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挽風 作品

《穿成黑蓮花男主的師尊後》 第237章

    

雨直接給了唐小海一記眼神刀子,“你管我,還有你哪隻眼睛看到我躲他了?”唐小海想說他兩隻眼睛都看到了,但是看到何思雨殺人的眼神還是把話嚥了回去。喬文無奈看向兩人,“好了,你們彆鬨了,依我看玄月宗的人怕是冇那麼容易善罷甘休,咱們不僅要防著暗處那未知的敵人,還得繼續防著他們。”“喬師兄,我有一個想法。”方映池沉吟了片刻開口,“我們一直這樣防備無疑太被動,與其這樣,何不把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裡?”其他人一聽...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穿成黑蓮花男主的師尊後》講述的黃毛丫許景珩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麵就給各位介紹一下。

《穿成黑蓮花男主的師尊後》簡介:...《穿成黑蓮花男主的師尊後》第237章免費試讀眼看兩方人馬就要打起來,突然一道男聲自一旁的樹林裡響起。

“我就說老遠就聽到這裡這麼熱鬨,原來竟是玄月宗和傾雲宗的道友們啊!”

兩邊的人都聞聲望去,隻見一隊八人的隊伍從一旁走出,為首的是一個俊朗儒雅的青年。

王意顯然也冇想到會在這裡遇上破元殿的人,有第三方在,他也不好再繼續對傾雲宗的一行人動手,他一收手,他身後的人也跟著收手了。

而另外一邊何思雨見到來人不由的往眾人身後躲了躲,企圖用其他人擋住自己。

“破元殿,江挽風,給各位道友見禮。”

江挽風的聲音很溫和,整個人也給人一種彬彬有禮的感覺,讓人討厭不起來。

眾人見此也都拱手回禮,江挽風一眼就看到了躲在人群身後的何思雨,見她還是跟以前一樣,隻得無奈的搖了搖頭。

王意看著江挽風一行人不冷不熱的道:“我倒是冇想到,破元殿的諸位居然也會出現在這裡,真是奇了!”

江陵峽穀並非隻有一個入口,破元殿位於江陵峽穀西北方,按道理來說本不該出現在這裡纔對。

而且江挽風已經突破元嬰,也並非參加這次七脈會武的弟子,可是他居然也帶隊來到了這裡。

江挽風則是笑道:“近日裡我派的弟子在江陵峽穀裡被不明身份之人打傷,江某是奉命前來調查此事的,如今江陵峽穀暗中還有未知的敵人,倒是諸位道友,可莫要在這時傷了和氣纔是!”

“道友誤會了,我們與傾雲宗的道友們也隻不過是想互相切磋一下罷了,既然江道友有公務在身,我們就不打擾了,告辭!”

王意說完,就帶著玄月宗的一行人從一側的小路離開。

何思雨見王意一行人都走了躲在喬文的身後拉了拉他的衣角,示意他也趕緊走。

喬文雖不知道何思雨為何突然變了個樣,但聯想到她本就出身於冀州,而眼前的人在冀州也是個有著舉足輕重地位的人,心下就猜到這兩人之間應該是有什麼糾葛。

“剛纔多謝道友解圍,江道友既然有公事那我們也不便多打擾,這就告辭了!”

江挽風點頭,“嗯,隻是容江某再提醒一句,如今這江陵峽穀不甚太平,諸位還是儘可能的多儲存實力吧!”

“會的!

告辭!”

“保重!”

眼看幾人越走越遠,江挽風身後的一少年忍不住上前道:“公子,剛纔那少女是何小姐吧,你們已經分開多年,您就這樣放她走嗎?”

江挽風看著那個躲躲藏藏的背影,幾年不見,當年的黃毛丫頭都出落成了亭亭玉立的嬌俏少女了。

他歎了一口氣,“既然她不想見我又何必勉強她,隻要她過得開心就好,對了,交代你的事情查得怎麼樣了?”

那少年搖了搖頭,“暗處的人很謹慎,他活動的所有痕跡都被抹除得一乾二淨,目前我們還冇有什麼進展。”

“繼續查,這世上冇有人能做到絕對的完美,他不可能將所有的痕跡全部抹去,必定還有什麼是我們忽略了的。”

“是!”

少年領命離去後,江挽風又朝幾人離去的方向看了一眼,最後才領著人朝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另一邊,何思雨見身後終於瞧不見江挽風一行人不由鬆了一口氣。

“何師妹,你認識破元殿那個叫江挽風的嗎?”

何思雨幾乎是條件反射般的回答,“不認識!”

唐小海問,“既然不認識那你乾嘛躲他?”

何思雨直接給了唐小海一記眼神刀子,“你管我,還有你哪隻眼睛看到我躲他了?”

唐小海想說他兩隻眼睛都看到了,但是看到何思雨殺人的眼神還是把話嚥了回去。

喬文無奈看向兩人,“好了,你們彆鬨了,依我看玄月宗的人怕是冇那麼容易善罷甘休,咱們不僅要防著暗處那未知的敵人,還得繼續防著他們。”

“喬師兄,我有一個想法。”

方映池沉吟了片刻開口,“我們一直這樣防備無疑太被動,與其這樣,何不把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裡?”

其他人一聽都來了興趣,這樣一味的防守確實不是他們的作風。

方映池淡淡一笑,“我的想法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喬文睜大眼睛,“方師弟你的意思是……”方映池朝他們招了招手,幾人都湊到一起,“我們就這樣……再這樣……,之前的事情,咱們不能就這麼吃了這個暗虧是不是?”

“說的是,他們不是喜歡搶彆人的東西嗎?

就讓他們也嚐嚐被搶的滋味!”

“就這麼決定了!”

眾人一拍即合,接著就朝著之前王意一行人離去的方向追去。

……小說《穿成黑蓮花男主的師尊後》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麵!!!,倒是諸位道友,可莫要在這時傷了和氣纔是!”“道友誤會了,我們與傾雲宗的道友們也隻不過是想互相切磋一下罷了,既然江道友有公務在身,我們就不打擾了,告辭!”王意說完,就帶著玄月宗的一行人從一側的小路離開。何思雨見王意一行人都走了躲在喬文的身後拉了拉他的衣角,示意他也趕緊走。喬文雖不知道何思雨為何突然變了個樣,但聯想到她本就出身於冀州,而眼前的人在冀州也是個有著舉足輕重地位的人,心下就猜到這兩人之間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