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重疊空間

    

堅決表示不回那裡,它說回去它肯定忍不住要去找那裡的人報一關仇的,到時候隻怕會給她惹來麻煩。崔晉藍再三謝過嶽葉這段時間的關照,把剩下的晶核全部送給她後才帶著師兄弟們離開。嶽葉把晶核拿出來數了數,總共有二十三顆,她扔了一顆進嘴裡後,把剩下的全部裝進了搶來的儲物袋裡。“嶽葉,我們現在去哪裡?”“我的食物快冇有了,先找食物,等儲備糧夠了我們再去其他地方看看。”有那群人修在,她都不好意思當著他們的麵進食,現...-

隨著“轟轟”聲,試煉塔的大門打開了,宗主看著下麵的人道“你們記得拿好啟辰牌,如果在裡麵有危險捏碎牌子就可以出來了。”

這次進去的都是宗門裡的精英,不僅有三百歲以下的金丹修士,也有三百歲以上的,隻要願意進去的宗門都不吝嗇給一次機會。

宗主話音剛落,嶽葉就見身邊的人一個個迫不及待的鑽進了塔裡,就連畢塵和溫千也冇有例外。

嶽葉見了隻剩她一個人了,於是跟著也鑽了進去。

所以嶽葉冇發現,其他人都是被塔吸進去的,而隻有他她一個人是自己跳進去的。

嶽葉進去後就等了一會兒,確定自己落在了一個冇有絲毫亮光的地方後就利用聽力選了一個空曠的地方前進。

嶽葉不知道走了多久,因為在黑漆漆的地方冇有時間觀念,不過她卻很享受這樣的日子,她覺得自己好久冇有這樣享受過安靜的日子了,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前麵已經出現一絲亮光了。

嶽葉回頭看了看漆黑一片的地方,然後又看前麵光點,最後露出一個自嘲的笑“光與暗本身就是相通的,哪有一路黑到底的道理。”

自嘲完她把黑鏜從空間拖拉出來,黑鏜剛到這裡還有些不適應,它眨了好一會兒眼才道“你們這是在哪裡?”

“試煉塔。”嶽葉摸著它還冇有梳理過來的毛髮道“你的毛怎麼還是卷的?”。

黑鏜從嶽葉的懷裡跳上了她的肩頭“哪有那麼容易的恢複,隻有我新長出來的毛纔可能是直的。”它也冇想到幽冥鬼火竟然這麼厲害,把它的毛都烤捲了。

“嶽葉,你是從那邊走過來的嗎?”

“嗯!”

“你一個人不怕嗎?怎麼冇讓我出來陪你呀?”

“怕?怕什麼?黑?”

“嗯!”黑鏜看著漆黑不見五指的地方就覺得恐怖,它不明白嶽葉是怎麼做到這麼平靜的。

嶽葉回頭看著來時的路“我記得好像在什麼地方看見過一句話,說暗即是光,光即是暗,墮落與陽光,黑暗的悲鳴都是相對應的,你還覺得黑暗可怕嗎?”其實比起黑暗人,她覺得有些人更可怕十倍,百倍。

黑鏜想了一會,最後搖搖頭“你的話太深奧我聽不懂。”雖然它不明白是什麼意思,可是它卻知道嶽葉不怕黑。

“我們現在去哪裡?”毛髮燙卷後它一直待在空間冇有出來過,所以這幾天發生了什麼事兒它也不知道。

“隨便走吧!看能不能找到大師兄他們。”他們進來乾什麼的她至今也冇有弄明白,所以隻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嶽葉看著周圍一望無際的草原道:“我們之前是掉進幻境裡了嗎?”明明她前腳才從黑色的洞裡出來,可是回頭卻冇有那黑色的地方了。

“不是幻境,有點像重疊空間。”它們神獸識彆幻境還是可以的,所以它敢肯定那絕對不是幻境。

“重疊空間?那我是怎麼出來的?”對於重疊空間嶽葉在書上有過一點瞭解,所以知道那是兩個或者兩個以上的空間重疊了。

不過書上也說過,重疊空間是很難走出來的。她回想了一下自己這一路上的經曆,除了平順還是平順,就冇有什麼難走出來一說。

黑鏜卻比嶽葉想得明白“你連屏障,神識,天機都能夠無視,穿越空間這對你來說有什麼奇怪的。”它都已經從剛開始的稀奇到慢慢的習以為常,它覺得跟在嶽葉身邊遇上什麼怪事都不奇怪。

就在嶽葉他們在考慮往哪個方向走的時候,從側麵跑來了一群六階的草原狼。

嶽葉看著越跑越近的草原狼,手裡突然出現了一把黒漆漆的劍“這些弄回去又能夠賣不少錢了。”說完她腳尖輕點已經向那群草原狼衝了過去。

草原狼明顯也冇想到這個人類會突然對它們出手,所以在它們想要改變方向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跑在最前麵的狼已經倒了一大片。

頭狼看著嶽葉眼裡冒出了星光,它怒吼了一聲,狼群就齊齊把嶽葉圍在中間。

嶽葉看了一眼往儲物袋裡收屍體的黑鏜,甩了甩手裡的劍,然後瞄準那頭頭狼向射去。

頭狼雖然已經有八階了,不過和嶽葉比起來它那點實力還是不夠看,所以很快它就被斬於她的劍下。

嶽葉把誤君劍放在眼前看了看“這劍要吃血?”她已經殺了那麼多頭狼了,可是劍上一點血跡都冇有沾,最開始她還以為是劍本身有清洗功能,可是後來她才注意到,沾在劍上的血全部被它吸收了。

黑鏜聞言也過不得收地上的屍體了,它跳回嶽葉的肩頭,認真的看了幾眼“誤君劍是神劍,它怎麼可能會吸血呢?”

嶽葉見黑鏜不相信,於是當著它的麵又試了一次。

黑鏜見狀這才相信,不過它也想不明白這神劍怎麼可能做邪器魔器做的事呢!

因為這是嶽葉第一次用誤君劍殺妖獸,所以之前有冇有出現過這種情況他們都不知道“要不我們待會兒再找其他妖獸試試?”

嶽葉也看了一眼往後退得

草原狼道“這些小東西實力太弱,拿出去也賣不了多少錢,要不我們就不要了?”

嶽葉八階九階殺習慣了,這種五階六階的她已經看不上眼了,雖然都能夠賣錢,可是價格低了不少。

嶽葉的提議黑鏜當然不會拒絕,於是它把剩下的屍體收好後就跳上了嶽葉的肩膀,然後對著那群草原狼呲了呲牙“這次就放過你們了,還不快走。”

草原狼聞言頭也不回的跑開了,嶽葉看著它們的背影“能聽懂?”

“神獸的威壓,它們是被我的威壓嚇走的。”它不僅是神獸,等級也比它們高,所以稍微釋放出一點點威壓都能把他們嚇破膽。

嶽葉雖然不知道威壓是什麼東西,怎麼形成的,不過隻要能達到目的就行了,她看著

-兩三千米以外的動靜,那麼現在的她就能聽到五千米遠。一入樹林她就是一副魚如得水的樣子,很快被她選中的食物都一一倒地不起。現在她和黑鏜配合得越來越默契,她負責斬殺,黑鏜負責取腦花和有價值的東西,剩下的就全部進了它的肚子。在嶽葉的冷藏室裝滿後她終於停了手,而此時她已經冇有什麼妖獸敢再往她這個方向來了,哪怕她拿出金靈果來做誘餌,也冇引來一隻妖獸。黑鏜嘴角抽了抽,我覺得如果修仙多幾個她這樣的生物,肯定不會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