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睺 作品

《孟蓮霧小說》 第1章

    

是她,也無法將它化作粉末。果然,就聽姬長珩開口:“這是假的,真的在哪裡,我到時候自會告知。”語落,空氣沉默了好一陣。羅睺在猶豫,她該如何做。她自然可以直接奪走,可殺魔子、血洗魔族一事不該出現在此時。若是平日裡無任務之時倒無事,但偏偏是任務時,禁止節外生枝。這便是天道的約束。都說天道之懲極為嚴厲,就連星君們都懼怕至極,卻無人曾說過究竟會如何,像是有所忌諱似的。羅睺收回威壓,眾人終於得以喘息。她看向城...姬長珩孟蓮霧小說(主角姬長珩):作者文筆精湛,故事情節豐富,人物性格飽滿,是一部難得的好書,值得推薦。

喜歡全本資源的朋友,歡迎閱讀姬長珩孟蓮霧小說全文。

...《姬長珩孟蓮霧小說》第1章免費試讀她這話並不是說給城主聽的,而是說給姬長珩聽的。

就是明晃晃的威脅。

言下之意就是,姬長珩不配合,所有人都得死。

“姬長珩,把東西還給我。”

羅睺從來不把自己當好人,威逼利誘是習以為常。

“可以。”

姬長珩答應得爽快,但他又轉言道,“隻要你與我一同解決城主所求之事,我便把它還給你。”

說著,姬長珩拿起那‘傳令牌’,晃了晃。

羅睺冷笑:“你覺得你能威脅到我?”

麵具下的姬長珩看不清表情,但他似乎無聲地笑了笑,接著,他手裡的‘傳令牌’便化成了碎片。

眾人一驚,生怕姬長珩惹了這尊大佛,令所有人命喪當場。

羅睺眼神一凜,那隻是虛假的,真正的‘傳令牌’乃是天宮用萬年玄玉所致,即便是她,也無法將它化作粉末。

果然,就聽姬長珩開口:“這是假的,真的在哪裡,我到時候自會告知。”

語落,空氣沉默了好一陣。

羅睺在猶豫,她該如何做。

她自然可以直接奪走,可殺魔子、血洗魔族一事不該出現在此時。

若是平日裡無任務之時倒無事,但偏偏是任務時,禁止節外生枝。

這便是天道的約束。

都說天道之懲極為嚴厲,就連星君們都懼怕至極,卻無人曾說過究竟會如何,像是有所忌諱似的。

羅睺收回威壓,眾人終於得以喘息。

她看向城主:“什麼事?”

城主輕輕拍了拍胸脯,這才娓娓道來。

“上仙,犬子前些日子忽地失蹤了,三日前發現昏倒在禁地外圍,醒來後就生了一怪病,整日癡傻了一般,喚著‘羅睺、羅睺’二字。”

“若隻是癡傻倒也無礙,但近日裡他常常又跑去禁地裡,險些喪命!

狀態也越發奇怪起來……”“所以今日感知到上仙來到魔族,特地前來詢問您,可知羅喉星君曾來過魔族嗎?

是否下過什麼不可犯的禁忌?”

羅睺顰眉,她就是羅睺啊,可是怎麼越聽越懵了。

她怎麼會來過魔族呢?

魔族之事又不歸她管的。

她皺眉問:“是不是缺了魂魄?

也會人引得癡傻。”

城主歎息道:“我特地去尋了地府判官問過,並非是此原因。”

說起判官,羅睺就想起了無氿,孤獨的數千年裡,唯一相依的好友。

不知他如今過得如何……“上仙可否替在下詢問一番羅喉星君?”

羅睺被城主的聲音拉回思緒,這才施施然道:“不瞞你說,我便是羅睺。”

城主一愣,冇反應過來。

接著眼睛一亮,忙問道:“星君可知究竟是為何?

可有法子?”

羅睺抿唇:“不知,冇有。”

城主欲言又止,羅睺心想大抵是‘欲罵又止’纔對。

她又說:“不過,若我跟隨令公子進一次禁地,大抵就知道是為何了。”

城主猶豫了:“可……那是魔族禁地……我恐怕也無法通融……”“那我就幫不上了。”

羅睺滿不在乎,轉身就要走,她忽然想起自己隻想來這裡混三日,結果被姬長珩刺激了一時激動纔想著要拿回‘傳令牌’。

冷靜下來後,羅睺隻覺得冇必要,自找麻煩。

隻是心底莫名有些發癢,她潛意識裡覺得那其中有什麼她不知道的秘密。

一個關於她的秘密。

這時,姬長珩出聲道:“若我與星君同去,可否?”

“我是魔子,可以自行出入的。”

羅睺眯著眼看了一眼姬長珩,這個人到底想做什麼?

真不怕死嗎?

還是真以為自己不敢殺他?

“好!

那便如此!

日後在下必定重謝二位!”

城主看似下定決心地一拍手,其實心中暗喜。

羅睺看破不說破,權當打發時間。

當即兩人就來到了禁地前。

羅睺隨口道。

“姬長珩,你是怎麼從佛tຊ子變成魔子的?

你告訴我我就放過你,怎麼樣?”止,羅睺心想大抵是‘欲罵又止’纔對。她又說:“不過,若我跟隨令公子進一次禁地,大抵就知道是為何了。”城主猶豫了:“可……那是魔族禁地……我恐怕也無法通融……”“那我就幫不上了。”羅睺滿不在乎,轉身就要走,她忽然想起自己隻想來這裡混三日,結果被姬長珩刺激了一時激動纔想著要拿回‘傳令牌’。冷靜下來後,羅睺隻覺得冇必要,自找麻煩。隻是心底莫名有些發癢,她潛意識裡覺得那其中有什麼她不知道的秘密。一個關於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