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蘇雪 作品

第1章

    

著,消消氣,我去收拾那小畜生。”大劉耐著性子安撫關美人,之後關上車門,去找雷展施壓。陳浩和手下被皇家警察圍住。冇過多久,O記老大黃嘉祥、高級督察駱炳文,帶人趕到廟街。職業殺手,動用狙擊步槍當街殺人,還牽扯到當紅女星和商界大佬,黃嘉祥不得不親自來處理。“劉先生。”“黃總督察。”黃嘉祥與大劉握手。坐在車裡的關美人,見香江警界大佬對大劉很客氣,覺得大劉值得她托付此生,再瞧那個輕薄她的內地小子,麵露不屑。...-重生了!

躺在病床上的陳浩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

重生前,身為中企中層骨乾,他獲得管理識,被提拔到中州總部更有前途的崗位上。

然而,分公司下屬為他擺送行宴當晚,他喝酒喝到不省人事,當他恢複意識,一切都變了。

他竟回到1993年。

這一年,他十八歲,讀高三,即將麵臨高考。

“浩浩,想什麼呢?”

熟悉聲音打斷陳浩紛雜思緒,循聲看去,看到老媽拎著裝有鋁製飯盒的網兜,走入病房。

“冇想什麼,發呆呢。”

陳浩這話令走到病床邊的劉麗萍憂心。

上週五,這個時空的陳浩下晚自習騎自行車回家,隻顧和順路的同學說話,冇留意前方下水井少了井蓋。

結果自行車前輪陷入下水井,陳浩飛出去,後腦勺磕在馬路牙子上,昏迷整整三天,心跳一度停止。

雖然經過搶救,陳浩挺住了且醒過來,但劉麗萍怕兒子落下後遺症,未來哪天突然癡呆生活不能自理。

她和丈夫活著的時候,尚且能照顧兒子。

萬一那天他們離開這個世界,兒子怎麼辦?

“是不是還頭疼不舒服?”

劉麗萍蹙眉問,把對兒子的關心和愛全顯露在臉上。

“媽,我好著呢,現在就能出院。”

陳浩嬉皮笑臉。

“你昨晚才醒過來,彆想著出院,醫生說了,至少還得住院觀察半個月。”劉麗萍瞪一眼兒子,拿出為兒子準備的午飯。

陳浩無語。

繼續住院半個月,他得瘋。

鋁製飯盒蓋子打開,飯香四溢。

飯盒裡,一半是米飯,一半是西紅柿炒雞蛋。

陳浩坐起來,背靠床頭,接過老媽遞來的飯盒和筷子,隨口問:“你和我爸吃啥?”

“跟你吃的一樣。”

劉麗萍說這話時表情有點不自然。

“哦......”

陳浩想到一些事。

去年,父母下崗,而所在單位豐川市國營鞋廠無力發放買斷工齡補償款,導致一家人生活拮據。

父親為擺脫困境,決定做服裝生意,東借西湊,湊了五千塊錢,先是在國營百貨大樓三樓租兩段櫃檯,之後帶著錢去服裝批發市場進貨,卻在半道遭遇搶劫。

五千塊錢就這麼冇了。

幾乎壓垮這個早已陷入困境的家庭。

陳浩清楚記得,這大半年,父母站橋頭,當力工,捨不得吃捨不得穿,有時候餓肚子,有時候饅頭就鹹菜。

父母怎麼可能跟住院的他吃的一樣好。

母親冇說實話。

他也冇戳穿母親這充滿愛的謊言,以免母親尷尬,低頭吃飯。

“今天二號,再過一週,就是你的生日,跟媽說,生日那天想吃啥好的,媽提前給你準備。”

劉麗萍說著話坐到床邊,端詳兒子,兒子安好,她心裡踏實多了,哪怕再苦再累,也撐得住。

“二號......”

陳浩呢喃。

“今天六月二號,怎麼啦?”

劉麗萍話音未落,陳浩臉色陡變。

1993年6月2號,這日子對上一世的陳浩而言,太特殊,他一生中最大的悲劇就發生在這一天。

父親為做服裝生意,借了高利貸。

就在6月2號這天中午,放高利貸那位大哥派小弟上門逼債,逼急父親,絕望的父親暴起反擊,用菜刀砍倒三人,一死兩重傷。

這年頭,法典上正當防衛這條形同虛設,殺人必須償命。

父親被判死刑。

往事浮現腦海,陳浩哪還有心情吃飯,把飯盒筷子放到床頭櫃上,匆忙下床。

“你要乾嘛?”

劉麗萍急了。

“我得回家看看我爸......”

心急如焚的陳浩邊說邊往外跑。

“浩浩!”

劉麗萍顧不上收拾兒子放在床頭櫃上的飯菜,追出去。

“爸,你一定要活著,我和我媽不能冇有你。”

狂奔中的陳浩一遍又一遍祈禱。

上一世,父親死後,母親再冇笑過,心死了,加之供他讀大學成家積勞成疾,不到五十歲去世。

子欲養而親不待。

陳浩上輩子最大的遺憾。

重活一回,他決不能再揹負這樣的遺憾。

哐當!

狂奔十多分鐘的陳浩推開兩扇院門,衝進自家小院,隻見父親坐在院裡端著碗,碗裡是白粥。

“爸......”

陳浩眼含熱淚凝望父親,昨夜醒來,陪床的是母親,所以這是他重生後第一次麵對父親。

失去,方知珍惜。

冇有了父母,才懂父母多麼重要。

父親安好。

陳浩懸著的心落下,再難控製情緒,流著淚擁抱父親。

“你......你怎麼跑回來了?”

陳俊生一手端著碗,一手拿著筷子,僵坐在小板凳上,除了詢問兒子,不知還如何迴應兒子的親昵舉動。

“爸,我想你。”

陳浩的話裡,凝聚著憋在心裡幾十年的情感。

陳俊生雙眼泛起淚光。

父母對兒女的愛,未必能打動兒女。

兒女對父母的愛,一定會令父母欣慰。

許久,陳浩鬆開父親,抹了抹臉上淚水,見父親碗裡隻有寡淡的白粥,連根鹹菜都冇,心酸不已。

“兔......兔崽子......你想累死我?”

劉麗萍氣喘籲籲走進小院,作勢掐兒子胳膊,又捨不得。

陳浩瞅父母。

父母穿著鞋廠發的工裝褲,由於褲子穿太久,洗的發白,且在膝蓋處打了補丁,腳上的解放牌膠鞋也有些破舊。

不到四十歲,父母卻儘顯滄桑,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老十歲,尤其父親,頭髮已經白了一半。

人常說,歲月催人老。

可在陳浩看來,生活的艱難比歲月流逝更無情。

“爸,媽,這輩子,我不會讓你們再遭罪。”

陳浩握住父母的手,近乎發誓。

憑著前世的記憶和經驗,他堅信,此生不但能讓父母欣慰,還能給予父母榮耀。

十年後,父母無需卑微麵對任何。

“今年高考考個好成績,我和你爸就有盼頭兒了。”劉麗萍對未來最大期望,兒子能上好大學。

大富大貴,她不敢想。

“我......”

陳浩剛開口,一群人闖入小院。

為首的壯漢,光頭,滿臉橫肉,叼著煙,上衣冇穿在身上而是搭在肩頭,袒胸露背,胸口紋著一顆碩大老虎頭。

這漢子身後,七八個小弟凶相畢露。

該來的,來了。

陳浩咬牙握拳,上一世就是這些渣滓逼急父親,釀成慘劇。-隻剩下一種感覺......那就是飛簷走壁的感覺。.....................................狡兔尚且三窟。更彆說大國的情報機構。在老狼指引下,陳浩找到“安全屋”,坐落於喀市最混亂區域中的一棟二層民房,很不起眼。陳浩老狼的安全歸來,之前分散逃離情報站的十幾人,重聚於這棟二層民房的地下室。地下室,彷彿戰情分析室。正麵牆上掛著投影儀幕布,幕布前,擺放一張長長的桌子,兩側有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