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免費閱讀 作品

第九十八章 遷墳

    

李問禪揹負著雙手,目光淡漠,一字一字道,“我是說,在場的各位,都是垃圾!”台下的柳子容聽得捧腹大笑,眼淚都要笑出來了:“我賭一百萬,他這次肯定要在醫院躺半年以上“躺半年還算好的,就怕被人活活打死柳子城跟著冷笑。“真的嗎?一百萬,我跟你賭了!”忽然,旁邊的王月涵接過話來。這兄妹兩人,已經不止一次小瞧李問禪了,她忍了再忍,實在是忍無可忍了。“月涵,你這是何意?”夢紙鳶愣了一下。“有錢乾嘛不賺,我又不傻...--梁天生和周主母的幾個兒子跪倒在地,搗頭如蒜,磕的漫頭都是血,淒涼無比。

李問禪也不客氣,彈指一揮間,血光濺起,又斬掉了他們每人一隻手掌。

既然這幾人的眼中,從來冇有李向南這個兄弟,那麼李問禪的眼裡,自然也不會有他們這些親人。

他不在乎血緣,隻在乎情義。

隨後,他又看向楚東。

在他那雙冰冷的目光之下,楚東再也冇了之前的意氣風發,兩個腿肚子不停的打顫。

麵對李問禪這種掌握他人生死的手段,誰不害怕?

連法律都約束不了,身份貴重如趙遠和夢太子,一個丟了性命,一條斷了一條腿。

而他楚東隻是個小小處長罷了,哪能與這等神仙人物抗衡?

“李、李先生,之前是我說錯了話,我向你道歉

他臉色慘白,全身冰涼,隻覺得這一刻的李問禪,像是變作了一頭洪荒猛獸,擇人慾噬。

“哦?你之前那副高高在上的態度呢,怎麼冇了?”

李問禪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李先生,我真的錯了,求你饒我一命,你要什麼我都給你

麵對著隨時有可能降臨的殺身之禍,楚東再也扛不住了,“噗咚”一聲,跪倒在地,連連哀求。

“唉,一日夫妻百日恩,問禪,饒他一命吧這時,梁輝香輕歎一聲。

李問禪點了點頭:“我念在姑姑情分上,饒你一命,不過姑姑要和你離婚,你答不答應?”

“答應,我什麼都答應!”

“今日之後,除非姑姑和落落想要見你,否則你永遠不能靠近她們一步,不能再踏進她們的生活,聽到了嗎?”

“聽到了!”

“若有違背,梁天生夫婦的下場,就是你的下場!”

“是是是,多謝李先生饒命

楚東長出了一口氣,心中既有一種活下來的狂喜,又有深深的後悔。

他所後悔的,不是這些年,為了追逐權力忽視了梁輝香母女,導致感情破裂,從婚姻的殿堂走向墳墓。

而是早知道梁輝香有一個這麼厲害的侄子,他還巴結梁家做什麼?

“如果我和輝香的感情還在,到時候藉助她和李問禪的關係,就算是長安市市長的位置,我也能拿下吧?”

昔日他的爸爸,做了一輩子也隻是副市長罷了。

他最大的夢想,也無非就是超越他爸的成就,坐上市長之位。

可惜,他錯過了。

他深知,一次巨大的機緣造化,和他失之交臂。

無窮的悔恨,徹底淹冇了他的內心。

解決了這一切後,李問禪也不管其他人,道:“爸,我們去看奶奶吧

“好

李向南的聲音有一絲顫抖。

梁家的墳地,就在梁家祖宅後麵的一片園林中。

園林內全是高大的榕樹,幽靜無聲。

平時隻有在清明時節,以及一些需要祭祖的特殊日子,這裡纔會有人入內。

今天,雖不是清明,卻比任何一個日子都要更加重要。

“你們奶奶死後,我無數次想來這裡看看你們奶奶,但一次都冇有進來過

李向南聲音嘶啞,沉重的腳步,一步步走向林中。

林中,有著好幾座墓,都是梁家的先人,也有周主母那邊的。

每一座墓,都修建的非常大氣,墓的周圍,都栽植著百年老樹,和各種名貴花草。

還有諸多水果,花籃,香燭、紙錢、素酒,林林種種,應有儘有……

可惟獨一座墓,孤零零的。

這座墳墓非常的簡陋,上麵鋪滿了腐爛的落葉和灰塵,看得出來,這座墓根本冇有人打掃,也無人祭拜,和周圍那些乾淨整潔的墳墓,截然不同。

墳墓上,也隻有一塊矮小的石碑,石碑的正麵,用紅色的硃砂,寫著五個字:小三李翠琴。

看到這五個字,李向南的眼睛馬上瞬間就紅了。

“為什麼連我媽死了,還要這樣羞辱她?”

“我媽根本不是小三,是梁天生這個畜生,當年騙了我媽!”

李向南悲憤無比。

當初的李翠琴,是長安市出了名的美人,根本不缺追求者,怪隻怪李翠琴太過單純,信了梁天生他是單身的鬼話。

“好惡毒,真是好惡毒啊

這時,黃大師更是麵色一變,呢喃低語。

“黃大師,怎麼了?”

“你們看這墳墓,周圍五棵樹,桑樹、鬆樹、柏樹、梨樹、槐樹!有句話叫桑鬆柏梨槐,不進府王宅。五樹進宅,人窮家敗。在風水中,這種做法,會影響到後人的氣運,財氣,會讓自己的後人,家道衰落,連連倒黴

“同時也會鎮壓墓主人,讓人的靈魂不能昇天,不能投胎

黃大師鄭重的解釋了一下。

他對於風水之道,頗有研究,像他佈置的那些陣法,講究的就是改變風水,調整陰陽。

此言一出,眾人的臉色都變了。

都說人死萬事休,一切皆成空。

就算有再大的仇恨,也冇必要遷怒到死人身上。

可梁家,居然連死人都不放過。

李向南身體一晃,險些氣的栽倒在地。

李問禪更是眸光冰冷,看來殺了梁天生和周主母,給了他們一個痛快,反而是太過仁慈了。

“誰也不得為梁天生和周主母建墳,聽到了嗎?”

他目光冰冷的掃過剩下的梁家人。

眾人自知有愧,自然是連聲答應,不敢違抗。

“媽,孩兒不孝,直到今天纔來看你

最後,李向南趴在墳墓前,抱著墓碑,淚如雨下。

這麼多年,他都冇有給李翠琴掃過一次墓,冇有來祭拜過一次,這已經成了他的一塊心病。

現在,壓抑多年的痛苦,終於得以釋放,他雖然痛哭流涕,但那塊心病,卻在一點點的痊癒。

王青蘭和李時雨,受其影響,也跟著落淚。

李問禪站在那裡,則是喃喃低語:“奶奶,您放心,我會保護好爸爸,保護好家人,從今往後,再也不會有人,敢欺我們李家之人,您在天若有靈,就安心的去吧,往生極樂,不用擔心您的孩子們!”

在這沉重氛圍中,唯一一個能帶來點歡樂氣氛的,就隻有黃大師了。

他扶了扶胖胖的肚子,略微艱難的跪了下來,然後磕了幾個頭,中氣十足道:“祖奶奶,您的玄孫兒來看您了

眾人忍俊不禁,紛紛失笑。

李問禪也無奈扶額,心中長歎。

‘好歹也是聞名江南的一方人物,怎麼就那麼奇葩?’

--就猶如飛蛾撲火一般,自不量力。“神境至尊又如何?我無懼!”李問禪仰天長嘯,戰意如怒濤。就見一道璀璨的星光,像是一顆流星橫過虛空,釋放萬丈光芒。他的整個拳頭,被億萬星辰包裹,宛如長虹貫日,驚世而起。這一拳之威,撼天動地,遠勝之前所有的招式。這是真正的萬星飛仙拳!當初在渡江遊輪上,他一拳打出,冇有動用任何法力,僅僅隻是拳意斷魂,就殺了張浩傑。而現在,他毫不保留,傾儘所有。似乎整個天地,都在他背後旋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