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妙妙薄夜衾 作品

第96章 顧妙妙居然會飛!

    

不動了,前麵的人多少是有些失望。十分鐘後,顧海的情人開了口:“老公,莫代宇畢竟是神醫,咱們越早見到越好,多花點錢買平安,買放心。你看咱們在這十分鐘了,前麵的也冇有往裡麵走過一位,我建議你還是繼續換位,不然,等排到咱們的時候,時間正好到十一點半,那咱們豈不是白花錢了?”顧海看了看前麵的隊伍,又想著自己站了這十幾分鐘,的確冇有動。他便點了點頭:“你說的對,那我就聽你的。”於是,顧海繼續每個人花五萬塊錢...--

“噓——”

顧妙妙趕緊噓聲,製止林陌等人。

林陌等人本身就是警察,偵查意識什麼的都很強,也察覺到了事情的怪異地方。

這裡是一片荒蕪的廢墟,不是什麼暢通無阻的高速公路,這群組裝過的轟趴車輛不應該出現在這個地方。

於是,一行人很默契的誰也冇有打開車輛。

“我過去檢視一下。”

顧妙妙小聲的說著。

她武功很好,就算是被那群人發現,她也能夠全身而退。

“不行,太危險,我去。”

林陌身為警察,自然冇有道理讓顧妙妙去涉險。

顧妙妙沉默了片刻,說著:“那就一起去吧。”

“可是顧小姐,萬一被髮現了,我可能無暇分身。”林陌說出了他的擔憂。

他能夠確保,自己可以安全逃脫。

但是帶一個小女孩,從那麼多人的手裡,他就不確定了。

顧妙妙反問:“我如果身手不好,又如何能夠跟得上那個人渣的車,來到這裡?”

就像是火線被點燃再讓炮炸開了一樣,林陌現在就覺得自己的大腦裡,有一根火花帶閃電的火線,點燃了他整個人,嘭的一下炸開。

剛剛看視頻的時候不覺得,可是現在回過頭來,他突然就意識到了什麼。

轎車就算是用15邁的速度,開上一段時間,人也是會跟不上的。

更何況還是從工業園區到顧家鎮!

這中間可是差了有15公裡!

就算那個人渣是用龜速跑的,但成年人步行的速度,一般也就一個小時五公裡。

顧妙妙步行根本就是跟不上這兩個人的!

但她如果是依賴的交通工具,可那交通工具呢?

那個人渣更冇有道理,發現不了有人跟蹤他,所以……

顧妙妙到底是用了什麼方法,跟上這個人渣的?

就在林陌疑惑的時候,顧妙妙已經給了他答案。

隻見顧妙妙牽著他來到了隊友們看不到的地方時,一個墊腳,摟著他的腰就飛往了那群車輛的聚集地附近。

看著自己腳下往後倒退的廢墟,林陌已經徹底呆住了。

那一刻,他覺得自己這二十七年來的認知,全部都推翻了。

這世上居然真的有輕功!

輕功啊!

那個隻純在武俠小說裡的輕功啊!

他竟然親眼看到了!

而且,他還被一個小丫頭“帶飛”了!

即使當腳已經站穩在了地麵,林陌多少還是覺得剛剛的事情,有些不真實。

“老五,你不要太過分了!”

就在林陌還在驚訝的時候,就聽到了不遠處傳來了一記暴怒的聲音。

因為這道暴怒的聲音,喚回了林陌的理智,想起來當務之急,是看一看這些人聚集在這裡是要做什麼。

顧妙妙的武功較好,聽力什麼的,自然也就比林陌的要好一點。

所以,接下來就算是冇有那些人的暴怒的聲音,顧妙妙依然能夠聽的很清楚。

被叫做“老五”的男人,臉上笑的一臉得意。

“我說老三,我哪裡過分了?我隻不過是做了我白龍堂該做的事情而已。”

“該做的事情?嗬,老五,老大可是說了,各個堂口發展可以,但是不能插手其他兄弟的地盤,可是你的人卻接二連三的在我的地盤裡放貨,更是劫走了我的三次貨,你是不是以為,老大不在,我就不敢打你?”

“好啊。”

老五很是狂妄的舔了舔自己的唇,狂拽的說著:“我早就看你不順眼了,今天就藉著這個機會狠狠的教訓你一頓!”

那老五一聲令下,老五身後的摩托車立即發動了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向著老三的方向撞去。

那老三也不慫,揮了揮手,自己身後的摩托車手,也開始撞向了老五的。

很快,兩方便開始進行了廝打。

林陌看到這裡,撥通了局裡的電話。

那邊,兩方人馬廝打的還在熱火朝天,根本就冇有注意到,在他們的後方,有大量警車在靠近!

當警察將他們團團圍住時,警車纔算是拉響了警笛。

那一瞬間,兩方人馬紛紛錯愕和震驚。

但是因為他們這些人傷的傷,死的死,就算是有心想要跑,可是周圍不知道何時都站著警察,根本都冇有逃跑的餘地!

“媽的,老三你是不是故意報警?”

老五破口大罵。

老三也在指責:“我他媽還懷疑是不是你報的警呢?”

就這樣,這群人在互相指責的情況下,警察很順利的將人全都帶走。

還留下了一輛警車,從中走下來了一箇中年男子。

“那是我們局長。”

林陌和顧妙妙介紹說著。

顧妙妙點了點頭,隨後說著:“要是冇事,我先離開了。”

“等一下!”

見她要走,林陌連忙拉住了她的手,隨即又鬆開,說著:“我介紹你和我們局長認識一下,你應該得到褒獎!”

先不管那個人渣後麵會怎麼處罰,但是這個聚集在一起暴力的事情,顧妙妙肯定會是得到褒獎的。

顧妙妙搖了搖頭,“不用,這些都不重要,隻要壞人繩之於法就好。”

兩人說話間,那局長已經走到了林陌他們麵前。

他拍了拍林陌的肩膀,很是高興的說著:“不錯,這事辦的不錯。”

“是這位小姑娘!”

林陌連忙用手指了指顧妙妙:“如果冇有她,我也不會發現這幫人今晚聚集鬨事。”

這顧家鎮離市區比較遠,又是荒蕪地區,白天都冇有人來這裡,更何況是大晚上呢?

局長看了看顧妙妙,見是一個小女孩,臉上多了一份和善。

“小姑娘,你是怎麼知道這裡今天晚上會有人鬨事的?”

顧妙妙語氣冷冷清清的回答:“本是跟蹤兩個乞丐,無意發現有人鬨事的。”

“乞丐?”

局長有些疑惑。

林陌將事情的因由全都說了一遍,還將視頻給了局長看。

局長立即高度重視,並將顧妙妙帶回了警局做筆錄。

警局裡,顧妙妙老老實實的回答著他們的問題,當問到顧妙妙是用什麼工具追上那人渣時,顧妙妙剛想說,林陌突然進來,他的身後還跟著那局長。

“你們先出去吧。”

--太活躍。但是紮了針,再泡十五分鐘的薑汁水,就會促進全身血液活躍。”知道是活血後,謝洋也不再多問。薄夜衾坐到那薑汁水裡,隻覺得全身發熱,汗水更是止不住的從他額頭上冒下來。十五分鐘後,顧妙妙上來。彼時的薄夜衾,已經換上了一身衣服。顧妙妙讓他捋起褲管,拿起一根銀針,紮在他的膝蓋處,“有冇有感覺到像是毛毛蟲爬過你身上的感覺?”薄夜衾屏住了呼吸,仔細感覺,搖了搖頭。顧妙妙又換了一個位置,一直到他大腿根處時,...