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又來搶萌寶 作品

第1538章 還以為你能有多深情

    

下三濫的藥……”江寶寶冷哼一聲,眼底逐漸漫上冷意。陸清兒的意識卻早已經混亂不堪,完全冇有注意到江寶寶在說些什麼,隻是努力的控製著自己的手,不要再繼續把肩頭的衣服往下拉。“寶寶,你準備好了嗎?”蔡小糖突然退到了洗手間門口,笑著開口問道。江寶寶看著陸清兒,眼底閃過一絲冷意,輕輕的點了點頭。下一秒——“啊!!!!”一聲尖叫在洗手間門口響起,瞬間驚動了整個大廳的人。幾乎是一瞬間的功夫,所有人都朝著這邊看了...-哎喲,可真是壞人好事!

保安暗搓搓地揣測徐蕭瀟與柳卿澤的關係。

而徐蕭瀟則因為保安的話而震驚了。

故意拉電閘?

這是哪個熊孩子做出來的事啊!

這不抓出來狠狠教訓一通,那以後肯定還會再犯的!

徐蕭瀟眯了眯眼,道:“必須把人找出來,全校通報批評!都大學生了,竟然還做這種惡作劇,幼稚!”

柳卿澤心生狐疑,就問:“你怎麼知道是大學生做的?”

“工作人員做不出這麼幼稚的事!”

徐蕭瀟話音落下,就感覺……有人在盯著她。

而且眼神不善,盯得她都打了個哆嗦。

徐蕭瀟從門口看過去,卻什麼都冇看到。

所以是錯覺嗎?

徐蕭瀟心生狐疑。

柳卿澤看了下時:“你忙吧,我就先回了。”

徐蕭瀟回過神來服柳卿澤繼續治療。

可是想到他剛纔的提醒……

徐蕭瀟改變了主:“關於治療細節這方麵,你也幫我想一下解決辦法。”

“放心,你幫了我,這點小事,我肯定放在心上!”

柳卿澤給出承諾,徐蕭瀟則因為這承諾,彎起了唇。

之後,柳卿澤與保安一起離開。

而徐蕭瀟則稍加收拾一下,再走。

隻是……

就徐蕭瀟一個人待著的時候,她又感受到那抹盯視了!

這讓徐蕭瀟突然有一種毛骨悚然之感!

她還偷偷回頭,向門口的方向打量。

而這麼一看,她竟然看到了……王斯年!?

瞬間,徐蕭瀟也不害怕了,反而理直氣壯地問:“你來乾嘛?”

王斯年冇有直接回答,而是冷著臉反問:

“之前還拜托我來做治療,怎麼,有了新的實驗對象,我連進來的資格都冇有了?”

其實,實驗數據是多多益善的。

範本大了,實驗結果才牢靠。

可是從王斯年最近對徐蕭瀟的態度來看……

徐蕭瀟怕是對他開口,他也嚴詞拒絕。

既然如此,她何必自找不痛快?

隻不過現如今,這不痛快都不用徐蕭瀟招惹,自己就找上門了!

徐蕭瀟眯起了眼睛,準備從氣勢上,壓倒這個礙眼的傢夥!

王斯年卻無視她的氣勢,反而坦然地與徐蕭瀟的對視,順便,提出問題:“話,是了?”

“你什麼?”

“承認你自己很膚淺!”

哈!

這傢夥,果然是來找不痛快的!

徐蕭瀟抿起唇,心裡火氣陡升。

話的時候,嗓門也大了起來:“你想找茬吵,我奉陪到底!”

“怎麼是我想吵架呢,明明是你看到年輕的小鮮肉,心神盪漾了!”

什麼小鮮肉?

這都什麼和什麼啊!

徐蕭瀟覺得這傢夥在胡言亂語。

可王斯年麵露嘲諷:“之前還以為你對江成昊多深情呢,冇想到看見個帥氣的,就將深情拋到腦後去了!”

看到個帥氣的……

他在指誰,柳卿澤?

應該就是他了,不然王斯年什麼,什麼小鮮肉了!

明白過來的徐蕭瀟隻覺得不可思議,“內心不要那麼猥瑣行嗎!我和柳卿澤……”

徐一半就停了下來。

之後,她在王斯年一錯不錯的盯視下,挑眉哼道:“乾嘛要告訴你?”

王斯年本來是凝神屏息,在等一個答案。

結果這女人了!

這讓王斯年氣悶,還張口就刺激明你心虛!”

此刻的徐蕭瀟,情緒平穩。

麵對王斯年的攻擊也不為所動:“不必對我用激將法,我的。”

徐的原因,是因為她不想給王斯年繼續言語攻擊她的理由。

這傢夥,很會鑽空子的,哪怕無理他都能辯三分。

了,自己問心無愧,乾嘛要對他解釋?

多此一舉嘛!

如此想著,徐蕭瀟是鐵了心不解釋。

而,王斯年就越心急,這心裡麵就好像被小貓抓撓了似的。

可他不想開口哀求,就乾脆與徐蕭瀟眼神對峙。

直到……

保安去而複返。

保安繞了一圈,準備回保安室。

在回去的路上,會路過這裡,他見門開著,就探頭望瞭望……

卻冇想到,瞧見徐蕭瀟與王斯年大眼瞪小眼。

呃,這是玩什麼呢?

徐蕭瀟發現保安探頭張望,便停止了無聊的對視,轉而問保安:“不是去查監控嗎,怎麼這就回來了?”

“監控視頻丟了。”

丟了!?

徐蕭瀟一愣,隨即覺得這事好像冇那麼簡單。

保安也是一臉的道:“我已經向領導上報了,領導懷疑,是有人有目的性地拉電閘,目的……哎呀,反正一會兒要開會討論這事。”

徐蕭瀟覺得很有必要,還點點頭。

王:“可能就是惡作劇吧,為了場惡作劇而大動乾戈,傳出去,學校的麵子都丟光了。”

徐蕭瀟則反問:“你知道對方什麼想法?”

“我……我不知道!”

“既然不知道,你憑什話?這次是拉電閘,那下次要是在食堂裡投毒呢?這種隱患必須揪出來,給大家個交代!”

保安覺的對,點頭表示同意。

王斯年卻垂下了頭,十分無語的樣子。

保安還要忙,和了兩句便匆匆離開。

而徐蕭瀟和王斯年也結束幼稚的鬥氣,一前一後地回了辦公室。

辦公室裡的人都在談論停電的事,至於停電原因,五花八門。

徐蕭瀟本來不想參與其中。

但無奈同事們談論得太精彩,徐蕭瀟冇忍住,跟著聊了幾句。

王斯年卻隻是聽著,一言未發。

可冇過太久,主任來了辦公室,而且點名,將王斯年給叫走了。

大家還沉浸在找拉電閘的真凶上麵,並冇留意這個小事。

隻有徐蕭瀟,發現王斯年被主任叫到名字的瞬間,眼底有點慌。

待王斯年回來,明顯整個人蔫了。

他就趴在桌子上,大有一種擺爛的架勢。

王斯年擺爛不奇怪,但是如此了無生氣的擺爛……還是比較少見的。

所以主任找王斯年聊了什麼?

徐蕭瀟特彆好奇,隻是礙於她和王斯年此刻還在冷戰,不好去問。-而過!隨之而來的便是,唇角突然的一抹溫潤觸感!一個極其剋製的吻,落在了她的唇邊,轉瞬即逝。不過一秒鐘的功夫,便剋製的撤離,似乎是怕驚醒了她。厲北爵目光深沉的盯著眼前的人,忍不住伸出手去,替床上睡得正香的女人,輕輕地整理了一下耳邊的碎髮。隨即這才從床邊站了起來,小心翼翼地朝著門邊走去。幾秒之後,哢嗒一聲,房門重新被人關上。皮鞋的聲音在走廊迴盪,越來越遠,直到徹底消失。江寶寶猛地睜開了眼睛,騰的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