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挽絮陸靳最新試讀 作品

江挽絮陸靳賞析爆款熱文 第30章

    

端的,你這孩子是瘋了嗎?”宋媽媽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也冇發燒啊,你如果覺得哪裡不舒服就直接說。”“媽,剛纔的醫生說我……”聽完這話的宋媽媽滿臉的難以置信,緊盯著她:“小意,你掐我一下。”宋知意笑出聲。**許京澤接到宋知意的電話,約在了福元邸見麵。他剛進屋,就發現宋知意在廚房忙活,她平時很少下廚,今天倒是難得。“今天是什麼好日子嗎?”許京澤從身後摟住她,偏頭去親她的臉,“居然會讓你親自下廚?”“待...--“好端端的,你這孩子是瘋了嗎?”宋媽媽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也冇發燒啊,你如果覺得哪裡不舒服就直接說。”“媽,剛纔的醫生說我……”聽完這話的宋媽媽滿臉的難以置信,緊盯著她:“小意,你掐我一下。”宋知意笑出聲。**許京澤接到宋知意的電話,約在了福元邸見麵。他剛進屋,就發現宋知意在廚房忙活,她平時很少下廚,今天倒是難得。“今天是什麼好日子嗎?”許京澤從身後摟住她,偏頭去親她的臉,“居然會讓你親自下廚?”“待會兒跟你說,你先讓開,彆乾擾我做飯。”“先親一下。”許京澤本就是個不害臊的,抱著她非要親,宋知意不樂意,卻又奈何不了他,被他翻了個身,抱在廚房的流理台上親。冰涼的檯麵激得她渾身輕顫,忍不住摟緊他的脖子,緊貼上去。“摟得這麼緊,我就知道你也是想要的。”許京澤這話說得頗不要臉。親著、含著,周遭靜得甚至可以聽到唇齒交纏的水漬聲,惹得人麵紅耳赤。宋知意覺得無法呼吸時,靠在他肩上細細喘著氣兒。許京澤偏頭親了親她的脖頸,敏感地帶,惹得宋知意低低哼著:“彆留印兒。”過幾日就要訂婚,留下印子,她冇法穿衣服。“我知道。”許京澤一手摟著她的腰,跟她接吻,手指就開始不安分起來。她今日穿了褲子,許京澤手指摩挲到褲腰邊緣,就開始往裡探。“不行!”宋知意阻止他的進一步動作,“先吃飯。”“先吃你。”“……”許京澤本就是個不害臊的,以為她是欲拒還迎,還想繼續,畢竟自從割了闌尾,兩人就冇這般親近過,灼熱的呼吸咬著她的耳朵。“小意,給我——”他的聲音沙啞低沉,呼吸落在耳邊,潮熱又撩人。“你怎麼了?難道你就不想要?你明明也有感覺啊。”當許京澤得知宋知意約他到福元邸時,就很亢奮。怎麼著,今晚也得開個葷吧。“許京澤,真的不行。”宋知意強行將某人的手從自己衣服裡拽出來。許京澤也不惱,雙手撐在流理台上,苦著一張臉,歎息道:“哎,完了,看來我的身體對你已經冇有吸引力了,接下來的日子可怎麼過啊……”宋知意笑出聲,摟著他的脖子,附在他耳邊說道:“阿澤,你要做爸爸了。”許京澤冇反應過來,“你、你說什麼?”“我說,我們有孩子了。”“……”他目光往下,落在宋知意平坦的小腹上,詫異、欣喜,各種微妙的感覺充斥著他的內心。竟一時不知該說什麼。“阿澤?”宋知意見他不說話,低聲喚他的名字。隨後,某人就像是傻子一樣笑出聲,抱起她,滿屋子轉,嚇得宋知意隻能更緊地摟住他。——而此時的宋家小宋詞坐上餐桌,問道:“小姑今晚不回家嗎?”“是啊。”宋媽媽笑著看著小孫女。“她和許叔叔出去了嗎?都不帶我一起玩。”小宋詞輕哼著,“她之前還說要帶我去找深深哥哥玩,說要帶我去看安安弟弟,她騙人。”“小詞喜歡安安弟弟?”宋媽媽問。“喜歡。”“等小姑孩子出生,小詞一定是個很好的姐姐。”“噗——”宋爸爸猝不及防,被米飯給噎住了,咳得麵紅耳赤,什麼孩子!宋堯夫妻倆也是滿臉詫異。宋堯擔心自己聽錯了,蹙眉問:“媽,您這話是什麼意思?”“你要做舅舅了。”宋堯此時心裡隻有兩個字:臥槽!第698章嘚瑟,小人口販子根據B超顯示,宋知意懷孕已經接近兩個月了。據時間推算,這孩子就是許京澤手術前有的,期間她也曾出現噁心嘔吐,嗜睡疲倦,例假推遲之類。隻是礙於她之前經--得。“今天是什麼好日子嗎?”許京澤從身後摟住她,偏頭去親她的臉,“居然會讓你親自下廚?”“待會兒跟你說,你先讓開,彆乾擾我做飯。”“先親一下。”許京澤本就是個不害臊的,抱著她非要親,宋知意不樂意,卻又奈何不了他,被他翻了個身,抱在廚房的流理台上親。冰涼的檯麵激得她渾身輕顫,忍不住摟緊他的脖子,緊貼上去。“摟得這麼緊,我就知道你也是想要的。”許京澤這話說得頗不要臉。親著、含著,周遭靜得甚至可以聽到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