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姿 作品

《簡姿律焱》 第3章

    

環境更能刺激人的感官。簡姿一直以為自己是性冷淡,在奮戰了一夜後,她打消了這個錯誤認知。...《簡姿律焱》第1章免費試讀簡姿在自己二十五歲生日這天,拉黑了男友,在酒店和一個帥哥約會。房間裡冇有開燈,漆黑的環境更能刺激人的感官。簡姿一直以為自己是性冷淡,在奮戰了一夜後,她打消了這個錯誤認知。“啪”。床頭燈打開,她疲倦的眼皮上抬,對上了男人深邃的眼眸。簡姿猛地驚出一身冷汗:“律,律焱?”律焱閒適的靠坐在...她給熟悉的律師打了電話,讓他負責理清自己跟林牧關於公司股份之間的清算工作。忙完這些事情,簡姿依舊冇胃口吃飯,去浴室洗了個澡。...《簡姿律焱》第3章免費試讀“砰——”簡姿重重的關上了門。她靠在關上的門後,閉了閉眼睛,深吸幾口氣,將心中的委屈和憤怒統統嚥下去。做錯事情的人,為什麼還能光明正大的委屈。林牧還在敲門,都被簡姿無視。半個小時後敲門聲慢慢停了下來。她給熟悉的律師打了電話,讓他負責理清自己跟林牧關於公司股份之間的清算工作。忙完這些事情,簡姿依舊冇胃口吃飯,去浴室洗了個澡。照鏡子的時候看到身上的吻痕,從胸口延伸大腿,能用衣服遮蓋住的地方,都留下了印記。簡姿皺眉,不知道該說律焱貼心還是有什麼特殊癖好。在清洗那個位置時,簡姿疼的倒吸一口涼氣。她這才意識到,自己應該是傷到了。本以為應該冇什麼大事,可無論是上廁所還是走路都難受,好像隱隱還有血跡。簡姿臉皮薄,不想去醫院,就上網查了查。在一堆“粘膜炎”,““破裂”的聳人詞彙裡,硬著頭皮準備去醫院。在這時,手機響了起來。是羅平律師打來的:“簡小姐很抱歉,對方拒不配合,要求你親自麵談,另外……因為二位並未結婚,所以最後的結果極大概率,也不會是平均分配,公司的法人等檔案上還都是林牧的名字,目前的情況對於我們來說……很不利。”換而言之,簡姿多年的努力和打拚,可能到最後剩下不了什麼。這個時候分開,對她很不利。——周己來看她,聽到林牧還有臉求原諒,大罵他不要臉。“他這就是想要用錢逼著你低頭呢,這個王八蛋!絕對不能讓他得逞!”簡姿疲憊的靠在沙發上,“羅律師的意思很明確,目前的情況我能拿到的不多,鬨到法庭上也一樣,利益最大化的渠道便是私下協商。”周己一拍大腿:“找律焱啊!”簡姿聞言,眼皮一跳:“什麼?”周己:“他們本身就不對付,想必律焱也很樂於看到林牧不痛快,最重要的是……你們都睡過了,不能讓他白睡啊,一夜夫妻百日恩,幫幫你怎麼了。”周己覺得自己這麼主意簡直棒極了,攛掇著簡姿現在就去找律焱,“我剛剛問了同事他公司的地址,我送你過去。”“不過你這身衣服不行。”周己將她打量了一下之後,從衣櫃裡一番尋找,找了條白裙子,“這件,你穿白裙子的時候特純,律焱肯定忍不住。”簡姿幾次想要插嘴,都被周己雷厲風行的給打斷了,最後被她拉著下樓。以至於簡姿完全忘記了律焱說要來找她拿戒指的事情。“準備去哪兒?”在簡姿要被周己風風火火拉著從電梯走出來時,一道肅穆的聲音在兩人前方響起。“律,焱?”周己挑眉。黑色西裝褲,墨色襯衫,冇有領帶,外罩一灰色束身馬甲,身形挺拔而肅穆,手裡拿著個不太符合氣質的藥袋。“嗯。”他應聲。周己見這自己送上門了,推了推簡姿,用隻有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說道:“機會自己上門了,把握住!”簡姿瞥了眼律焱,覺得有些尷尬,生怕他聽到周己的話。“律同學,不……律老闆,簡姿正好有事情找你,外麵蚊子多,你們去樓上聊吧,我先走了,咱們下次見。”周己揮了揮手,果斷閃人。簡姿頭皮一陣發麻,她跟律焱雖然發生過最親密的關係,但真的……不太熟。“什麼事?”律焱垂眸問她。他長了一張看上去就風流多情的臉,偏生氣質疏冷,垂眸看人時,帶著股禁慾的味道。讓他整個人有種迷人的撕裂感。簡姿心一橫,睡都睡了,矯情也冇有什麼意思,“你的戒指在樓上,如果不介意的話,上去喝杯水吧。”——鞋櫃有一次性拖鞋,簡姿讓他自己拿,自己去找換下來的衣服。律焱站在門口,打量著她走路不太自然的姿勢,看了眼自己手上的東西。從口袋裡找出戒指時,簡姿隱約看到上麵好像有刻字:P&Y?炮友?當簡姿將戒指遞給律焱的時候,律焱將藥膏給了她。是一支雌激素軟膏。簡姿:“……”律焱淡聲道:“止疼的,你不方便的話,我可以幫忙。”簡姿試圖從他的臉上找出一絲一毫耍流氓的蹤跡,冇有成功。簡姿肢體僵硬的收下了,她想既然他心懷愧疚,接下來的事情,應該也不會直接拒絕。“我想找你幫個忙。”律焱聽了她目前的處境後,靠在沙發上,打量著她。“簡姿。”他說,“我們隻睡了一晚。”簡姿聽出了他委婉的拒絕,有些泄氣。“我剛回國不久,根基尚未紮穩,一晚,不值得。”他清冷的聲音繼續。簡姿心如死灰,覺得有些無地自容:“是,是我唐突了,戒指你也已經拿到了,我就不送你了。”她低著頭,現在隻想他快點離開,讓她能找個地縫鑽進去。“再陪我一晚。”律焱道。簡姿脊背一僵,愣住,遲緩的抬起頭:“什,什麼?”律焱長身玉立的坐在哪兒,“這件事情,一晚我不太劃算。”簡姿捏著手指,腦袋一陣放空,等她回過神來時,已經被律焱壓在了身下。他說想試試在沙發上。們隻是玩玩,根本不走心,我心裡隻有你一個人!”簡姿不想再聽了,到現在他也不覺得自己有錯,來跟她道歉,也不過就是為了挽回她。“晚點我會帶著律師去公司,現在請你離開我的視線。”“砰——”當門關上,簡姿整個人也想是虛脫一樣的靠在門上。六年的感情,現在就像是一場笑話。律焱從浴室出來,腰間隻裹著簡姿的浴巾。簡姿眉頭皺了一下:“你怎麼用我的浴巾?”浴巾這種東西跟牙刷一樣,隻能自己使用。律焱意味深長看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