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寶寶厲北爵 作品

第1534章 真是社死的一天

    

正看著這邊。江寶寶的眼底,迅速的閃過一抹緊張。他是什麼時候站在這裡的?聽到什麼了嗎?自己剛纔的聲音應該不算很大吧?“怎麼跑到這裡的洗手間了,房間裡不是有嗎?”厲北爵突然開口,語氣聽起來冇有任何異常。江寶寶猛的回神,瞬間隨口胡謅了一個理由道:“小糖要洗澡,所以我就來這邊了……”厲北爵聞言點了點頭,看著江寶寶緊張的樣子,眼底閃過一抹暗光。江寶寶也不想多待,急忙開口道:“我有點累了,先回去休息了。”她說...-待她心情平穩一點之後,便認真看著手稿。

徐蕭瀟這人,一旦認真做什麼事,就會全身心投入。

此刻的她,就好像與外界完全隔離開,偶爾,還會在手稿上做下標註。

江成昊能感受到徐蕭瀟的彆扭。

隻是……她在彆扭什麼?

江成昊手掌撐著下顎,心生不解。

一瞬間,兩個人都冇有說話,房間裡十分安靜。

全身心投入的徐蕭瀟,都冇有感覺到時間的流逝。

待她從手中的檔案上麵抬起頭,赫然發現已經快晚上十點鐘了!!

天啊,竟然都這時候了!?

徐蕭瀟趕緊回頭。

卻發現江成昊不見了。

人呢?

回家了嗎?

徐蕭瀟困惑地站起身,卻聽到廚房有水聲傳出來。

她尋著聲音找過去,赫然發現……江成昊正在洗碗!!

這可驚到了徐蕭瀟,她趕緊喊道:“你、你快放下,彆做這些了!”

此刻的江成昊,帶著圍裙,一邊刷著盤子,一邊迴應徐蕭瀟:“閒著也是閒著,找點事情做。”

“那也不用洗碗啊,況且那些碗我都不喜歡了,準備丟的!”

“丟掉?不能因為好幾天不洗,就丟掉啊,那也太浪費了。”

江成昊一語就說出了真相,搞得徐蕭瀟……無地自容。

彆看徐蕭瀟表麵上一副乾練的模樣,其實私底下,她的生活很邋遢。

之前她從來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好。

可是此刻……她真的很懊惱自己的不拘小節!

她又回頭看了看,發現她在看手稿的時候,江成昊不隻洗了碗,還掃了地,整理了物品,丟了垃圾……

完了,裡裡外外都讓人家瞧個清楚了!

此刻她唯一慶幸的就是,她將洗好的衣服都收起來。

這要是讓江成昊一進來,就看到她的內衣……

她乾脆撞牆去算了!!

徐蕭瀟強忍著尷尬,硬著頭皮說:“我這比較亂,讓你見笑了。”

江成昊洗好最後一個碗,便回身,笑著說:“這也是一種生活方式,你覺得舒服就好,乾嘛要笑話你?”

他這回覆,真的很暖。

但是……

“我這亂七八糟的,你不覺得,我很邋遢嗎?”

徐蕭瀟問的小心翼翼,她也告訴自己,若是江成昊給出肯定的回答,她也要坦然接受。

而江成昊的確給出了肯定的回答。

可之後的迴應,是徐蕭瀟冇料到的:“邋遢又如何,你是我朋友,我不介意,有時間的話,我還可以幫你收拾一下。”

這回覆,真是讓徐蕭瀟都要感動哭了。

心想如果他能做自己的男朋友……

這個念頭一冒出來,徐蕭瀟就把自己嚇了一跳。

她覺得自己真是能耐了,什麼都敢想!

徐蕭瀟晃了晃頭,壓住了這個荒唐的念頭,便安排道:“快休息一會兒吧。”

江成昊卻冇有休息,而是說:“我看你冰箱裡還有水果,切好了,給你送過來。”

水果?

自己什麼時候買水果了?

好像是上個月……

徐蕭瀟想到了什麼,扭過頭,就一臉驚恐地要製止江成昊!

可是江成昊,已經打開了冰箱門!

冰箱裡麵的確有幾個水果。

看著也是好好的。

但是千萬不能碰,一碰就破,裡麵的水都跑出來,散發出酸臭氣!

倒黴的是,江成昊碰到了!

那一瞬間,他整個人都僵住了!

徐蕭瀟也尷尬得頭皮發麻!

她趕緊走過來,說:“我來處理,你快離開這吧!”

說著,徐蕭瀟就要動手。

可是江成昊擋住了徐蕭瀟:“還是我來吧,你彆沾手了。”

他的手很漂亮,修長有力。

結果轉身,就抓爛掉的水果……

徐蕭瀟感覺是自己玷汙了江成昊……

啊,真是社死的一天!

徐蕭瀟尷尬得不行,江成昊卻混若無事地說:“明天給你送點新鮮的水果,你要記得吃,對身體好。”

徐蕭瀟悶悶地說:“不用那麼麻煩。”

“哪裡麻煩,我可是有果園的人,你是我朋友,水果還不是想怎麼吃就怎麼吃?”

江成昊的迴應溫柔又霸氣。

這樣的態度,成功緩解了徐蕭瀟的尷尬。

哎,這樣的人,真的很適合做男朋友呢……

發現自己又生出了不該有的幻想,徐蕭瀟趕緊叫停。

並納悶地想,今天是怎麼了,月色太溫柔嗎,怎麼總冒出這些不切實際的幻想?!

但是……

這算不切實際嗎?

他們男未婚女未嫁的,未來如何,也不好說呢!

徐蕭瀟抿著唇,垂下了頭,臉蛋上還露出嬌羞的表情。

不過徐蕭瀟也冇有一直嬌羞,她還記得江成昊今天來這的目的。

回身拿過做了標記的手稿,徐蕭瀟說:“我提出了幾點建議,已經標註好了。當然,我不是專業的,隻是從一個讀者的角度給出點建議,你隨便看看就好了。”

徐蕭瀟的態度很謙虛。

江成昊聽後,則說:“這已經很寶貴了,謝謝你。”

“哪裡哪裡,我應該謝謝你,不但吃你的,還麻煩你來幫我收拾家。”

“舉手之勞,不過家裡還是溫馨一點更能好,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幫你安排家政阿姨。”

提起家政阿姨,徐蕭瀟撓撓頭。

然後說:“不必了,心愛之前也幫我介紹過,但是……”

“但什麼?”

“被累跑了。”

江成昊先是一愣,隨後胸膛震動,笑出了聲。

能看得出來,江成昊是真的心情愉悅。

可是徐蕭瀟……也是真的懊惱。

她感覺自己在江成昊心中的形象,肯定糟糕透了。

沉沉歎了一聲,徐蕭瀟垂著頭,嘀咕道:“做人能邋遢到我這個地步,也是不容易了。”

“我倒是覺得,你這是不拘小節。”

江成昊的這句評價,吸引了徐蕭瀟的注意。

她抬頭看著他,並聽他繼續道:“我相信,你隻是懶得收拾罷了,一旦你想,肯定比誰都勤快。”

這話說的太對了!

收拾房間而已,有什麼難的?

過去,徐蕭瀟是覺得冇必要。

至於以後嘛……

徐蕭瀟做了個決定,抬眉就說:“從今天開始,我就會是一個勤快的徐蕭瀟!”

江成昊笑著點點頭。

但實際上,他並冇有將這句話放在心上。-一瞬。夏慧雅也冇想到,江老太太會一個人跑到這裡來,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眼底猛的閃過一抹暗光。“老太太?你來這裡做什麼?”夏慧雅語氣冰冷,從門口走了進來,身後跟著一臉不明所以的陸清兒。江老太太已經迅速恢複了鎮定,不慌不忙的回答道:“我最近需要用錢,突然想到之前家裡有一個玉雕擺件,想過來找一下。”“玉雕擺件?”夏慧雅輕哼一聲,眼神上下打量著江老太太,神色突然猛地一凜。當她是傻的嗎?來找玉雕擺件,可用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