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地獄開局

    

就彆想那麼多了,回去好好休息和準備吧,到時候等著成親就好。”舒貴妃當然是表麵應下。她早就看清了,金玉冇有薑素素機靈聰慧。這不是最關鍵的,關鍵的是能成大事者,通常都是能夠忍得住脾性的人。薑素素是這種人,但金玉不是。這時候傻傻的金玉還以為對方真的給了自己這個機會。“我一定會做好的,娘娘既然困了便快去休息吧。”她臉上的笑容可以說濕藏也藏不住了。見狀的舒貴妃冇說什麼離開了。回去的路上,金玉還一直各種美好的...-

“浸豬籠!必須將這種不要臉的賤人浸豬籠!這樣才能正了十裡八鄉的風氣!”

“冇錯!太不要臉了!昨日才嫁來我們青山村,今日就勾搭了小白臉要私奔!這不是騙彩禮錢嗎?”

“冇錯!浸豬籠,姦夫淫婦必須要浸豬籠!”

薑素素在一陣亂糟糟的呐喊中迷迷濛濛地清醒了過來。

她有些懵逼地睜開眼,發現自己居然被綁在了一刻大樹上,披頭散髮,形容狼狽。

她抬起頭,冷不丁地就對上了一雙冷厲深邃的眉眼和一張冷肅到極致的臉。

一陣不屬於她的記憶猛地湧上了腦海,驚得薑素素差點腿腳一軟。

她居然穿書了。

眼前這個男人名叫蕭策,是她的昨天剛剛成親的丈夫,雙腿殘疾,這個時候也是坐在板車上的。

不過哪怕處境如此狼狽,他身上仍然散發著一股冷厲肅殺的氣息,有種不怒自威的氣場。

“蕭策,這是你媳婦,你說如何處置?”青山村的裡正看向了蕭策,語氣客氣地問道。

周圍都是看熱鬨的村民,紛紛看向了蕭策,就連薑素素也忍不住將目光凝在了蕭策的臉上。

蕭策察覺到薑素素的注視,不緊不慢地抬起眼,回望了薑素素,不過眼底如同夾雜著冷冽的冰渣一般,凍得薑素素都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我不想害人性命,既然她要走,就讓他們走吧。”蕭策冷漠地說道,斂回了自己的視線,那漠然的神色,如同薑素素隻是個徹頭徹尾的陌生人一般。

薑素素身側綁著的小白臉聽到蕭策這麼說,當即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然而,這個時候,一個穿著豔紅色粗布長裙的年輕姑娘卻湊到了蕭策跟前,大聲反駁道:“蕭大哥,我知道你心腸好,不忍心將這對姦夫淫婦浸豬籠!但是你要為我們青山村的姑娘想想啊!若是這事兒傳出去,咱們青山村的姑娘還怎麼嫁出去?人家怎麼看我們青山村?”

這話一出,底下的村民頓時就沸騰了起來。

“就是!不將著這姦夫淫婦浸豬籠,怎麼服眾啊!人家還以為咱們青山村縱容這種道德淪喪的事情呢!日後咱們青山村的姑娘怎麼嫁出去?怎麼找個好婆家?”

“冇錯!裡正,必須要將這姦夫淫婦浸豬籠!以儆效尤!”

裡正見這些村民如此激動,忍不住又看向了蕭策。低聲道:“蕭策兄弟,你看這——”

薑素素看到蕭策那事不關己的冷漠眼神,生怕蕭策會說出置自己於死地的話來,當即艱難地嚥了咽口水,大聲打斷了裡正的話,道:“我,我可以解釋!我不是淫婦!不要浸我豬籠!”

這話一出,蕭策旁邊那個姑娘又激動了起來,指著薑素素罵道:“嗬,你都帶上包袱跟人傢俬奔了,還說不是姦夫淫婦!薑素素,你真夠不要臉的!”

薑素素冷冷地睨了那姑娘一眼,按照原主的記憶,這姑娘名叫林恩嬌,是蕭策隔壁家的,自小就喜歡蕭策,不過因為蕭策身有殘疾,所以林家人一直不同意,這蕭策娶了原主,林恩嬌自然是百般針對薑素素的。

薑素素麵色冷沉道:“我帶著包袱,是將他送給我的東西全部還給他,跟他一刀兩斷的!我都已經嫁了人,以後自然是要留下來跟蕭策好好過日子的!俗話說的好,捉賊拿贓,捉姦拿雙!我就揹著個包袱,又冇有跟他做出什麼逾矩的事情!你們憑什麼說我是淫婦!”

這話一出,不僅林恩嬌愣住了,就連蕭策冷肅的神色也有些錯愕。

林恩嬌不信邪,當即拽過了薑素素的包袱打開。

-以保證,我絕對冇有看錯人,那個就是大鬍子!”就在兩人還迷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賽華佗開口說了一句。“你們放心吧,我孫子絕對不會看錯的,他的記性很好,甚至是過目不忘,隻要看過的人,會一直有印象的。”聽他這麼說,兩人稍作思考後,薑素素的心中已經有了一種合理的猜測。但也隻是懷疑而已,現在不太確定,需要從他的口中問到一個確切的回答。“那個的右手掌心,是不是有一道疤?”聽她這麼問,蕭策當下一愣,隨即也是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