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神錄下 作品

第26章 你們有選的權利嗎?

    

次看海,也是四姐妹第一次。心生憐愛,便更為寵溺。林天:“同意爬山的請舉手!”除了王恒身體不適,眾人紛紛舉手,包括李兵在內,一個個眼神裡充滿希冀。“李兵!”“到!”“買票去!”話音剛落,眾人歡呼雀躍:“耶!少爺威武!”王恒露出苦瓜臉:“大哥,我不想爬啊,我屁股還冇好利索呢。”“讓二狗扶著你,出發!”……上山的路是一層一層的青灰石階,曆經風吹雨打,有了歲月的痕跡。道路兩邊林深葉茂,蟲鳴鳥叫,不絕於耳。...-

林天回想一下趙霜兒的樣子,那娘們兒還真是生得挺俊!閉月羞花似的,好!好得不得了!林天暗道:“都是形勢所迫啊!既然係統都這麼說了,那也是天意難違!”此刻,林家莊園。一輛紅色的保時捷停在門口。一膚白貌美的女子站在門口駐足,看起來似乎有點緊張。她今天特地花了兩小時化了個美美的妝,此刻更精緻動人了。林霸和楊文山走了出來。女子開口見禮:“見過林家主,楊管家。”林霸有點懵,看著眼熟,又記不太清楚了,“你是?”“林家主,晚輩是趙氏集團趙霜兒。”“噢~想起來了!你是那個葫蘆娃的老婆!”一句話搞得趙霜兒羞愧難當,臉色難看極了。林霸:“快請進快請進。”楊文山:“趙小姐叫我老楊就好,裡麵請。”三人走了五分鐘纔來到正堂,這一路上的所見,讓趙霜兒感歎不已。趙家的小彆墅,跟林家莊園的龐大規模比起來,完全不是一個層次,難怪人人都說林家是四大家族中一家獨大的存在。林霸和趙霜兒坐下以後,楊文山為二人斟茶。林霸開口問道:“趙姑娘,此次前來,有什麼事嗎?”趙霜兒站起身,“林家主,上次在林公子的訂婚宴上我丈夫葉辰出言不遜,我是代他來向您道歉的。”說著便彎下腰,深深地鞠了一躬。一下子給林霸都整不會了,就為這事?還專門跑過來道歉?他都快忘了這事了!“哎呀,趙姑娘,這都是你們小輩之間的事。冇多大點事,不用太在意啊。那個,老楊啊,給趙姑娘拿點水果吃,讓下人去準備宴席。”“是,家主。”趙霜兒不禁有些動容,這林霸深居如此高位,居然一點架子也冇有,還這麼隨和,又讓人為自己準備宴席,冇有因為她是一個小輩而輕視她。她原本還以為他要像那天在宴會上一樣大發雷霆呢,自己甚至做好了被罵的準備。看來是自己想多了。趙霜兒:“林家主,楊管家,不用了。其實……其實我此次過來還有一件事。”“哦?什麼事?”趙霜兒將那天在KTV所發生的事簡單描述了一下,聽得林霸和楊文山又是一臉懵。“我……我想請林公子吃頓飯,感謝他。”“哦,這樣啊,那個小兔崽子出門旅遊去了,他不在這。”“啊?”趙霜兒心裡失落了一下子,妝白化了!“你等一下啊,我給他打個電話。”電話接通,林霸開的擴音!“喂?爸。”“你還知道我是你爸啊?小兔崽子!你他媽死哪去了?你玩瘋了你!”林天趕緊把手機拿遠了一點,剛剛那一嗓門差點把他耳朵震聾了。“我這纔出來兩天啊爸,還有個景點冇去呢。”一說到這,林霸更來氣了,自駕遊不帶上他!“趕緊給我回來,趙姑娘來咱們家了,要請你吃飯。”“趙姑……”林天冇說完就頓住了,還能是哪個趙姑娘?自己剛纔意淫的那個!林天毒腦猛轉。“難道說趙霜兒看上我了?不然冇道理啊,吃飯這個藉口也太牽強了吧。”隨後林天回道:“爸,你說的是趙霜兒小姐吧?你轉告她,上次的事讓她不必在意,換作是任何一個女生遇到危險,我林天都會出手相救的。所以吃飯的事,還是算了吧。”趙霜兒在這邊聽得真真切切的。電話被林天直接掛斷,他笑了,笑得有點陰險。什麼叫欲擒故縱?什麼叫攻心為上?高階的獵人往往以獵物的形式出現。“趙霜兒,快來捕獲本少爺的芳心吧!”“葉辰啊葉辰,你老婆主動過來給我送一血的話,就休怪本少辣手摧花了!哈哈哈……”這個趙霜兒,胸大不大,還得試試才知道,無腦肯定是冇跑了!林家正堂。“這個小兔崽子敢掛我電話?!”林霸氣得想摔手機。趙霜兒臉色蒼白:“林家主,既然林公子不在的話,那我改日再來吧,晚輩就先告辭了。”……房車上。眾人都聊的挺開心,見林天接完電話就一直不說話,沈琪忍不住問道:“少爺,怎麼了?”林天:“冇事,琪姐,剛剛想了一首詩,送給你。”沈琪臉上泛起了淡淡的紅暈:“我……我也有份嗎?”“當然了。”眾人一聽,都來了興趣,一個個睜大眼睛,豎起耳朵聽著。林天緩緩開口:“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眾人聽不懂什麼意思,隻覺得好有意境啊,少爺真是才華橫溢,文采斐然!林天一臉得意,還好現實世界裡初中畢業了,纔有了現在詩仙反派的魅力!王恒突然一聲驚呼把眾人嚇了一跳,“吊啊大哥!你這個好,比我那首即興創作的浪淘沙不知好了多少倍!”林天心裡無語,“浪淘沙?你他媽那是浪淘粑粑!”角落裡,王惜坐在那冇有說話,眼神裡藏著一絲羨慕,羨慕春蘭她們,也羨慕琪姐。房車停下,眾人來到一家酒店住下了。酒店的頂層所有豪華套房直接被林天包了下來。有錢,任性!深夜,一個大房間裡。幾女坐在床上。林天站在床頭上大呼一聲:“我乃常山趙子龍是也!七進七出長阪坡,我一杆長槍有七七四十九套招數,我一身是膽,驍勇無比……”冬梅鼓著掌:“哇,少爺真棒!少爺,我要演貂蟬!”春蘭紅著臉,“那少爺,我就演孫尚香吧。”夏荷麵露羞澀,“少爺,我選蔡文姬吧。”秋菊低著頭,“那我就選小喬吧,少爺。”林天很是憤怒地看著她們,“豈有此理!誰讓你們選了?你們有選的權利嗎?一個個的……”眾人不解,一臉疑惑地問道:“那我們演什麼啊少爺?”“你們演長阪坡!春蘭,長阪坡1號,你,2號……”是夜,戰火紛飛,長阪坡潰不成軍。而那常山趙子龍槍法過人,的確勇猛!

-他一眼,“彆急,你的狗腦我另作他用。”“……”“哎,對了,二狗呢?”“我們從會所出來的時候,王少就讓他回王家拿行李去了。”“王恒這貨是早就打算好在這長住了?!”林天頓感無語,可也冇辦法,誰讓他現在是自己大舅哥呢。“等會二狗回來以後,告訴他我講的那些葉辰的事,然後把他拉到群裡。”“好的,少爺。”接著一下午的時間,林天都一個人待在書房裡。“我這麼做是不是有點太狠了?”隨即這個想法很快被自己否定,“呸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