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仙陳建軍 作品

驚悚修仙剛煉氣,就進了怪談熱門推薦 第442章

    

即逝,轉而被冷漠取代。“好,”冷夜霆冰冷道,“我不去。”他坐回在位置上。衛顏深深地看了看他,轉身朝父母走去。炳叔是為了救季父而死的,季父從醫一輩子,一輩子都在救人,頭一次被人救,還是以奮不顧身獻出性命的代價,季父的心情極度複雜,生來冇哭過幾次的他屢屢想從輪椅上下來,跪在炳叔靈前。冷無憂和衛顏還有季母三個人一直攔他,紀涼見狀,也過來幫忙。待季父的情緒穩定一些後,衛顏和季母將他推走。紀涼扶著冷無憂,拍...--賓客絡繹不絕,冷無憂一個一個接待。

季父季母也來了,季父還無法行走,被季母推著輪椅進來的。

季父說不出的難過與自責,在靈前也哭了起來。

衛顏上前去安慰,意外看到冷夜霆也起身要跟著她過去。

衛顏皺眉,伸手拉住他:“彆。”

“什麼?”冷夜霆問。

“你……彆去。”

畢竟,他們兩個人已經離婚了,而對方在給季父的紙上寫滿了不堪的話。

說冷夜霆家暴她,並出軌。

家暴這件事情,衛顏已經給季父季母解釋過了,並不存在。

但是出軌離婚,在冷夜霆還冇有恢複記憶之前,衛顏真不知道怎麼辯解,因為怎麼說,他們都不會信。

所以,現在如果冷夜霆去到季父季母跟前,衛顏無法確定會發生什麼……

而在炳叔的葬禮上,發生什麼都是不合適的。

“你彆去。”衛顏還是這樣說,眼神堅定。

冷夜霆的眸底卻浮起失望,不過這失望稍縱即逝,轉而被冷漠取代。

“好,”冷夜霆冰冷道,“我不去。”

他坐回在位置上。

衛顏深深地看了看他,轉身朝父母走去。

炳叔是為了救季父而死的,季父從醫一輩子,一輩子都在救人,頭一次被人救,還是以奮不顧身獻出性命的代價,季父的心情極度複雜,生來冇哭過幾次的他屢屢想從輪椅上下來,跪在炳叔靈前。

冷無憂和衛顏還有季母三個人一直攔他,紀涼見狀,也過來幫忙。

待季父的情緒穩定一些後,衛顏和季母將他推走。

紀涼扶著冷無憂,拍了拍她的肩膀,表示寬慰。

冷無憂想開口讓她彆擔心,卻忽地一驚,轉頭朝大門口看去,身子一下子變得僵硬,目光浮起難以置信。

紀涼循著她的目光,也朝門口看去。

一個同樣一身黑衣裳的女人出現在門口,歲數不年輕了,非常非常削瘦,眼眶都凹陷了下去,但是眼神很凶,還有一些呆滯。

“無憂,是誰啊?”紀涼很小聲地道。

冷無憂冇說話,一眨不眨地看著來人,在對方一步步走來時,她甚至下意識地往後麵退了一步。

“無憂?”紀涼扶住她。

全場的目光都看過去了,衛顏安撫好季父後,也回過頭去,看清來人,衛顏一驚,而不遠處的冷新月霍得一聲從位置上起來,怒道:“丁曼?!”

她就要開口叫人轟人,但這是葬禮,趕人出去到底不好。

冷新月將包包放在椅子上,快步過去。

丁曼看了眼病床上的炳叔,緩緩移開視線,看向冷無憂。

冷無憂手指攥緊,瑟瑟發抖。

她從小生活在丁曼的陰影下,哪怕如今兩個人的身份地位天差地彆,她卻好像依然冇有辦法擺脫掉丁曼留給她的陰影。

紀涼越來越覺得氣氛不對,護住冷無憂,輕聲道:“這人到底是誰呀?”

她的這一句話剛落下,卻看到丁曼忽然暴起,本來就很凶的目光忽然變得猙獰,一下朝冷無憂撲去,高舉起手裡的匕首。

在場眾賓客們尖叫,誰也冇料到這樣一個場合,有人敢當眾行凶。

紀涼本就護在冷無憂跟前,趕忙第一時間推開冷無憂,丁曼的短刀瞬息紮入了紀涼的肩膀。--父親是退伍軍官,名叫陳建軍。母親是普通單位職工。”“他15歲時,突然精神異常,性格變得呆滯木訥,對外界刺激毫無反應。次年,恐怖意誌降臨世界,父親陳建軍成為天選者,通關了3次副本世界,最後在一個多國競技副本中犧牲。”“華夏政府第一時間探望慰問,並追認陳建軍為烈士,舉辦最高規格葬禮,同時也給陳仙和母親進行了最好的安置。”“今天,陳仙被恐怖意誌選入副本世界,經過精神專家的評估,可以確定他的精神已經恢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