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7章

    

這種事便是她陸家出麵都無能為力。“我知道了。”蕭天點了點頭,之前他還在猶豫,現在看來這醫術大會他真要走上一趟。“蕭先生,隻要金誠不倒,就能給您爭取到參賽資格。”“並且,您由金誠舉薦,那麼金誠的所有資源,包括各種配方,還有已經研發出的產品,您都能拿去參賽使用。”陸錦瑤語氣認真,如果金誠破產倒閉,那她在陸家就會失去所有話語權,更彆說引薦蕭天去參加醫術大會。“你不用提醒我。”蕭天明白陸錦瑤的意思,他想拿...--“你什麼意思?”

陳立仁當即臉色一沉。

“大伯,您先彆著急。”

“以前咱們看不起蕭天很正常,我承認我那時候也看不上他。”

“可是現在的他,要財力他能送上黃金玉石古董,甚至那文淵茶樓寶庫都可能是他的。”

“要人脈他能請來一城之長,要醫術他能略施手段,就讓三木一郎痛苦求饒認慫。”

“我們不得不承認,現在的他,確實是今非昔比。”

當陳若雪說到這裡的時候,周圍的幾個陳家人,都默默點了點頭。

畢竟,陳若雪說的話句句屬實,這些事情他們也都是親眼所見。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我們還用以前的眼光看待他,那就有些不明智了。”陳若雪無比認真的說出這些話。

而事實上,陳若雪在昨天,還冇有這樣的想法。

可是,她昨天親眼目睹蕭天的所作所為之後,她終於明白,現在的蕭天是多麼強大。

陳若雪是冇有那麼深的城府,也冇有太多心眼,甚至在很多事情上有些犯蠢,可這並不代表她是傻子,她也更不是瞎子。

當她親眼看到那些事情,就在她眼前發生後,她不得不承認,現在的蕭天,已經不是誰想拿捏就能拿捏的了。

現在的蕭天,更不是誰想踩,就能踩的了。

所以陳若雪的想法,纔在一夜之間,就發生瞭如此巨大的變化。

隻是,在聽完陳若雪這些話後,陳立仁卻依舊是麵帶冷意。

陳若雪是親眼看到了,蕭天跟三木一郎的對抗過程,可陳立仁並冇有見到。

甚至他都不相信,三木一郎現在生不如死的情況,是蕭天造成的。

所以,即便陳若雪說了這麼多,他心中依舊對蕭天是以前的固有印象。

“我記得您之前說過一句話,識時務者為俊傑。”

“眼前這個局麵,跟蕭天結仇,實在不是俊傑所為。”

陳若雪看著陳立仁,最後補充了一句。

“所以,你是什麼意思?”

“你是想讓我,想讓陳家,真的去給蕭天那個廢物低頭認錯麼?”

“你覺得,可能麼?我們陳家還要不要臉麵了?”

陳立仁說著說著就有些激動,伸手拍向了桌子。

“大伯,既然錯了,為什麼不能認錯呢?”

“低頭這種事情,也並不丟人,三木集團都能對他低頭認慫,我們為什麼不能呢?”

“難道您非要等到有一天,咱們也麵臨三木集團那樣的局麵時,再去對蕭天低頭麼?”

陳若雪眉頭微皺,心中也有些火氣。

“你給我閉嘴!”

“三木集團是三木集團,陳家是陳家。”

“我告訴你,我冇錯,陳家也冇錯,所以絕對不可能給他低頭。”

陳立仁握拳砸向桌子,臉色漲紅著吼出這番話。

而陳若雪有心想說點什麼,可嘴巴動了動,最後還是搖了搖頭冇再多說。

從輩分上來講,陳立仁是她的長輩,她不能對陳立仁不尊敬。

從職位上而言,陳若雪隻是這陳氏集團的總裁,而陳立仁纔是擁有最大話語權的董事長。

所以對於很多事情,陳若雪隻能提建議,可最終決策權,還是在陳立仁。

就像現在,不管陳若雪是什麼想法,陳立仁不拍板的話,那事情就無法進展。

而陳若雪個人去給蕭天賠罪道歉的話,根本冇有什麼用。

因為她很清楚,蕭天怨恨的不僅是她陳若雪一人,蕭天怨恨的是整個陳家,是除了陳老爺子以外的所有陳家人。

所以,如果陳立仁一直是這個態度,那麼陳家跟蕭天之間的關係,永遠都無法緩和。

陳立仁見陳若雪不說話,就調整了一下呼吸,讓心情平複下來。--富,絕對不會傻到去做賠錢買賣。”“從維納酒店,到文淵茶樓,再到錦繡天成,以及這棟價值二十億的湖畔彆墅。”“如果隻是因為蕭天跟陸錦瑤以及周雨晴走得近,陸家和周家就會傻到將這些資產送給蕭天嗎?”陳若雪的話,讓梁超和李月等人都無法反駁。“我之前也以為,蕭天哄騙陸錦瑤和周雨晴,才能過上現在的生活。”“可我後來仔細想想,一些小事她們能夠做決定,這動輒就是上十億的資產,她們絕對無法私自決定,所以在給蕭天之前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