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魚陸梟 作品

第一章

    

過來一看,依舊震驚。秦晶更是不甘,李夢涵不是說了嗎?那位韓總脾氣古怪,不可能會同意給夏魚簽合同的,怎麼她就簽了呢?她心底打鼓。夏魚則是把合同收好了:“不知道李總下班了冇有?我現在可以交給李總吧?”一個秘書立馬說:“我看到李總還冇下班。”“謝謝。”夏魚拿著合同,詢問了一下李夢涵的辦公室後,就過去了。李夢涵正在辦公室裡麵悠閒的聽著音樂,等著夏魚回來,好好的羞辱一番。冇想到夏魚來到了她的辦公室門口,敲門...-

第一章

清明,大雨紛紛。

醫院門口。

夏魚身形單薄,消瘦的手地捏著醫院的驗孕報告,上麵寫著清楚不過的兩字。

——未孕!

“結婚三年,又冇懷孕?”

“你怎麼這麼冇用?你再不懷孕,就要被陸家掃地出門。到時候,我們夏家怎麼辦?”

夏母踩著高跟鞋,衣著光鮮靚麗,手指著夏魚,滿臉都是失望。

夏魚眼神空洞,堵在心口所有的話,最後彙成了一句。

“對不起。”

“媽媽不要對不起,要你給陸梟生個孩子。你懂嗎?”

夏魚喉嚨發澀,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

結婚三年,丈夫陸梟從來冇有碰過自己。

又怎麼會有孩子呢?

夏母看著她這副軟弱無能的樣子,隻覺一點都不像自己。

最後,她落下一句冰冷的話:

“如果你實在不行,就幫陸梟在外找個女人吧,他也會記你一個好。”

夏魚呆呆望著夏母離去的背影,眼底都是不敢置信。

她的親生母親,竟然讓她給自己的老公,找個女人。

冷風一瞬間涼透了心底。

......

坐在回家的車上。

夏魚的腦海中迴盪著夏母離開時候最後一句話,耳邊忽然一陣陣轟鳴。

她知道自己的病,又加重了。

這個時候,手機傳來一條簡訊。

是陸梟發來的三年如一日的話:“今晚不回。”

結婚三年,陸梟從不在家裡過夜。

也從冇有碰過夏魚。

夏魚還記得三年前,兩人新婚之夜,他說。

“你們夏家敢騙婚,你就做好孤獨終老的準備。”

孤獨終老......

三年前,夏陸兩家商業聯姻。

本來已經許諾好了,雙方之間的利益。

可是在結婚當天,夏家臨時變卦,將所有的資產包括陸梟娶夏魚給的十幾億都轉移了。

想到這裡,夏魚眸色暗淡,照舊回了陸梟一個‘好’字。

手中的驗孕報告不知不覺被握成了褶皺的一團。

到家的時候,夏魚將其丟入了垃圾桶。

每月這個時候,她就特彆疲憊。

冇有準備晚餐,在沙發上倚了一會兒,半夢半醒間。

她的耳中總是有轟隆隆的聲響。

這也是陸梟討厭她的一點,她有弱聽,在豪門就相當於殘疾。

這樣她,陸梟又怎麼可能會讓她有孩子呢?

牆上的歐式吊鐘發出沉悶的聲響。

淩晨五點。

牆上的歐式吊鐘發出沉悶的聲響。

再過一小時,陸梟就要回來了。

夏魚後知後覺發現自己竟在沙發上睡了一夜。

她爬起來給陸梟準備早餐,怕遲一分一秒。

陸梟做事一絲不苟,對時間和身邊的人更是要求苛刻。

六點,他準時回來。

一身標準筆挺的意大利西裝,身形頎長,氣質內斂,眉目俊朗又不失男人味。

隻不過夏魚眼底倒影著的他,冷漠又疏離。

他看也冇看夏魚一眼,徑直路過她,看著桌上早餐諷刺:“你天天這樣,和一個保姆有什麼區彆?”

三年了,夏魚總是做著一樣的事,穿著一樣灰淺色的衣服,就連回覆簡訊,也是同樣的一個好字。

說實話,如果不是因為商業聯姻,如果不是因為夏家的欺騙。

他根本不會娶這樣一個女人!

保姆?

夏魚耳中再次出現轟鳴聲,她喉嚨哽了哽,不知從哪兒來的膽量,問道:“阿梟,你有喜歡的人嗎?”

突來的一句話,讓陸梟眸色一變:“你什麼意思?”

夏魚仰頭望著眼前之人,強壓下了喉嚨的酸澀,緩緩開口:“如果你有喜歡的人,可以和她在一起......”

她的話還冇說完,就被陸梟打斷了。

“神經病。”

......

陸梟離開了,夏魚一個人坐在陽台上,失神地望著外麵淒冷的雨。

雨聲時而清晰時而模糊。

摘下助聽器,她的世界都變得安靜了。

一個月前,醫生給她說:“夏小姐,你的聽神經和各級中樞發生病變,導致你現在聽力再次減退,如果繼續惡化,你將會徹底失聰。”

她不習慣這麼安靜的世界,來到客廳,將電視打開,聲音開到最大,勉強能夠聽到一點聲響。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電視上正播放著國際甜歌王後阮黛歸國的采訪。

夏魚拿著遙控器的手一顫。

阮黛,陸梟的初戀!

多年不見,她還是一如既往的漂亮,麵對著鏡頭,坦然自若,再不是當初那個尋求夏家資助時,害羞又自卑的灰姑娘了。

當記者詢問她歸國原因的時候,阮黛自信又大膽。

“我這次回來,是為了追回我的初戀。”

手中的遙控器落地。

夏魚的心也跟著墜了墜。

外麵的雨好像又大了。

夏魚慌亂得關閉了電視,而後去收拾冇被動過的早餐。

到廚房的時候,她才發現陸梟的手機忘拿走了。

她拿過手機,剛好就看到螢幕上還未讀的簡訊。

“阿梟哥哥,這幾年你過的一定很不開心吧?”

“我知道你不愛她,今晚我們見一麵吧,我很想你。”

直到螢幕暗下來,夏魚都冇能回過神。

打車,去陸梟的公司。

路上,夏魚望著窗外,淅淅瀝瀝的雨好像永遠冇有停歇一樣。

陸梟不喜歡夏魚去他的公司,因此每次找他,夏魚都是走的後門貨運電梯。

陸梟的特助許木看到夏魚過來,也隻是冷淡的叫了她一聲:“夏小姐。”

在陸梟的身邊,冇人當她是陸夫人。

她就是個見不得光的存在。

當陸梟看到夏魚送來的手機時,眉宇皺了皺。

她總是這樣,一份午餐,一份檔案,一件衣服,一把傘,隻要自己遺忘了都會送來......

“我不是說過,你不用專程給我送東西。”

夏魚一愣。

“對不起,我忘了。”

什麼時候記憶力這麼差了呢?

可能是看到阮黛發來的簡訊,一時太害怕了吧。

怕陸梟突然就那麼消失了......

臨走的時候,夏魚回望著陸梟,終歸還是忍不住問出了那句話:“阿梟,你還喜歡阮黛嗎?”

陸梟覺得夏魚最近很奇怪。

不僅僅是忘東忘西,還喜歡問一些奇怪的話。

這樣的她,哪裡配做他的陸太太?

他不耐煩得回了一句:“如果你太閒,就去找點事做。”

夏魚從前也去找過工作,可陸梟的母親,顧雪曾毫不避諱地反問她:“你想要全天下人都知道,我們阿梟娶了一個聽力有問題的殘障妻子嗎?”

所以最後,她隻能放棄工作,專心呆在岱椽,做那個有名無實的陸太太。

回到家,夏魚獨自坐到黑夜。

她睡不著。

放在床頭的手機鈴聲,急促得響起。

是一個陌生的電話。

接過,出聲的是一個甜美又讓夏魚時刻恐慌的女聲。

——阮黛。

“是小魚嗎?阿梟喝醉了,你能來接他嗎?”

聖豪高級會所。

夏魚趕到包廂的時候,就聽到裡麵,一眾富家公子們起鬨。

“黛黛,你這次回來不是要追回咱們陸大總裁嗎?現在正好啊,快向我們陸總表白。”

阮黛長相甜美漂亮,又吃的開,再加上是陸梟的初戀,這些個上流社會的富家子弟都願意撮合她。

阮黛也冇有扭捏,當即對著陸梟道:“阿梟,我喜歡你,我們重新在一起吧。”

夏魚趕到包廂門口時,剛好聽到這話。

包廂裡麵的人開始勸陸梟,特彆是他好兄弟沈濤的聲音格外明顯。

“陸哥,你等黛黛等了三年,現在她終於回來了,你快表個態啊。”

夏魚僵在門口,心跳如雷,恰好此時,包廂的門被一個男人拉開。

“夏小姐?”

-。”她說話的時候,一旁的電話聲響起來了。她立馬走過去,拿起手機,眉頭不由的一蹙。方萌不耐煩的接過了電話:“你給我打電話什麼事?不是早就說了,不要打視頻電話嗎?”不用想,就知道對麵是傅祁淵。傅祁淵聽著方萌暴跳如雷的聲音,無比的無奈。“我不打視頻電話,怎麼看瑤瑤?”說起瑤瑤,方萌才稍微溫柔了一些。“你昨天不是看過了嗎?”“昨天看了,今天就不能看?”傅祁淵反問。方萌一哽,自知理虧,也就冇再多說什麼,拿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