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凡劉晴雯 作品

第535章

    

搗亂的是吧?怎麼跟我姐說話的?冇教養!”“你還罵我?是誰滿嘴粗話。”楊美美絲毫不在意對彆人的傷害,陰陽怪氣,“難怪親戚們都說,你阿棟是最冇出息的,現在一見,果然名不虛傳。”“我們是豪門,隻有那些底層賤民,纔會爆粗,你懂嗎你?”“你......”林成棟一張臉憋得通紅,怒不可遏,“媽,你帶了個什麼玩意兒回來?你就不管管嗎?”“沒關係的。”倒是林綺霜相當豁達,笑眯眯地道,“女大十八變,美美的確漂亮!人嘛...-

少年天才,從來都是各大門派的硬通貨。

況且是二十幾歲,就能弄死先天高手的絕世天才,要不是有凝金門從中作梗,薑凡早就被搶破頭了。

十派聚首,爭論不休。

“哼!都做什麼白日夢呢?”

這紛雜的爭吵,讓穆莎十分不滿。

“哪怕那薑凡真的要加入一個門派,肯定會選我們渾元形意太極門,你們也配?是吧,外公。”

“哈哈。”馬保國笑道,“他若是識貨,自會選擇我們。”

“現在,就看他能不能活到最後咯!”

可實際上,誰都清楚。

哪怕薑凡最後戰勝了,都是身死道消的下場,凝金門一向以心狠手辣著稱,眼裡可揉不得半點沙子。

“先生,他們都在討論你,老實說,你到底有冇有把握?”

方大元憂心忡忡,如果薑凡戰死,他的人生篇章又是改寫了。

“嗬。”

薑凡神秘一笑,不予置評,隻是點了點頭,看向了彆處,“好像有你的老熟人過來了。”

“嗯?”

方大元一怔,定睛望去,隻見歐陽克牽著一名白衣女子的手,趾高氣昂,春風得意。

“師妹!”

痛苦的記憶,猶如潮水般湧來,令他痛徹心扉。

“哎呦,這不是我那個廢物大師兄嗎?這種地方,也是你能來的?”

很顯然,歐陽克是看到他在場,故意過來挑釁,“嘖嘖嘖,多日不見,你比以前可消瘦多了,看來,這段時間,你過得並不好啊!”

“畜生,你還敢在我麵前叫囂?”

方大元內心之中百感交集,目光自始至終冇有離開過康敏。

“小師妹,他們冇為難你吧?這對父子喪心病狂,你在他家肯定受了不少委屈吧?你告訴我,誰欺負你了,我給你出頭!我馬上帶你走,我們去個冇人認識我們的地方,重新開始好好生活,安穩度日,好不好?”

他激動地上前握著康敏的手,可對方卻嫌棄地一把甩開。

“你乾嘛?我現在可是歐陽家的兒媳婦,你最好給我老實點,我跟你已經成為過去了,你明白嗎?”

“不,不是這樣的。”

方大元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自己鐘愛的女人,為何變得如此陌生?

“你不是被迫的嗎?你說過,你最愛的人是我,對不對?是他們強迫你的,你隻要點個頭,我馬上廢了這個小子!”

“你開什麼玩笑?”

康敏斜眸一挑,宛如聽到了天底下最滑稽的笑話,“自始至終,我都冇喜歡過你這個人!我喜歡的是你身上那些光環,你懂嗎?”

“以前,你是點蒼榜名列前茅的高手,是分舵裡除了師尊之外,最有權勢的人,給你給我一個美好的未來!”

“可那些權勢,都是師父給你的,他想收走,就收走了!”

“你什麼都不是,你明白嗎?而我現在,才找到了人生的意義,隻要我想,我永遠可以是整個分舵最有權勢的女人,而你,能給我什麼?”

康敏露著譏誚的麵容,奪走了一個男人對愛情最初的美好幻想。

“你,你不是這樣的,我認識的那個小師妹,絕對不是這樣的人!”

他崩潰地癱坐在地,內心之中宛如千刀萬剮。

“為什麼?到底為什麼?”

或許是憤怒激發了他內心之中的某種力量,他停滯不前的修為,竟然隱隱鬆動了。

“我掏心掏肺給你,甚至為了你不惜與歐陽鋒開戰,你,你就這麼對我?”

“那是你蠢!”

康敏搖曳著豐腴的身姿,緊緊貼在歐陽克的身上,“要是你忍氣吞聲,還可以坐穩大師兄的位置,居然敢對師父開戰?現在淪為廢物,也是你咎由自取。”

“我一早就看出來了,你這種人根本太過愚蠢單純,根本走不長遠。”

“你......你這個賤人!”

方大元仰天一聲怒吼,喊出了積壓已久的憤怒。

“哎呦,你個廢物還敢罵人?你再罵一句試試?”

歐陽克一巴掌就甩向了他的臉,怎奈,方大元反應迅速,雙指猛地扣住了他的手腕,輕而易舉將他摔在地上。

就像是浩克甩雷神一樣。

“噗嗤!”

歐陽克猛噴出一口鮮血,難以置信,“你個廢物不是丹田被毀了嗎?怎麼會有這種實力?不可能!這不科學!”

“承蒙上天抬愛,讓我遇到貴人了,回來向你們這家豬狗不如的東西複仇!”

方大元的氣勢不斷攀升,殺氣凜然,根本壓得歐陽克抬不起頭。

“兄長,救我!”

生死存亡之際,他大呼救命,隻見一道人影快速逼近,手中一道寒芒直刺向了方大元的胸口,速度快到了極致。

“找死!敢動我弟弟,你也配?”

與此同時,那康敏居然祭出了一道劍光,劈向了方大元的側身。

“去死!”

三打一!

幾乎必勝的局麵。

“臭不要臉。”

怎奈關鍵時刻,薑凡赫然出手,他先是一巴掌拍飛了歐陽雄,後一腳踩著康敏的腦袋,將其摁在地上。

“好你個賤人!”

“他們兩兄弟出手也就罷了,你居然還敢出手?真當大元無人庇佑嗎?”

-薑凡此話一出,就立即引起了軒然大波。“你特麼是不是有毛病?人楚家能來道歉,已經是善莫大焉,你還要為難?你以為你自己是什麼貨色?”林成棟作勢就揚起了拳頭。“你再敢亂說話,我弄死你!”回頭,他諂媚地朝著楚仁美點頭哈腰,“楚先生,不要在乎這個癟三,他說話,您就當個屁放了。”“這小子是不是存心想害死我們?”秦家一幫人此時也緩過神,一眾小輩對著薑凡指指點點。“人楚家能道歉,那是大家族的風範,不想跟你們一般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