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史上最強廢材逆襲 作品

第1556章 大墓五百萬

    

我的殺伐劍勢!”十西皇子淡淡的笑道。“你一個神武國的皇子,為了修煉,居然將兩國國戰當做試煉場,視人命如草芥,你還真殘忍!”陸仁憤怒道。“本皇子殘忍?你可彆說的那麼大義凜然,你剛纔可殺了不少人!”十西皇子冷笑道。“我是為了保家衛國,而你卻利用西疆國來攻打薑雲國!”陸仁冷冷道。“那又如何?”十西皇子滿臉不屑道:“西疆國攻打薑雲國,的確是本皇子的主意,一來可以逼迫你師父早日嫁給我皇兄,二來,自然是讓本皇...-

轟隆隆!

大日天災的能量緩緩消散著,地麵上出現了一個直徑足足有著上百丈的深坑,而深坑中,十七個魔劫殿的武者,早已經屍骨無存。

魔嶺北看到這一幕,眼神驚駭萬分,怎麼都冇有想到,陸仁竟然這麼厲害,將大日天災修煉到圓滿,一招將他的十七個同伴全部屠殺了。

哪怕這件事情發生在他的麵前,依舊不敢相信。

一個神君三重的武者,還是十分年輕的武者,將大日天災修煉到圓滿。

他本打算讓自己的同伴,去牽製陸仁一番,自己好全力催動困魔幌天繩的。

但誰能想到,他還冇有催動,同伴全死了。

“該死,殺!”

魔嶺北咬牙,直接催動還冇有灌注足夠神力的困魔幌天繩,那困魔幌天繩宛如毒蛇一般,在虛空洞穿,便朝著陸仁的身軀纏繞而去。

陸仁身形晃動,激盪出五行劍氣分身,和那困魔幌天繩遊走而去。

同時,陸仁大手一掠,將十七枚魔劫殿武者的神格抓了過來。

“天地烘爐!”

陸仁爆喝,頭頂浮現出一尊巨大的烘爐,將十七人的神格,直接吞噬了進去,神格當中蘊含的強大魔性,被天地烘爐煉化,化作一股龐大的能量,襲進神嬰之中。

這十七人當中,有九個神君境八重,八個神君境七重,其神格當中蘊含的魔性,自然十分恐怖,而且還是剛剛被陸仁斬殺,魔性保留完整。

如今,天地烘爐將其全部煉化,僅僅片刻的功夫,陸仁體內的大墓,直接暴漲到了五百萬。

陸仁的力量,直接提升了五成!

這一刻,陸仁再度踏入五絕層次,有著媲美神君八重的戰力,對上神君九重的魔族武者,亦有一戰之力。

而且,陸仁還有命運虛無劍魂的力量。

“殺!”

陸仁身軀一動,瞬間衝殺到了魔嶺北的麵前,鬼弑影魔劍劈殺而出。

“找死!”

魔嶺北怒喝一聲,戰戈再度揮動,和陸仁的鬼弑影魔劍碰撞在一起。

魔嶺北向後一退,四周都被震連連崩碎起來。

魔嶺北盯著陸仁手中的長劍,閃耀著白銀光輝,道:“這是劍魂之力嗎?”

他大手一揮,重新將困魔幌天繩收了回來,道:“陸仁,看來我的確小看了你,我一時大意,讓你屠殺我這麼多同伴,不過,既然你在藥林,你就必死無疑,我們等著瞧吧!”

說話間,他身軀閃爍,化作一道魔氣,直接離開了。

陸仁見魔嶺北逃走,也冇有追擊,對方實力並不弱,而且還是一絕天才,哪怕藉助輪迴劍域,依舊冇有太多勝算。

陸仁將十七個魔族武者的納戒搜颳走之後,也不遲疑,迅速離開此地。

他隨意探查一番,除了一些神石材料以外,並冇有能夠提升他陰陽神則的天材地寶。

陸仁四處搜尋,足足三天三夜的時間,依舊冇有什麼收穫,也冇有找到淨天神草。

所以,陸仁乾脆拿出大道蒲團,開始參悟天地大道,繼續修煉陰陽神則。

陰陽神則,唯有修煉到九重之後,然後修煉到圓滿,日後纔有機會陰陽合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凝聚出其他神則。

神尊強者,一般修煉出的第一個神則,就是空間神則,因為當初踏入神尊境的時候,修煉過空間之力,這是最容易修煉的。

一旦修煉出空間神則,在虛神界撕裂空間,完全是輕而易舉。

而像鐵司南這樣的神尊九重武者,還修煉出第二個神則,神鐵神則。

一般,達到神尊,修煉的神則越多,同境界下,實力自然就越強。

陸仁整整修煉三天三夜,便發現自己的陰陽神則,距離神君三重巔峰,越來越近了。

“不出十天,應該就能突破了!”

陸仁微微一笑,突然間,自己身上攜帶的一枚傳音符篆,又傳來聲音。

是另外一個人傳來的。

“陸仁,魔劫殿王子魔帝劍說自己得到了淨天神草,命你在七天內前往藥林的中央廣場,否則他會直接燒燬淨天神草!”

聽著傳音符篆傳來的聲音,陸仁不由回了一句,道:“中央廣場在哪裡?”

“我現在的位置,就距離中央廣場不遠!”

很快,傳音符篆的能量就消失了。

這種傳音符篆,一般隻能夠交流幾句話。

不過,陸仁大概已經知道中央廣場的位置了。

“想不到魔帝劍居然得到了淨天神草,到底是真是假?”

陸仁皺了皺眉。

不過,不管是真是假,他都要去闖一闖。

“不死劫魔神的子嗣,隻怕最次也是親傳級彆的天才,無論如何,七天時間,我一定要踏入神君境四重!”

陸仁咬咬牙,沉下心來,感悟著天地大道,繼續修煉著陰陽神則。

他的計劃是十天時間完成突破。

但七天,隻能拚一拚了!

藥林中心廣場!

隨著魔帝劍將訊息傳出去,許許多多的武者,有散修武者,有神宗弟子,中古世家的子弟,紛紛彙聚於此。

此時,一個身材高挑,身穿金袍,身上劍勢淩厲的魔族青年,帶著十幾個魔族武者,盤坐在廣場中央,靜靜等候著。

“那傢夥應該就是魔劫殿的王子,魔帝劍,他們居然來我們虛神界抓陸仁!”

“神庭的賞賜太誘惑人了!”

“他們就不怕我們圍攻他們嗎?”

“那魔帝劍可是神君九重,身懷不死魔眼神體和不死魔鳥血脈,就算是風七絕,未必能擊敗他!”

“那可未必,聽說風七絕在藥林得到一株神草,踏入神君八重了!”

四周人群,紛紛議論起來,卻並冇有出手。

“陸仁,他真的在藥林嗎?”

有人不禁問道。

“在的,聽說陸仁屠殺了不少魔劫殿的武者,否則,魔帝劍也不可能如此憤怒!”

既然魔帝劍已經放出訊息,而陸仁也在藥林,陸仁會不會現身,一切等七天後纔會揭曉了。

但是,依舊有很多武者,認為陸仁並不會出現。

魔帝劍明顯是讓陸仁自投羅網,為了一株淨天神草,而且陸仁就算來了,也不可能從魔帝劍手中搶到。

換做任何人,都不可能會來。

-悅給林白打來電話。“姐夫,地址我發給你啦,你可一定要來啊,不然我有點怕。”趙欣悅語氣裡有明顯的不安。姐姐當年的遭遇,讓她心有餘悸。“放心,我會去的。”林白掛了電話,有點不捨的揉著安妮妮,“妮妮,我要去參加個派對,你……”“林白哥哥,我看來電顯示的趙欣悅,是那個網球天才趙欣悅嗎?”安妮妮卻打斷了林白的話,有點激動。“對啊,你認識?”林白有些意外。“啊,不認識,但我是她粉絲耶!”安妮妮更加興奮,“你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