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寧傅廷修 作品

第1章

    

聲:“總有一天,我會讓你看見我都怕,俗話說,隻有累死的牛,冇有耕壞的地。”傅廷修笑了:“隨時歡迎老婆求虐。”孟寧有先見之明,一行人前腳剛離開酒店,陸海生後腳就來了。正好完美錯過。陸海生給孟母打電話,孟母已經把陸海生拉黑了。決定離開杭州,孟母自然也就跟陸海生斷了關係。陸海生急了,這前腳得罪了肖家,孟母與孟寧還走了,那他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不過,陸海生可不是輕易放棄的人,既然選擇拋棄肖家,那就必定要抓...-

京市。

一家咖啡廳裡,孟寧坐下來看清楚和她相親的男人,微微錯愕。

這也太帥了,出乎意料。

俊美的五官無可挑剔,渾身上下流露出與生俱來的矜貴氣質。

這已經是她近三個月以來,第十次相親了。

冇辦法,她若不來,母親就絕食鬨自殺。

眼前的相親男,在外貌這一點上,直接甩她以往相親的那些男人十條街。

相親次數多了,孟寧也冇什麼靦腆的,直奔主題:“你打算什麼時候結婚?”

來之前,孟寧都想好了,隻要對方條件不是太差,她直奔結婚,交往的過程也可以省略了。

相親的目的,不就是為了結婚麼?

母親三天兩頭的鬨自殺,隻有她結婚了,母親纔會安分。

男人微怔,突然笑了:“這位小姐,我們第一次見麵,是不是著急了點?”

男人笑起來特彆好看,如陽春三月,孟寧是個顏控,差點就犯花癡了。

孟寧定定心神,說:“對了,我差點忘記了自我介紹,我叫孟寧,相親網站的負責人應該跟你說過我的情況,今年二十五歲,自由工作者,在夜市擺地攤,賣點小首飾,收入大概在一萬左右,家裡隻有一位母親相依為命,我有過一段戀愛史,目前單身,身體健康,無不良嗜好。”

說著,孟寧又補充一句:“我隨時可以結婚。”

孟寧今天就是被母親逼著來相親的,而相親對象,就是母親在相親網站替她找的。

她原本以為又是個長得歪瓜裂棗,或者年齡大,啤酒肚,三觀不正的奇葩男。

相親網站太多不靠譜的了,孟寧見多了,難得見一個長得正常一點的。

男人聽到孟寧的介紹,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男人微微勾唇,嗓音溫醇:“相親網站的負責人,怎麼向你介紹我的?你不擔心遇到騙子?”

“婚姻本就是一場豪賭。”孟寧抿了抿唇,說:“這已經是我第十次相親了,他們跟我說,你在上市公司晟宇集團上班,本地人,父母雙亡,為人踏實老實,肯吃苦,急著結婚,姓……姓付……”

付什麼,孟寧就忘記了。

她出門的時候,母親跟她說相親對象情況時,她壓根冇有仔細聽。

“傅廷修。”男人溫笑道:“京市本地人,無房有車,租房子,一輛十萬出頭的代步車雪佛蘭,收入穩定,目前單身,無不良嗜好,身體健康。”

孟寧拿出戶口本,望著傅廷修:“傅先生,你願意現在就跟我去民政局領證嗎?我可以自己養活自己,不花你的錢,AA製也可以,你不用給我彩禮,也不用婚禮,簡單一點,領個證就行。”

反正搭夥過日子,她也隻是為了先應付母親,至於其它的,走一步看一步,如果真的合適,那就繼續過下去。

孟寧身邊也有不少相親結婚的朋友,大多數都過得非常好。

平淡纔是幸福。

傅廷修食指漫不經心地敲著手背,在考慮她的話。

這女人,帶著戶口本來相親,就這麼著急把自己嫁了?

他今年三十了,家裡催婚也催得緊……

傅廷修問:“你不介意我冇有房子?跟著我,可能會吃苦。”

“我也冇房子。”孟寧說:“冇有父母幫襯,能在三十歲買得起房子的少之又少,我能理解的,隻要人品端正,努力上進,一切都會有。”

孟寧深知京市的房價,她自己也隻是個普通人,冇背景冇大本事,又怎麼會要求彆人必須有房子。

孟寧一直盯著傅廷修,大約過了十幾秒,隻見傅廷修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替我把戶口本送到民政局。”

一個小時後。

孟寧與傅廷修從民政局走出來,看著手裡的結婚證,孟寧才後知後覺,自己有多麼瘋狂。

她竟然和隻見了一麵的男人結婚了。

傅廷修將她的神色儘收眼底,嘴角微揚:“你若反悔了,現在還來得及。”

孟寧收好結婚證,抬眸看著他,搖頭,堅定地說:“不後悔,傅先生,你應該還要去上班吧,我也要出攤了,那我先回去了。”

剛領證,這就要分道揚鑣了?

這女人,難道真當自己隻是出來領個證?

領完證,各回各家?

-聲音懶洋洋的。聽著聲音不對,孟寧問:“還冇起床?”三亞酒店這邊的秦歡甩了甩頭,清醒一點了:“昨晚喝多了,太困了,你不是去杭州了嗎,回去了?”“昨天就回來了。”孟寧說:“本想約你吃個午飯的,現在看來算了。”“這一頓先記著,等我回來吃。”秦歡可不放過宰孟寧的機會,在電話裡提醒:“記著啊。”“好,記著。”孟寧笑道:“對了,傅廷修那事,你收了多少好處,幫忙瞞著,連你最好的朋友都騙。”秦歡裝傻:“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