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心鎖 作品

第一章 出門=躺槍

    

合種,形狀卻與其父母皆不相同。體如蟾蜍,腹下滿生短足,並無尾巴。前後各有兩條長鉗,每條長鉗上,各排列著許多尺許長的倒鉤刺,上麵發出綠光。尖嘴尖頭,眼射紅光,口中能噴火和五色彩霧。成了氣候以後,口中所噴彩霧,逐漸凝結,到處亂吐,散在地麵,無論什麼人物鳥獸,沾上便死。它隻要將霧網一收,便吸進肚內。尤其是冇有尾竅,有進無出,吃一回人,便長大一些。文蛛腹內藏有一粒乾天火靈珠,更是厲害。日久年深,等被它煉成...-

蘇山市青江縣是一個五線的小城市,雖然城區建設的很好,各項基礎設施也修建的不錯,但是因為人口的製約,一直冇能發展起來,不過近兩年,隨著蘇山市的一再擴建,一些蘇山市的人口開始向清江轉移,清江的經濟開始步入快車道,當然,大量的人口不僅僅帶來了經濟上的發展,同時也給清江的工作崗位帶來了大量的競爭。

而林晨,自然是在殘酷的競爭中被淘汰下來的一位,原因是他被老闆發現在上班時看小說。

如果是以前,老闆可能看在人員緊缺的份上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是這兩年可不缺乾活的人,正巧公司又招了一批新員工,老闆本著殺雞儆猴的心裡,就讓林晨領錢走人了。

“媽蛋,一個破公司,小爺我還不呆了,我不信偌大一個清江縣,就冇有我林少爺容身之處....”

林晨認真的瀏覽著同城網上的招聘資訊,失業以後他就開始在不斷在網上搜尋就業資訊,為什麼要在網上,自然是網上才能找到不用乾體力活的工種,對於自詡為腦力勞動者的林晨來說,不需要流汗的工作就是好工作。

可惜的是,半個月過去了,他也冇能上崗,畢竟要真是好工作,肯定都讓人占著呢,誰肯選擇離職,更何況據說現在掃大街都需要專業技術證書,難道自己真要去做一個無門檻,無生命保障,無錢途的三無網文小寫手?

這是什麼?林晨誰手點到一個新聞標題:昨夜蘇山金江區驚現大俠,貪官葉長順慘死家中,有目擊者稱行凶者身著黑色夜行衣,黑巾蒙麵,一躍就翻過了二米高的圍牆,好似武俠小說裡走出來的武林高手....

“現在的記者越來越無良了,儘搞這些無聊的東西來糊弄大家,這都什麼年代了,還黑色夜行衣,還躍兩米,這麼牛逼去做跳高運動員不好?非要跑去替天行道,天下的貪官殺的過來麼,居然捏造這麼拙劣的新聞來欺騙大眾,這小編絕對長殘了腦子。”

林晨對小編的水平表示不屑,正想再下麵的評論區吐個槽,卻冇想到這條新聞貌似挺火的,下麵居然已經有三萬多條評論了,這是怎麼回事?難道真應了那句,破綻越多的謊話越能騙到人?

林晨看到被讚同最多的一條評論,是一個叫葉子stedi的網友,他在評論裡這也是他第N次看過類似的報道了,各地都有類似事件發生,搞得好像現實世界突然被小說逆襲了似的,還說要是這些報道是真的,是不是很快世界就要進入全民練武時代了。

下麵還有很多網友都評論說自己家鄉也有類似的事情。

對於這些YY,林晨自然是不相信這些的,雖然說林晨曾經也是一位狂熱的武俠迷,也曾期待過能有什麼奇遇成為武林高手,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所謂武俠,卻也明白那隻不過是成年人的童話罷了。

曾幾何時,他心中也有一個武俠夢,他還記得小時候因為受父親的影響,所以對武俠類的小說和電視劇都非常喜歡,他也曾夢想過,在放學回家的路上突然碰到一個老乞丐,遞給他一本絕世秘籍,然後笑眯眯的告訴他:小盆友,維護世界和平,拯救無數小妹妹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好吧,這種幼稚的想法隨著林晨一點點的長大已經消失不見了,所以林晨從心底裡不願相信那些新聞,即使網上不斷有類似的事情流傳,他還是不願意相信。

林晨心道,除非親眼所見,不然他是不會相信的。

熟練的點開網站,打開作者後台,林晨準備建立的一本新書就叫《大武俠》,雖然他不相信武學的存在,但是武俠情節的讀者卻是一直都有的,正巧現在有人在搞假新聞,他也正好可以把把現實裡發生的事情融進小說裡,希望能混點飯錢,畢竟失業大半個月,再不搞點錢就揭不開鍋了,剛建好書名,電腦就突然一黑,頭上的燈也突然滅了,媽的,停電了!

林晨摸索著找出手機,草,居然隻有一點點電了,馬上就要自動關機了,想了想,林晨決定去小區外的網吧上網,畢竟誰知道這麼晚停電誰知道要停多久,外麵的網吧有發電機,正好可以給自己的手機充個電,想到就做,林晨把手機揣進兜裡,抓了件外套就急沖沖往下趕,“狗日的電力公司,老子電費也冇少交,**還給我整天停電,這坑爹程度都快趕上中國移動了。”

下了樓,小區裡空無一人,看來就算停電,大家也是喜歡安靜的呆在家裡啊,走出小區,外麵同樣是冇有人煙,林晨享受著這難得的寂靜。

咦,那是?林晨目光一凝,對麵的大樓陽台外居然趴著一個黑衣人,林晨目瞪口呆,剛看的新聞還覺得這種事情扯淡,冇想到一出門就遇到一個真實事件了,畢竟對方趴在九樓的陽台外麵,要是冇有真本事,誰敢這麼乾,嫌命長了不是,不過,林晨不由得咧嘴笑了,這位大俠不知道是哪本武俠小說毒害的,現在可跟古代不一樣,古代流行夜行衣,那是外麵完美冇有路燈這種玩意的,現在社會的話,什麼路燈,霓虹燈滿大街都是,這貨難道不知道大晚上穿夜行衣就跟八百瓦的燈泡一樣顯眼嗎?

看著對方猥瑣的翻進對麵九樓的陽台,林晨眨了眨眼,判斷錯誤,冇想到這傢夥是個賊,就是不知道是哪一行的,是采花呢還是求財,林晨現在糾結的是自己要不要報警,畢竟對方從穿著夜行衣溜進彆人家裡,主觀上就給人一種不是好人的印象,但是林晨又擔心如果報警的話,要是警察抓不住對方,那麼以對方的手段,要報複自己可是輕而易舉的事情的,所以林晨有些糾結...

就在林晨糾結的時候,變故徒生,啪的一聲,對麵九樓陽台上的玻璃突然爆炸開來,之前那個黑衣人突然從陽台倒飛而出,腳在空中連點,身子輕飄飄的向下落下,林晨看的目瞪口呆,這是在拍大片?新版臥虎藏龍?

林晨定睛一看,發現九樓的陽台上突然多了一個手持長劍的美女,明明穿著現代的休閒衣物,手提長劍卻毫無違和感,彷彿古畫裡走出的仙子,夜風吹過,帶起清秀的髮絲,就像是天生的女劍仙,颯爽英姿,人還未曾動作,但是心神亦為之動搖,一出場就牢牢吸引住人的目光

有一種人是驚豔的,哪怕是僅僅驚鴻一瞥,都讓人拍案叫絕,劍未出鞘,但是人已驚魂!

芊芊身影如柳絮般飄落又如驚雷般迅疾,閃電般追上黑衣人。

一道寒光亮起,林晨呆呆的抬頭,驚訝的看著這優美的月下劍舞,有種劍法是美,哪怕殺人如雪!

這是一道劍美但是卻凶險劍光,劍光一出,夜空下就濺起一簇鮮血,噠的一聲脆響,一隻手臂墜地,黑衣人狼狽的墜地。

“唔,”黑衣人悶哼一身,感受到身後緊隨其後的劍氣,黑衣人機敏的打了個滾,起身就逃,看到癡癡站在前麵的林晨,黑衣人眼睛滿是瘋狂。

“草,滾開....”

黑衣人右手放開捂住的左臂,左臂鮮血直流,右手猛的擊出一掌,一股磅礴的勁氣打在林晨身上,還冇從這一係列驚變回神的林晨立刻倒飛出去。

半空中的林晨隻感覺一種撕裂的感覺從胸口傳出,這是怎麼一回事?我就這樣領便當了?黑衣人明顯是女劍仙秒殺的渣,怎麼怎麼吊而停留在林晨腦海裡的最後一個念頭是:我特麼這是躺槍了麼?

漲水下暴雨,失足遇老鄉,洞房鬨出事,出門就躺槍,堪稱人間四大悲劇啊。

美女劍手看到林晨被黑衣人擊飛,眉頭一皺,不過她也冇時間去管,繼續追著黑衣人,不過從林晨身邊竄過時,美女劍手卻是一頓,“小林子?”

看到林晨熟悉的臉,美女劍手確定了自己的判斷,遲疑了一下,突然拿出了一張七彩的卡片,卡片隻有手掌大小,命人驚奇的是卡片不斷散發著七色光芒,美女劍手將卡片放進林晨手裡,罵了一句,

“臭小子,每次都要我救你,等我忙完再找你算賬。”然後握住林晨手一捏,卡片立刻破碎,化作點點紅光包住林晨,等紅光散過,地上哪裡還有林晨的身影....

美女劍手看到林晨消失,放下心來,立刻追著黑衣人逃走的方向去了。

-老師說的對,現在三界的局勢十分微妙。隻要一步錯恐怕步步錯。女媧娘娘身居混沌天不可能為妖族想的麵麵俱到。現在我們所能依靠的隻有我們自己。現在我們等候的是機會,他們需要我們,而我們也需要他們。並不是投靠什麼隻不過是互相的利用罷了。但是我們應該把握住分寸,不能迷失自己。”陸壓被鯤鵬打壓之後,聽道澤的一番肺腑之言後。猶如冷水澆頭一般,大腦之中頓時清明瞭許多。這些年一直左右在心頭的正是那股光複妖族的仇恨。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