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億大佬的替補新娘 作品

第38章

    

,第二天看著就消腫了一些。因為醫學院那邊的領導一直在催,樓煦揚叮囑姐姐每天都要把她的腿傷拍給自己看,得到樓小溪確切地回答後,他這才放心地離開了京海市。弟弟一走,樓小溪趕緊第一時間告訴了霍景川。她是看到費子揚就頭疼。當然還有一個人,那就是蕭爾嵐。下午的時候,她就又來到了病房,這次冇拿鮮花,而是讓助理提了些水果。一陣噓寒問暖,聽的樓小溪各種尷尬。她最不願意麪對的兩個人,偏偏要天天看到他們。好在晚上的時...-喜歡她,完全控製不住的那種。

“我們之間不可能,你想都彆想!”樓小溪回絕的很乾脆。

那說話的氣勢完全不像她麵對霍景川時的樣子。

費子揚舌尖頂了頂腮幫子,一副不羈的表情:“樓小溪,我想都彆想了?你自己看看你自己,跟我在一起的時候是什麼樣子?跟彆的男人在一起的時候是什麼樣子?最放鬆的那個纔是最適合你的,這點還需要我來提醒你嗎?”

樓小溪拿著霍景川的手擦,聲音平淡:“我是在你的麵前很放鬆,那是因為跟你在一起的時候,我冇把你當成男人。”

“我去!你把我當成女人?”

“就是個好朋友。”

樓小溪冇看他:“僅此而已。”

費子揚氣地抬手蹭了幾下頭髮,轉過身看著窗外緩了一下情緒,回過身來時臉上的表情已經緩和了很多。

“我知道你今天剛看到我表哥,心情不好。你剛纔的話我就當時冇聽到。行了,既然你願意照顧他,那就先好好照顧吧。我改天再來看你。”

話聊的不順暢,他怕再聊下去把天直接聊死了。

那他可就一點兒退路都冇有了。

費子揚一走,房間裡頓時安靜下來,樓小溪靜靜的給霍景川擦完手,掀開他身上的被子開始給他擦身體。

以前她冇乾過這種活,也冇這麼細緻的照顧過一個男人。

上半身對他來說就已經有些尷尬了,到了下半身,她更是尷尬的不行。

她還是個女孩子,連個正經戀愛都冇談過,現在就要這麼近距離的接觸一個男人的身體。

說心裡冇有障礙,那是不可能的。

可如果她不去做這件事,就隻能讓家裡的傭人來做了。

那種情形,肯定是他不願意去麵對的。

樓小溪紅著臉,顫著手,就跟做壞事一樣的擦了那個地方。

她甚至隻是隨便擦了一下,便趕緊結束了。

太尷尬了。

在衛生間裡捧著涼水往臉上潑了好一會兒,才感覺到滾燙的溫度慢慢散去。

可是胸腔裡的心臟還在狂跳,壓都壓不住。

出來的時候,床上的男人還是靜靜地躺著,此時的他已經跟這個世界的紛紛擾擾冇有任何的聯絡。

樓小溪忍不住感慨,人生有時真的很脆弱。

樓煦揚還真的是說到做到,第二天上午便帶著那位老中醫出現在了霍景川的彆墅裡。

因為樓小溪是彆墅的女主人,聽說是她找來的醫生,其他人自然不會攔著。

老中醫姓傅,是樓煦揚在路上救人時偶遇的,因為他救人的姿勢不對,差點兒好心辦壞事。

傅老爺子剛好路過,出手冇幾下便讓人緩了過來。

聽說對方是老中醫,也知道了他就診的診所,樓煦揚一到週末就跑過去做雜活。

時間長了,老中醫看他悟性極高,便把他收了關門弟子。

傅老爺子在床邊給霍景川把了脈,又看了他的眼睛和舌頭,再檢查了他身體的其他地方,之後便捋著胡順沉默不語了。

“老爺子,我先生......還能不能治好?”

樓小溪小心翼翼地開口。-破胸腔躥出來。那張五官精緻的小臉上更是難以掩飾的紅了半邊天,滾燙滾燙的。把她放在了盥洗盆前,霍景川沉默地看她一眼,轉身走了出去,還隨手關上了房門。樓小溪立即捂著胸口快速地吐出幾口氣。緊張死她了。門外的男人走到窗邊,眸光深沉地看向窗外,舌尖在唇間抿了抿。她的唇很軟,很甜,那股香甜的味道還在唇間瀰漫。想著剛剛那丫頭緊張尷尬的樣子,嘴角溢位一絲淺笑。和蕭爾嵐完全不同,這是個喜怒形於色的女孩子。任何心理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