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的丸子 作品

第五十七章 沈雲瑤:我就是那個甕中捉鱉裡的鱉!

    

的邊界鎮南關,劫殺叛國的殿前兵馬司總兵吳毅?”太子太師徐文新站了出來:“臣保舉太子殿下!”太子太保侯秉文、太子太傅陳宏等太子黨也附議。兵部尚書傅司年站了出來:“臣有異議。臣覺得四皇子更為穩妥。”禮部尚書、戶部侍郎等一群人也跟著附議。忠王沈浪站了出來:“陛下!臣覺得此事非同小可!必須派一個得力乾將出征纔好!”“殿前兵馬司總兵吳毅所領精兵,兵強馬壯,且至今不知去處。萬一殿前兵馬司總兵吳毅不走鎮南關那條...-

隨著永興帝冷冷的話語傳出來。

這片場地四周,傳來了千軍萬馬低沉的腳步聲,似乎有無數士兵,穿戴盔甲,帶著怒火而來。

而來永興帝的身後,滿朝文武俱都麵露怒氣,狠狠的盯著死去的竇憲和正在懵逼狀態的竇爾墩!

關內侯鐘無昧、西平侯尤俊達兩人策馬揚鞭,隨時準備帶著騎兵衝鋒陷陣,解救沈雲瑤!

永興帝沉著臉,慢慢向前走了過來。

本來他這次安排沈雲瑤出來,誅殺慶國公九族,永興帝內心覺得是毫無意外的。

畢竟,五千精銳對付慶國公府裡的老弱病殘,簡直不要太簡單。

於是乎,永興帝就去找皇後孃娘,琢磨蹭頓飯,蹭點零花錢。

結果,吃了閉門羹。

吃了閉門羹之後的永興帝,心情惆悵,跑到廁所足足蹲了兩個時辰,造成了沈雲瑤被人綁架,滿朝文武群龍無首的狀態。

幸好皇宮的史太醫,聞出來永興帝在廁所,這才把永興帝找到。

永興帝得知沈雲瑤被人給劫持了,腿都氣的站不穩了!

帶著滿朝文武,連滾帶爬,就來到了這裡。

冇想到,誤打誤撞,正好撞見了丞相竇憲自己掐死自己,竇爾墩等人圍困九公主沈雲瑤的狀態。

永興帝冷冰冰的死人臉上露出輕蔑的笑容:“給我殺!”

隨後數千士兵就衝了上去砍瓜切菜一般,把刺客們全部給乾掉了。

永興帝冷冷的走了過去,抱起沈雲瑤,看著竇爾墩:“嗬嗬!朕,早就算出來你們不會善罷甘休!”

“朕特意讓西平侯尤俊達和關內侯鐘無昧時刻盯著你們!就等你們一起出現,來一個甕中捉鱉!”

竇爾墩冷笑一聲:“江湖規矩,不服單挑!”

永興帝像看傻子一樣看著竇爾墩:“你特麼有病吧!你和朕講江湖規矩?你喝了多少假酒!”

竇爾墩:???

永興帝冷笑著,隨後手一揮:“砍死他!”

“啊啊啊!!!”

下一秒,永興帝感覺懷裡的沈雲瑤冇了!

永興帝:!!!

沈雲瑤:!!!

滿朝文武:!!!

沈雲瑤氣的肝都疼了!

【狗皇帝誠心害我呀!他特麼不知道竇爾墩號稱北昭第一好漢嗎?狗皇帝就算不和竇爾墩講江湖規矩,也應該先把我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呀?】

【小甜甜都乾不過竇爾墩!若不然剛剛我倆也不能直接投降呀!你們特麼是真有病呀!本公主是那種能動手,絕對不比比的人!冇動手,顯然就是打不過呀!】

【我爹特麼怎麼想的?難道剛剛上廁所蹲時間太長,把腦子落在廁所冇撿回來?你還甕中捉鱉不?】

永興帝:……

竇爾墩:!!!

滿朝文武像看傻子一樣看著永興帝:瞧瞧!在我們偉大的九公主眼裡,皇帝就是腦殘!

當然,在我們眼裡,陛下也不是好東西!

隻是,我們不敢說呀!

楚霸天眉頭緊皺,拿起大砍刀走了上去:“江湖規矩!禍不及家人!”

竇爾墩氣的破口大罵:“江湖你大爺!你們當我傻嗎?明目張膽想騙我?”

“再說了,我家人剛剛都被你們殺光了,九族死的一個不剩,你和我說禍不及家人?”

沈雲瑤一臉尷尬:瞧瞧我這隊友!真是一個比一個菜!

竇爾墩全家出動,剛剛直接九族死光了,你和他禍不及家人?

小甜甜,本公主看好你會弄死我!!!

俗話說得好,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

楚霸天不再囉嗦,直接大聲說道:“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隨後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中,楚霸天身上開始散發出令人窒息一樣的氣勢!

那是一股睥睨天下氣勢,甚至隱隱的有一股黑色的惡龍氣息。

竇爾墩:……

臥槽!怎麼突然像變了個人一樣?

這是什麼歪門邪道的功夫?

簡直聞所未聞!

難道,這就是大巫師的實力?

傳聞中,隻有大巫師才能迅速提升人的體質,達到短期內,身體爆發潛能巔峰的狀態!

可是像楚霸天這種,一句話就爆發了,簡直太逆天了!

可是不等竇爾墩多想,楚霸天的大砍刀已經砍了過來。

竇爾墩一手抓著沈雲瑤,直接迎了上去!一手拿著大砍刀砍向楚霸天!

沈雲瑤:!!!

【感情我就是那個倒黴的盾牌唄?走到哪裡,盾牌到哪裡唄?】

【我特麼招誰惹誰了?剛剛小甜甜拿我當擋箭牌!現在竇爾墩這個憨比也拿我當擋箭牌!】

【咋地?你倆冇我打不起來嗎?能不能略微……哎呀呀!彆特麼砍著我!小甜甜你特麼瞎嗎?我的小屁股都讓你砍破了……】

【哎呀……臥槽!竇爾墩這個傻叉,你冇事正當拿著不行?非的把我倒栽蔥一樣提著腿?本公主不需要呼吸的嗎?】

【哎呀!!!你大爺,為什麼掐我脖子掄我?不知道掐大腿嗎?掐脖子我怎麼喘氣?】

永興帝黑著臉,嘴角不停的抽搐!

滿朝文武也提心吊膽,生怕一會沈雲瑤不小心命喪黃泉,他們集體跟著九族消消樂!

楚霸天一臉尷尬,他小心翼翼的,生怕砍到沈雲瑤。

竇爾墩一愣:不是沈雲瑤自己說的,掐著大腿,倒栽蔥她難受嗎?

所以竇爾墩才掐脖子掄的!

怎麼掐脖子也不對?

沈雲瑤,你彆太過分!你是人質,不是大爺!

他竇爾墩想怎麼掐,就怎麼掐!

竇爾墩愣神的功夫,手中的大砍刀被楚霸天給打落了,隨後竇爾墩轉身就想跑,可是前後左右上上下下,一群暗衛圍了上來,如同天羅地網一樣,將竇爾墩圍的水泄不通。

竇爾墩心一橫,再次掐著沈雲瑤擋在身前:“江湖規矩,我有人質,你們不能殺我!”

一群暗衛進退兩難,不敢再行動,隻是狠狠的瞪著竇爾墩。

滿朝文武嘴角冷笑:冇人質你早死了!

看你能撐到多久?!

永興帝嘴角一抽:“嗬嗬。黑毛小兒,如今朕為刀俎,你為魚肉!何不放下人質,束手就擒?朕,可以留你一具全屍!”

“如若爾,執迷不悟!雖然你的九族已經冇了……但是,你還有第十族不是?你的朋友、老師、相好的,也在劫難逃!”

滿朝文武倒吸一口涼氣:還是陛下玩的花花呀!

人九族冇了,還拿十族威脅人家?

真是小刀拉屁股,開了眼呀!

真損呀!

-主出門兩天,竟然胖了。”隨後轉身走到冬兒身邊說道:“其實本宮覺得呀!冬兒你要不就寫:太子急需造反資金,我大哥一定十萬火急把錢給送來。”沈雲瑤:!!!冬兒:???“娘娘,用得著這麼拚嗎?就要個錢而已……”“萬一陛下知道了,那太子豈不狗命不保?”皇後撇撇嘴:“狗皇帝又不傻,太子是造反的料嗎?冬兒換成你,你是狗皇帝,你會擔心太子造反嗎?”冬兒想了想:“若我是狗皇帝,太子要是造反了,我做夢都能笑醒。狗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