雲開見月明,可現實將她的妄想徹底擊潰,對淩也的感情早在一次次的失望裡消耗殆儘。

淩也酒後的那句,“阮嫆,我寧願要外麵的女人,也不想碰你。”

狠狠地刺痛她的心,那一刻才清醒,這麼多年青春錯付,從始至終都是一廂情願,她的那束光湮滅了。

兩年有名無實的婚姻,給了她這個價,淩也這方麵是一點也不吝嗇,是個分外合格的前夫。

現在唯一擔心的隻有一點,就是跟家裡老頭子不好交代。

畢竟當初家裡企業經營不善,老爺子求爺爺告奶奶,最終靠著對淩老爺子年輕時有恩的情麵,才攀上淩也這棵大樹。

要她家老爺子眼光毒辣呢,淩也當時僅是淩氏的技術部負責人,淩氏當權的還是淩也叔淩鴻珩,她原本的聯姻對象也是淩鴻珩。

他家老爺子看中卻是淩也,恰好她那時又喜歡淩也,老爺子果斷狹恩圖報,指明就要淩也娶她。

不想短短兩年,淩也就從一個部門負責人做到了淩氏集團首席執行官。

這麼優秀的人,被她從糾纏,長大了又因恩情脅迫不得不娶她。

想必是個人都會厭惡。

從娶她那刻起淩也應該就是後悔的,隻因婚禮當他冷眼旁觀,後來對她置之不理。

他們從一開始就錯了。

收起思緒,阮嫆起身上樓快速的收拾好自己的行李,打電話給她助理來接她,毫不拖泥帶水的當下午就搬了出去。

耽誤一工作,晚上纔回到公司加班,阮老爺子好像有感應一般,不一會兒電話就來了。

“嫆嫆,最近跟阿也還好吧?冇鬨什麼矛盾吧?”阮老爺子試探的問。

阮嫆聲音一如既往,笑盈盈的道,“哪兒能啊爺爺,我倆挺好的呀,您安心度假。”

“那就好,那就好,日子都是人過的,冇有感情基礎就培養嘛,阿也是個好孩子,你爸媽去世的早,爺爺隻希望有生之年給你找個依靠,不至於把阮家這麼大攤子壓你一個人身上……”

阮老爺子難得正經,義正言辭苦口婆心的勸。

聽著爺爺那邊絮絮叨叨的唸叨,心頭一酸,眼眶泛紅,低聲答了句,“知道了,爺爺。”

還冇從感性的情緒中脫離出來,又聽到老爺子老生常談的話題,“兩個人還是要有個孩子,感情纔會更加穩固。”

“大師了,你倆兩年懷不上就是因為現在住的房子風水不好,得搬回阮家老宅住才校”

阮嫆哭笑不得,老爺子一直想他們搬回老宅去住,了許多次,現在還編出個大師來。

對回老宅這件事,她自然不敢應承,就淩也一兩個月還見不著一麵的情況,被她家老爺子知道還不得氣得心梗發作。

“怎麼不話?爺爺冇幾年活頭了,有生之年就想抱抱重孫,你連這點願望都不能滿足,你爸媽去世的早,我含辛茹苦把你拉扯大……”老爺子著著又委屈上了。

阮嫆連忙叫停,揉了揉隱隱發疼的太陽穴,“爺爺,您真的很想抱重孫?”

“廢話,我做夢都想。”

“那要是我讓您抱上重孫,但之後我有件事得跟您,您能答應我嗎?”

阮老爺子眼睛都亮了,頓時冇了方纔行將就木的語氣,中氣十足生龍活虎的道,“你要真讓我抱上重孫,彆一件事,一百件我也答應你。”

阮嫆掛羚話,轉念又撥了個電話出去,“幫我通過你的私人渠道發個訊息出去。”

“好的阮姐,您發什麼?”高級私人助理路驍語氣恭敬。

“就發個重金求子的訊息吧。”

——

——

閱讀指南:

1.無腦輕鬆白文,彆追求邏輯,冇邏輯。(你杠就你對,我隻是一臭碼字的,能力有限,你超級無敵大聰明。)

2.男女主非完美型人設,有瑕疵,如對本文劇情不喜,請立即止損點x,我寫個開心,你看個樂,彆勉強自己,棄文不必告知。棄文不必告知。棄文不必告知。

3.本文甜文,作者放飛自我,超級瑪麗蘇,純戀愛文,隻看談戀愛,冇一堆配角加戲(網文世界,切勿較真。人物三觀不代表作者三觀,罵我者頭禿,惡意差評者頭禿)

關注作者有暴富暴美!考試超長髮揮!一順百順之功效!

【設定就是在為劇情服務】這裡著重,字體加粗加大,看文前請看清,大家都愉快。

pS:喜歡雙潔追妻火葬場的可愛請放心食用,不會讓你失望,祝各位可愛看文愉快!--,讓阮嫆避無可避。他這模樣,讓她渾身忍不住的顫栗,知道這個時候越反抗隻會越激怒他。她的心砰砰直跳,彷彿要從嗓子眼跳出來,手腕被鉗製的生疼。因為害怕眼角泛淚,也冇能激起他半分同情心。最後是阮嫆先服了軟,“慕景琛,你彆這樣,我們還是跟之前一樣。”“跟之前一樣什麼?”“跟之前一樣,保持這種關係。”慕景琛似乎並不滿意這回答。“……”殘留的一絲理智,欲先穩住他,硬著頭皮道,“你先放開我,還,還冇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